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 - 第4章 第四章

張玉瑤救回來的那個男人已經昏迷了快三天了,張玉瑤都懷疑他再不醒是不是要在昏迷中被餓死。張玉瑤這幾日把地里的活幹完了,統共也沒多少地,也就是靠着後山的那個菜園子。張玉瑤想去山上砍些木頭,做點傢具,拿到集市上去賣,還好以前和爺爺學過一些木匠和篾匠的手藝,想定後,便和妹妹說:「玉薇,姐姐去山上砍一些木頭回來,你在家裡待着,看好弟弟」

「好,姐姐,你放心去吧」張玉薇看見張玉瑤拿着刀就去了山上,便帶着弟弟在家裡玩。

張玉瑤來到了山上,挑了幾顆不大的樹,畢竟原主也才是個十幾歲的身體,太大的樹也砍不動也背不動。挑好了便開始,山上只回蕩着她砍樹的聲音。不一會兒張玉瑤就砍了三棵樹,分了三次才搬回家,正當她打算動手鋸木頭的時候,這才發現家裡沒有工具。好像薛嬸子的男人成武有一套木工的工具,便走到薛嬸子家去借工具。

「薛嬸嬸,在家嗎?」張玉瑤敲了敲門。

「誰啊?」薛嬸子邊走邊問。

「是我,玉瑤,嬸子,我來你家借點東西。」張玉瑤隔着門說明來意。

待薛嬸子走到門口便聽見張玉瑤說話,趕緊開了門:「是瑤丫頭啊,快進來。」

薛嬸子往旁邊讓開了個道,讓張玉瑤進來,領着她往裏面走去:「瑤丫頭,你要借什麼東西?」

「嬸子,我是想問成武叔借一下他的木工工具」張玉瑤說道。

「你個半大點的孩子,借那些個刀具幹啥」薛嬸子有些猶豫「可不能隨便玩,一不小心可是要流血的。」

張玉瑤知道薛嬸子是擔心她: ”嬸子,沒事的,我借工具是有用的,不是拿來玩的,我曉得分寸的 ”

「你要做些什麼東西,要不讓你成武叔幫你做」薛嬸子還是有點不敢借。

「嬸子,你就借給我吧,再說成武叔那麼忙,我也不好總是麻煩他」張玉瑤軟了軟語氣說道。

薛嬸子想了想最近自家地里事兒也確實多,成武也實在是沒什麼時間,便鬆了語氣:

「那你可得小心些,注意別割傷了手。」

「哎!我曉得的!」張玉瑤見薛嬸子答應借工具給她,她心裏高興極了。

張玉瑤跟着薛嬸子進了屋,只見薛嬸子把一個木箱子拿了出來:「喏,工具都在這了,你要用就都拿走吧。」

張玉瑤一看,這個木箱子里工具還是很齊全的:「謝謝嬸子,那我就拿走了,過幾日再還你!」

說完張玉瑤記搬着箱子往外走,薛嬸子還是有些不放心,叮囑她:「用刀小心些,姑娘家家的可別留下什麼疤。」

「嗯!我知道的,嬸子放心吧!」說完張玉瑤便搬着箱子出了門,不一會兒便到了家。

張玉瑤從工具箱里拿出借趁手的工具開始鋸木頭,這幾顆小樹,大傢具應該是做不了,但是可以做些梳妝盒,再雕些花紋肯定好看。

張玉瑤就拿着工具在那折騰那些木頭,響聲很大。房間里的男人被這聲音吵得皺了皺眉頭,想動動手,胸口卻傳來一陣劇痛,忍不住輕呼一聲:「嘶~」

在堂屋玩的張玉林,聽到房屋裡有動靜,便放下手裡的木頭塊,跑到裡屋去看,看見躺在地上的男人動了,便趕緊跑出去喊着:「大姐姐,那個哥哥醒了!你來看呀!」

張玉瑤聽到這個,趕緊放下手裡的活計走到房間,張玉薇也趕緊往房間走去。林雲感覺到胸口一陣痛後,便不敢再亂動,只是此時他有些口渴了,躺了這幾日,嘴裏也發苦。

自醒後,他便睜着眼睛打量這間農舍,雖有些破舊,但倒也還乾淨。他回想起他昏迷前的事情,他在回京的路上,遭了暗算,自己的隊伍里出現了內鬼,這才出了這等事情,當時以為自己要死在這深山裡,不想竟還沒死。

門外的腳步聲打斷了林雲的回憶,他目光望向了門口,此時張玉瑤走到房間,便看見床上的男人目光看向她:「你醒了,也不算枉費了我那些葯錢。」

林雲看着這個不大的姑娘,身材瘦弱,臉也只有巴掌大,但是那雙眼睛尤其大,他知道是她將他從深山裡背回來的,他緩了一會,這才能忍着疼痛,用手撐在稻草上,坐了起來,感激地看着這個女孩:「在下多謝姑娘的救命之恩,來日必定報答。」

張玉瑤擺了擺手:「報答就不必了,若你有錢倒是可以把那診金和葯錢還我。」

林雲這下也不知道怎麼說了,按正常套路不應該是說些推辭的話么,不過他也沒多想,畢竟看自己躺着的這個房間,就知道這家很窮,愛錢也是正常的。林雲這心裏的感激之情便減了幾分:「等在下回家,必定重金酬謝姑娘。」

張玉瑤也沒當真:「那就等你回家的時候再說吧。」

張玉瑤想了想,自己救了個人,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你叫什麼名字?」

林雲這下想起自己忘記報自己的名字了,但轉念一想,自己現在身體還是很虛弱,萬一有人來查問,便想了個化名:「在下姓林名山,敢問姑娘芳名,也好來日報答時也能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