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 - 第3章 男人(2)

還將菜園子里拔的草,扔到兔子窩裡喂兔子,幾隻兔子應該很快就能長大,兔子的生長周期只有三四個月,而且它們的繁殖能力很強,一生就是生一窩。到時候種的辣椒成熟了,這個兔子也就可以吃了,可以做兔丁,香辣兔頭。

張玉瑤看着那幾隻吃的特別歡快的兔子說道:「你們可要快些長,多長些肉,我的爆炒兔丁,香辣兔頭就靠你們了。」

說完便去盯着灶台上的火了,等湯也熬好之後,張玉瑤就收拾好也去休息了,等她回道房間時,弟弟妹妹也已經睡著了,張玉瑤看着這兩個孩子,覺得也真是可憐,自己也可憐,莫名其妙地穿越,自己也是都還沒做好當家長的準備,就要負擔起兩個孩子的生活,不過好在孩子們也聽話。

張玉瑤心想:既然我佔了這個身體,那我就會好好照顧他們。想到這裡,張玉瑤收起了思緒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了。

之後的幾天張玉瑤在菜園子里忙活了好幾天,這才把買的種子都種下去,菜園子里的活都忙完了之後,張玉瑤想去後山看看有沒有什麼收穫,她叮囑好了弟弟妹妹後,便動身來到山上,山腳下的竹筍可以拔了,,她拔了一籃子的竹筍,打算明日帶着弟弟妹妹一起來拔,到時候晒乾,看看冬日裏能不能賣,賣不了留着自己吃也行。

張玉瑤拔完竹筍,繼續往裡走,走着走着,突然旁邊的草叢裡有一陣什麼東西倒了的聲音,張玉瑤過去扒開草叢一看,是一個胸口中了箭的男人,身上都是血污。張玉瑤害怕極了,她小心翼翼地靠近,用手輕輕碰了碰他的手臂,說道:「喂,你死了沒有啊?」

山中只有一陣鳥叫聲,並沒有人回答她,她又慢慢地將手挪到那個人鼻子下面探了探,還有些微弱的氣息,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社會主義青年,雖然看到這個情景有害怕,但是她也沒有辦法見死不救,她背起這個男人,艱難地挪步回了家,還好離家不遠,不然非的累死不可,張玉瑤把背回來的男人放在房間的地上,下面墊了些稻草。張玉薇看見張玉瑤背回這麼個昏迷的人嚇了一大跳。

但是張玉瑤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她也不敢拔箭,怕耽擱久了,這個人真的沒氣兒了,便叮囑張玉薇:「玉薇,你今天就哪也不要去了,就待在家裡把門關好,姐姐去找個大夫來」

說完張玉瑤就跑到村裡的胡大夫家裡敲門:「胡爺爺,快開開門!」

村裡的胡大夫,他叫胡雨聲,原是一家醫館的坐館大夫,後來不做了,就回鄉下自己開了個小醫館。

胡雨生聽見外面有人敲門。忙將院子里的門打開,見是張東山家的大丫頭,便問:「瑤丫頭,是有什麼急事兒么?」

張玉瑤趕緊說道:「胡爺爺,家裡兩個孩子玩刀,不小心割到了自己的手臂,這才過來請您。」

胡雨生一聽是刀傷,便回屋裡拿了自己的藥箱,催着張玉瑤:「快些走吧,應該沒有流太多血吧。」

張玉瑤 想了想背回來的那個男人的樣子,回答:「胡爺爺,他現在昏迷了。」

「那,快些走吧,昏迷這可不是小事兒!」說完,快步走向張玉瑤的家。

待胡雨生走進張玉瑤的家,便看見兩個孩子好好地坐在堂屋,便問:「瑤丫頭,你這是在誆我吧,這倆孩子哪有受傷的跡象。」

張玉瑤只說:「胡爺爺,您進房間看看就知道了。

胡雨生背着醫藥品箱進了犯賤,便看到地上躺着的男人,胸口還插着根箭,心裏一驚:這不是個普通人啊。

藏語要這才解釋道:「胡爺爺,我也不敢聲張,這才誆你,我是在後山見着他的,他還有氣兒,我想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便把他背回來了」

胡雨生也不忍打擊這個孩子的良善之心,只是說:「孩子,你救的這人可能不是個普通人。」

張玉瑤心裏想,背都背回來了,我還能把他再扔出去不成,便對胡雨生說:「胡爺爺沒關係,反正救都救了,我也不在乎是什麼人了,您看看他還能救么」

胡雨生也不再勸說什麼了,便開始醫治,先是將箭拔了,然後給傷口敷上藥,給她開了個方子,照着這方子煎藥給他喝。

一切都妥當後,按照往常的慣例給了胡雨生三十文錢,葯是十五文一副,胡雨生在村子裏聲望很高,因為他確確實實是造福了鄉里的人,光看病這塊兒,無論什麼病診金都是三十文,葯的價格也很公道。有些家裡實在揭不開鍋的,他還會免費診治,原身的娘也是得了胡雨生的幫助這才拖着病體活了好長一段時間。

張玉瑤隨着胡雨生,去他家的小醫館抓藥,抓完葯,張玉瑤感激地對胡雨生說:「胡爺爺,今天辛苦您了,晚輩有個不情之請,望您能夠答應」

胡雨生知道她要說什麼,便說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張玉瑤這才放下心來,說道:「謝謝。」

張玉瑤和胡雨生道完別後,便回家去了,趕緊將抓來的葯煎上,趁着煎藥的功夫,張玉瑤燒了盆熱水,拿了棉巾,去給那個男人擦拭一下,待她把這個男人的臉擦乾淨後,他這才發現這男人還挺好看的,整個臉的輪廓稜角分明,高挺的鼻子,濃眉顯得他整個人很和深邃的眼窩顯得他的五官很精緻,睫毛也好長啊,嘴唇右下方有顆小痣,但是並不影響這張臉的美感。

張玉瑤看着這張臉心想,似乎也沒白救他,至少這樣貌擺這看着也養眼啊。張玉瑤也只是隨便給這個男人擦拭了上半部分,等葯煎好了後喂他是個問題,後來她想了個辦法,就是用稻草杆子來喂,她含一口葯,然後通過稻草杆子渡到他嘴裏。

好在這幾日也不是很忙,這才有時間去照顧這個傷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