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冷麵將軍的農家小媳婦兒] - 第10章 第十章

這頭張雲瑤雇了輛馬車回家,她一到家,便見家門口圍滿了人,她頓時覺得不妙,莫非是玉林或者玉薇出了什麼事情,她到家門口後便連忙下車,這時她看到從人群中跑出來一個人,是薛嬸子!薛嬸子,見着張玉瑤回來了,趕緊走到她面前說:「你大伯帶着你奶還有你堂哥,來你家搜東西了!」

張玉瑤這下脾氣上來了,原主的爹,很早便分家,分家時,趙梅也就是原主的奶奶,欺負張東山沒有父親撐腰,便什麼也沒分給他,現在她們住的房子,和地都是原主的爹拼出來的,那一家子人也好意思來搶,雖然張玉瑤很生氣,但是面上也沒顯露出來。

她說:「謝謝薛嬸子提醒我,家裡還有弟妹1,我要快些進去看看才行。」

薛嬸子點頭說道:「你快些回去,你家也不知道被翻成什麼樣了。」

趙梅帶着兩個男人來翻東西,鄰居見到了雖然覺得他們這樣做事缺德,但是也不敢管。

張玉瑤也不跟薛嬸子多說,她趕緊進了自家院子,只見家裡的陶罐,針線什麼都被隨意地扔在地上,前些日子做好的竹椅也都倒在了地上,張玉林坐在地上大哭着,張玉薇也害怕地小生啜泣着,又一邊哄着弟弟,給弟弟擦眼淚鼻涕。

張玉瑤見此狀,心裏悔恨不已,心想不應該單獨將弟弟和妹妹放在家裡的,畢竟都還小,沒經歷過什麼事情,自然是害怕的,裏面還傳來一陣哐啷哐啷的翻箱倒櫃的聲音,是不是還夾雜一聲責罵聲。

裏面趙氏翻累了,坐在長凳上,扶着腰,邊罵道:「這死丫頭,到底把我們張家的錢藏哪去了!看她回來,我不掀了她的皮!」

張玉瑤先將弟妹扶起來,把凳子扶正,讓他們坐在凳子上,此時她走進堂屋,見着屋裡一片狼藉,趙氏見到張玉瑤,便破口大罵:「你這個沒爹沒娘的雜種,你拿了我們張家的錢,每日坐馬車,吃細糧吃肉的!快把我張家的錢叫出來!」

張玉瑤見她罵到自己的爹娘身上了,一雙冰冷的眼睛看着她:「我爹娘,也是你配說的?」

趙氏頓時被她這眼神嚇的一激靈,但是一想,不過是個丫頭片子有什麼好怕的,便又大聲罵道:「要不是你那野種爹拿走了張家的錢財,你現在能有這樣的好日子,你們吃香喝辣的,我們卻吃野菜,稀粥。」

張玉瑤沒有搭她這話茬,裏面的張東河和張玉風翻了許久都沒找到任何值錢的東西,便也出來,見張玉瑤氣定神閑地坐在凳子上倒着水喝。便破口大罵:「你這個死丫頭,快把銀子交出來,不交出來,今天沒你好日子過!」

張玉瑤喝了口水,冷冷地說道:「大伯,記得當年爺爺下葬的第二日,你們便與我爹分家了吧,聽我爹說當時還有族長和村長作證。」

張東河滿不在乎地說道:「分家是一回事,但是這麼多年你爹和你娘從未給過我娘任何銀子,這是你爹你娘本就該孝敬的!」

一說到這個張玉瑤就輕蔑地笑着說道:「大伯可真是健忘,當年你們娘倆將我父親趕出家門時刻一分錢財,一片瓦,一寸地都沒給我爹,我爹又憑什麼孝敬你娘。」

趙氏一聽,瞬間火冒三丈:「你爹是野女人生的,按照富人家的禮數,你爹頂多是個個庶子,而我是嫡母,他孝敬我是應該餓,這個不孝的東西!」

張玉瑤看着這一屋子的人說道:「當年分家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