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 - 第6章 第六章

一連忙了好幾天,打理了菜園,一開始還以為一天就能忙完,看來還是有些高估自己的能力。張玉瑤把桌子搬到院子里,然後把前幾日在集市上買的材料一一擺好,張玉薇見着姐姐拿出這麼多線,便好奇地問道:「姐姐,這麼多線是要縫補衣服么?」

張玉瑤邊整理手邊的東西邊回道:「不是,姐姐要做一種頭飾,然後將頭飾賣出去咱們就可以賺錢了!」

「線也可以做頭飾嗎?「張玉薇疑惑地問道。她好像也沒見過誰頭上戴過用線做的頭飾。

「當然可以,小微要不要學?姐姐可以教你。」張玉瑤想着要是張玉薇有興趣的話可以教教她,畢竟興薇是最好的老師。

「嗯嗯,好,我想學的!」張玉薇高興地連連點頭。

張玉瑤見張玉薇有興趣學,便又去堂屋搬來一把凳子,讓張玉薇坐好,先給她示範一下,因為許久沒有做了,張玉瑤先拿一小措綠色的線先看看自己能做成什麼樣子。

張玉瑤將綠色線都劈成絲線,然後用布條綁住絲線的一頭,再用鐵塊壓住然後再在鐵塊上壓了一個重物,將線拉直,再用鬃毛刷,將線梳散梳通,隨後拿出些細小的鐵絲夾在梳平的絲線上,將鐵絲兩邊擰半緊,用鐵絲按照這個步驟均勻地把絲線分成幾個部分,再用剪刀把這些分好的部分用剪刀剪下來。

接下來就是把剪下來的部分製作成絨條,捏住鐵絲的一端,然後將另一頭的鐵絲放在桌上,用木塊在桌上那頭鐵絲上戳動,等變成絨條後再用剪刀修剪成自己想要的形狀,然後將鐵絲兩端合在一起,這樣髮飾的一個小部件就做好了。

做這個東西還是有些費手的,且又費時間,不一會兒在張玉瑤的巧手下出現了一隻小小的綠色蜻蜓髮飾,張玉薇看着這個小發簪很是開心,心裏對長姐的崇拜又多了幾分。她迫不及待地想自己上手做一個了。

張玉瑤見張玉薇很是興奮,便說:「這小蜻蜓便給咱們小微戴吧!」

說完張玉瑤便將做好的小蜻蜓發簪插在了張玉薇的髮髻上,由於絲線不是很好,在陽光下沒什麼光澤,但好在造型逼真,小巧,戴頭上給張玉薇添了幾分活潑靈動的感覺。

張玉瑤看着張玉薇這幅高興地樣子,便也欣慰地笑了,許是家境不好,張玉薇雖說是女孩子,但也沒戴過女孩子的這些飾品,在這個地方,女孩子有根紅頭繩綁頭髮已是不錯了。

張玉薇摸了摸自己頭上的髮飾,說道:「姐姐我想做一個花朵樣式的發簪!」

「嗯,好,那小微自己動手做,姐姐在一旁教你!」張玉瑤拿出線放至張玉薇面前說道。

接下來的一整天張玉薇在張玉瑤的知道下也能做一些小飾品了,張玉瑤也根據自己以前做過的一些簡單飾品的樣式做了幾個,她也沒做許多大而華麗的髮飾,大的髮飾需要絲線較好的材料,這樣做出來才好看。做大一點的髮飾也是需要時間,有些複雜些的要好些天才能做出來,她好在還記得幾種樣式,無需自己去設計發簪的樣式,這樣便快了許多。

張玉薇做了好幾種顏色的小蜻蜓和小花朵發簪,這種適合俏皮的小姑娘戴,張玉瑤則費了些功夫做了朵黃色的菊花髮飾。

張玉瑤想着,看來要拿到集市上去賣還得朵做些才行,到時還需做一個攤車。現在集市上許多的攤子幾乎都是攤主挑到集市上去的,張玉瑤想着看看能不能做一個帶輪子的攤車。

張玉瑤和張玉薇一連做了好幾天的髮飾,等做的差不多了,張玉瑤便去山上砍了幾棵竹子,做了一個小攤車,基本功能是做出來了,攤面上可以擺放要出售的貨物,下面還有一個儲物的隔層,下面用竹節部分做了四個輪子,上面右側還做了個推車把手,推車不算大,但是放簪子是綽綽有餘的。她還用多餘的竹子做了幾條椅子。

張玉瑤一切都準備好了後便打算到集市上去售賣,這次她不打算將弟妹放在家裡,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在古代也是有人販子的。邊想着帶着弟妹一起,也讓他們出去見見不一樣的人,不能老是待在這個村子裏。這日一大早張玉瑤就多準備了些乾糧和水,還帶了把小板凳掛在小推車上,三個人還有一個推車是沒有辦法坐牛車的,姐弟仨人打算走路去集市。

吃過早飯,張玉瑤姐弟三人就出發了,等他們到集市時差不多是一個時辰之後了,張玉薇和張玉林兩個人因很少來集市,也很少見到這麼多人,一時有些怯懦,緊跟在張玉瑤後面,不敢落下一步。張玉瑤找了個布料攤位旁邊,然後將東西都擺出來,把凳子擺出來讓張玉瑤和張玉林先坐着,她便開始叫賣了。

「新樣式的發簪!好看的發簪!30文起!走過路過的姑娘不要錯過了!」

張玉瑤的吆喝聲,引來了幾個年輕的小姑娘,有一兩個在攤位前,後面也陸陸續續地來了好幾個人,許多姑娘都被這髮飾的樣式給吸引住了,張玉薇的髮髻上戴了兩個紅殷桃樣式的髮飾,張玉瑤出門時也好好收拾了一下自己,在頭上戴了一朵蘭花髮飾,這便是活招牌。

人群中有位姑娘問:「老闆,你頭上那款蘭花發簪可還有?」

張玉瑤聽着有生意來了,便趕緊說道:「有的有的,不過還有一支,我統共就做了兩枝,姑娘您眼光可真好,這蘭花發簪可是要細工才能做出來呢?」

張玉瑤便說邊從推車隔層取出一個藍色的蘭花發簪,她頭上戴的是白色的。

「姑娘,你看這個顏色還行嗎?」張玉瑤將發簪遞到這姑娘面前。

這藍色更加活潑了,白色看起來乾淨,但是這支藍色的似乎也不錯,這姑娘見到這藍色的蘭花發簪也驚艷了,便也未猶豫,便直接問張玉瑤:「老闆你這個發簪要多少錢?」

張玉瑤見她也是真心想買,便直接開價說道:「這蘭花做工較複雜,所以要四十文一直,今日是小攤第一天做生意,又見姑娘是真心喜歡,那我就三十五文賣給姑娘了!」

這蘭花簪確實做工細緻,確實也值這個價,這姑娘也未多作考慮便付了錢,直接將發簪戴在了頭上。這有了第一單生意,後面就容易多了,之後如果做些做工更加複雜的髮飾定價可能會更高些。

張玉瑤做的發簪也不多,還剩下幾多稍貴些的還未賣出去,畢竟在攤位上買東西的大多數還是普通人家的,今日的生意還算不錯,主要賣出了幾件大的發簪,每件都差不多八十文,今日總共賺了七百多文。張玉瑤想再等一等,看看還有沒有人來買,如果沒有人買的話就去集市上買些東西再回去。

這時一位看起來差不多四十多歲,穿着一套深灰色的長衫,腰間掛着一塊小玉墜,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