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 - 第4章 第四章(2)

恩人姓名。」

「哦,我呀,我叫張玉瑤」張玉瑤順着他的問題道出了自己的姓名。

「多謝張姑娘這幾日的照顧了」在得知張玉瑤的名字後,林雲又感謝了一通。

「不謝,我生來不是個見死不救的人」張玉瑤擺了擺手,她着實有些受不住古人這千恩萬謝的樣子,「只是這幾日,你暫且先在這休養幾日,其餘的等你傷好了再說。」

「那這幾日就勞煩張姑娘了」

「那你好生歇着吧,家裡還有些活計沒做完,我要去幹活了「張玉瑤想着還有些木工沒做完,便不打算再和這個男人閑聊下去了。

回到院子里,張玉瑤繼續擺弄着那些木頭,先把木頭都鋸成木板,再削出幾根鉚釘。張玉瑤拿着這幾根木料擺弄了一天,好不容易做出一個梳妝盒,還用一根桃花木雕餓餓桃花簪,以前張玉瑤跟着一些簪娘學過一些絨花簪,也學過木簪。雕個桃花簪還是可以的,張玉瑤打算將這根桃花簪放到這梳妝盒裡,當贈品。她對梳妝盒的定位就是賣給普通人家的,定價自然不能太貴,這梳妝盒也不是什麼上好的木頭做的,富貴人家自然也看不上。

做完這些已經接近傍晚了,遠處的若日照着屋頂餓炊煙,張玉瑤這才意識到該做飯了,考慮到家裡有個傷患,也不能吃的太素了,張玉瑤用之前買的麵粉蒸了幾個大饅頭,然後取了點豬肉炒蘑菇,沒有辦法這裡食材有限再怎麼樣也做不出花來。但是盡量做得好吃一點是可以的。

決定好了之後,張玉瑤便馬上開始動手準備晚飯了,要在天黑之前趕緊把飯吃了,屋裡的林雲在房間里昏睡了一會兒,醒來時聞到了飯菜香,肚子也不禁咕嚕咕嚕叫喚起來,鬧得林雲有些囧,還好房間沒人,不然着實有些尷尬。

林雲撐着身子準備起來,但是扯到了傷口,不禁皺了皺眉,張玉林聽到房裡有動靜,跑進來查看,見林雲醒了,便說:

”林山哥哥,你是要起來么,我去喊大姐姐。 ”說完也不等林雲回答便喊出了聲,「大姐姐,林山哥哥要起來了。」

張玉瑤正在擺碗筷,聽到喊聲,走進了房間,見林雲要起床,便說:「你別動,別又扯着傷口,費了好些葯錢呢,我來扶你」

說罷,便蹲下要扶他起來,林雲念着自己身上有傷,也不磨蹭了,就着張玉瑤就起來了,緩慢挪動腳步直至飯桌前,林雲見一個大盤子里裝了七八個大饅頭,然後還有一盤豬肉炒蘑菇和馬鈴薯絲,也是些很普通的菜,但是那香味勾得他胃口大開。

張玉瑤扶他坐好,便說:「林山,你已經躺了好幾天了,今日你可以好好吃一頓了,吃飯吧。」

林雲早就想吃了,但是自身的禮儀修養還是讓他控制着自己的行為,聽見張玉瑤這麼說便說:「辛苦張姑娘了。」

張玉瑤聽這張姑娘聽得有些彆扭,便說:「別張姑娘張姑娘的叫我了,聽着怪彆扭的,你可以叫我玉瑤,張玉瑤,或者阿瑤都可以」

「那在下就喚姑娘為阿瑤吧。」

「隨你高興,快吃飯吧!」

說完林雲也拿起了筷子,左手拿了個大饅頭,這饅頭蒸的鬆軟又香,與平常吃的饅頭口感大不一樣,隨後便吃了些蘑菇,這蘑菇很鮮嫩確實好吃,林雲禁不住多吃了些,這姑娘廚藝屬實不錯,要是軍營里能有個這樣的廚子,再簡單的菜應該也會被她做的好吃。

待吃完晚飯,收拾好,外面的月亮非常的亮,漫天的星星,就像撒了亮片一樣。弟弟妹妹已經睡了,張玉瑤搬着凳子坐在院子里,抬頭看着天空,這樣的景色以前在城市上學很少見到,只有在鄉下,和爺爺他們生活在一起采見得到這幅夜景,想起爺爺,張玉瑤不禁有些傷感。

林雲緩慢走出來,便看見張玉瑤背對着大門坐在院子里,背景看起來有些傷感。他朝張玉瑤的方向走去,張玉瑤也聽見腳步聲便回頭一看是林山出來了,便出聲詢問道:

「你怎麼還沒睡。」

「在陌生的環境,有些睡不着。」林雲解釋道

張玉瑤點頭表示理解,畢竟人在一個陌生環境是需要一段適應時間的,她往旁邊挪動一下,然後拍了拍凳子的一側,示意林雲坐過來。

林雲也沒有推辭,便徑直走到張玉瑤右側坐下,張玉瑤抬着頭看着那輪滿月不禁問:

「你說幾百年後的人們和我們現在看到的月亮是同一輪月亮么?」

林山毫不猶豫地回道:「自然是同一輪,無論世事如何變遷,這月亮總不會變的,阿瑤怎麼會這樣問」

張玉瑤聽到他的回答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不合時宜的問題,便說道:

「可能是想娘了吧。」隨後張玉瑤又問他,「誒,你是怎麼受傷的?」

「我是軍隊的一個小兵,只因為軍隊裏面有個叛徒,我們中計了,然後就受傷了」林雲掩飾了自己的身份,畢竟知道自己的身份對她也沒什麼好處。

張玉瑤也沒有再深問下去,她也不想去分辨林山說的是真是假。就這樣坐了一會兒,就都去休息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