《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 - 第7章 第七章

張玉瑤從胡老闆那裡回來後,便一直在家裡鼓搗一些一些手工藝品,然後再花點時間打理自己菜園裡的辣椒苗,經過上次鋪了一層薄薄的草木灰,沒過幾日辣椒就抽芽了,這讓張玉瑤開心極了,照料起這些辣椒苗更加細心起來。張玉林和張玉薇時常去割一些新鮮的草回來喂兔子,家裡兔窩裡的那幾隻兔子也長得非常快。

張玉瑤看着這個原本揭不開鍋的家,能有現在這樣的條件已經是很滿意了,下一步她需要將家裡的生活環境好好改善一下,她用竹子編了幾個竹床,可惜家裡沒有被子,要是有多餘的被子就不用姐弟三人都擠在一個床上了。還修了一下家裡不牢固的門。她想要是手裡有錢,她就直接重新蓋了,省的這樣修修補補費功夫。還是要賺錢啊!

這三天忙忙碌碌的,很快也就到了張玉瑤和胡老闆約定的時間,這天一大早,張玉瑤趕早上的車進了縣城,來到了胡老闆的店鋪。

「胡老闆,東西可準備好了?」張玉瑤進門,便看見胡老闆在指揮裝潢工人幹活。便走過去問他。

「張姑娘來了!」胡老闆見到張玉瑤來了,伸手將張玉瑤往裡間請,邊走邊說道:「張姑娘今日來的可真早,東西都準備好了,在裡間呢,你看一下可有缺什麼?」

張玉瑤隨着胡老闆進了裡間,胡老闆讓張玉瑤先坐下,轉身便往旁邊的柜子取出一個盒子,他將盒子放在桌上打開,說道:

「姑娘,你那日要的東西,都在這了。」

張玉瑤看向那個箱子,然後動手檢查看是否缺少東西,裏面有些珍珠都是好成色的,還有一些瑪瑙,都是些好材料。蓋子上的布袋子上海放着一坨上好的絲線,這果真是用來做纏花頭飾的好材料,這個線做出來的髮飾,光澤度自然是一等一的。

張玉瑤對這些材料也是非常滿意的,便對胡明說道:「虎牢板,東西已經齊全了,這些東西備齊着實不易,我已經感受到了您合作的誠意,第一件成品,我大概會在半個月後送到店裡來,我還會做一些小件頭飾送來,那個時候店鋪大概已經裝潢好了,就可出售了!這個時間您可同意?」

胡明覺着半個月她也還是等得起的,畢竟好貨不怕等,便說:「這自然是可以,這幾日就辛苦姑娘了。」

張玉瑤從珍寶閣離開後,便回去了,這幾日怕是不能忙地里的活了,做簪子費時間費心力,簪子要賣的好,還是要想一些新的的樣式,作為重頭戲出售的簪子一定要出彩才行。

因回來的比較早,張玉瑤將之前做的絨花材料拿出來,叫了張玉薇一起做。她看着張玉薇一直重複做着那幾種款式,便說道:「小微,要想賣的好呢,咱們的頭飾就要有新的樣式,你多想想看能做成別的樣子嗎?」

張玉薇也意識到了自己只會做這幾樣頭飾,也覺得是不足地,聽了張玉瑤的話,她便開始絞盡腦汁地想新的樣式。

張玉瑤看着張玉瑤這冥思苦想的樣子也沒去打擾她,張玉林此時在拿着割來的嫩草喂兔子,她自己也拿出今天從胡老闆那裡拿的材料,先在紙上畫出自己想要作出的樣式,她畫了好幾個都覺得不滿意,張玉薇見到盒子里的東西,有粉色的小珍珠,還有一些玉之類的,在陽光下泛着圓潤的光澤,便知道這些定是好東西,她也不敢亂碰,畢竟自己絨花都還沒做熟練呢?

想了許久,最後張玉薇做了一個綠色竹葉樣式的絨花,她想拿給張玉瑤看,便看見張玉瑤的紙上畫著一個極其漂亮華麗的髮飾圖案,便驚嘆地說道:「姐姐,這個發簪樣式可真好看!」

張玉瑤剛收筆便聽見了張玉瑤的驚嘆,便說道:「咱們做髮飾,款式很重要,然後才是用料,所以姐姐才讓你多想一些新的樣式,平時看見的所有東西的形狀都可以融入到發簪裏面。這樣發簪做出來菜不會看起來很俗套。」

張玉薇聽完,同意地點點頭說道:「我懂了!」

張玉瑤覺得張玉薇子做髮飾方面比較有天賦,想着可以教教她這方面的技術,在古代女子有技藝在身上還是好些的,至於張玉林還太小,將來有機會就送他去學堂。

一下午都在忙時間過得飛快,眼看要到了晚飯的時間了,張玉瑤將畫好的圖紙收起來,便去弄晚飯了,近段時間有了些進項,在吃的方面也吃的好多了。

等天見黑了,這座農舍開始亮起了微弱的燈光,廚房飄來濃郁的肉香,張玉林早就被饞的不行,便主動去將碗筷擺好,好快些開飯,不一會兒張玉瑤端來一盤紅燒鯉魚和紅燒獅子頭。

張玉林眼睛盯着盤子說:「姐姐,今天得菜好香啊!」

張玉瑤將菜放到桌子上,說道:「那是你餓了,這才覺得什麼都香,玉林要多吃些,才會長得又高又壯。」

張玉林拿起碗去盛飯,邊走邊說:「等我長得又高又壯了,就可以保護姐姐了,我會賺錢,然後給姐姐買很多好吃的。」

張玉瑤聽到這些感覺到了老母親般的欣慰,自己這幾日的辛苦也是值了!

等到第二天,張玉瑤打理了一下菜園子,便開始動手做發簪了,順便也教了張玉薇一些纏花的技巧,張玉薇這幾日也做了不少絨花,也做了許多的樣式,想不出新樣式了,她就出去轉轉,看到什麼好看的東西就都想把它做成髮飾。

接下來的幾天張玉瑤一直在做頭飾,直到距離交貨日期還有五日時才做好,做好後她拿着發簪在陽光底下查看,看看有哪些細節處沒有做好。那是個類似孔雀樣式的頭飾,在上面還點綴着一些白色的小珍珠,在發簪上海吊了一串珍珠流蘇,她將張玉薇叫出來,然後把發簪戴她的頭上。讓她慢走幾步。

發簪主體是金色的,但是不會顯得浮誇,只讓人覺得華麗,加上流蘇,在走路過程中流蘇隨着擺動,更添了一絲少女的俏皮,張玉瑤很滿意這個發簪的效果。

然後將這個發簪用前段時間做的雕花盒子好好收起來,接着便和張玉薇做起了纏花,店鋪開業時需要有不同消費層次的髮飾,這樣便可以將低中高的消費人群都吸引到店鋪里來。

在珍寶閣從新開業的前兩天,張玉瑤拿着一盒子來到了珍寶閣,胡老闆在指揮下人做最後的清掃,轉頭便看到了張玉瑤,就趕緊過來招呼,說道:「姑娘,今日怎的來了?」

張玉瑤環顧一下這個店鋪的裝潢還是很滿意的,光線也足夠,見胡老闆問她,便回道:「今日,我是來給胡老闆交貨的。」

胡老闆聽到是來交貨的,便將張玉瑤引進了裡間,張玉瑤將箱子放在桌子上,打開箱子說道:「胡老闆,您看這些可還行?」

盒子最上一層擺的是絨花頭飾,第二層擺的是纏花頭飾,第三層是一些小的金簪,和一個雕花盒子,那個盒子的雕花樣式胡老闆很少見過,但是看着又覺得精緻。他指着這個盒子問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