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8「霸道總裁」,請帶着你的愛離開(2)

他還會強制性地要求其他社員給予小周足夠的空間,誰都不能離小周太近,否則他就要衝上去跟人理論。理論也就罷了,他話又說不清楚,啰里啰唆,讓人尷尬。小周在一旁更是無語。後來他乾脆申請借了旁邊的一個小教室,把小周的琴架都運到那裡去,說這是單獨為小周準備的排練室,大有「這片魚塘我為你承包」之意。小周終於忍無可忍,嚴肅、冷淡又不失憤怒地對詩人表達了自己的想法——「我忍你很久了,不要再來我身邊指手畫腳,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當時我也是圍觀群眾之一。大伙兒的心都在跳,好奇接下來的情況發展。我們都以為詩人會悲憤地啰唆一通,指責小周不懂他的用心良苦云云。然而並沒有,詩人一愣,然後拉了一把小周的胳膊,說了兩個字:「別鬧。」

別鬧?

小周牙齒打戰地看着他,說:「同學,請問你能聽得懂中文嗎?我不是在跟你鬧著玩兒,我是很嚴肅地在跟你說話!」

詩人笑了,他的笑容顯得如此不合時宜。他邊笑邊說:「你知道嗎?我活這麼大,還從來沒有遇到過一個女生像你這樣拒絕我的好意,可能這就是我對你情有獨鐘的原因吧。」

他話還沒說完,不少人雞皮疙瘩已經掉了滿地。社長問我:「為何這句話如此耳熟?難不成這是詩人寫的詩,不知不覺之間早已傳遍大江南北,成為我們耳熟能詳的偶像劇專用台詞了?」

這是否是詩人原創我實在不了解,只是我知道這種台詞在現實里,相當於大規模尷尬性武器,普通人幾乎都無法抵擋。

一個男同學小聲說:「這種『霸道總裁』式的求愛方式,女孩子們難道不喜歡嗎?」我好奇地問:「你為什麼覺得女孩子們都喜歡所謂的霸道總裁呢?」他不假思索地說:「認識的很多女生都異常迷戀這種類型的電視劇,一看到相關角色就尖叫,興奮不止,不是喜歡是什麼?」社長嘻嘻笑着接話說:「傻孩子,霸道總裁什麼的暫且不理論,關鍵還是要看臉啊。」

大家轟地一下都笑了。小周以為我們在笑她,又是氣又是急,更要跟詩人徹底攤牌。她義正詞嚴地說:「我不需要你的什麼情有獨鍾,請你離我遠一點,謝謝!」

說完這句話,小周轉身就跑了,跑得挺快,看來不想被任何人追上。詩人這時候認識到自己有點玩脫了,尷尬地環顧四周,希望有人能給他個台階下。可圍觀群眾永遠都會只是圍觀群眾,大家都在假裝看風景,沒人跟他說話。等人群漸漸散開,詩人就向我走來。

「你好啊,霸道詩人。」我揶揄了他一句。

他說:「我哪裡霸道了?」

「帶有強制意味的好意還不算霸嗎?不在意對方的感受,只管按照自己的方法來,還不算霸道嗎?」我問,心裏卻想,也許應該換一個詞,換成「自私」更恰當點。總有人說喜歡霸道一些的溫柔,可在我看來那只是一種自私的、一廂情願的愛。放在現實里,如果有人來霸道地愛我,不問所以地影響我的生活,我一定渾身難受。

「女孩子難道不喜歡這種個性嗎?」詩人驚恐地說,「這難道不是顯示一個男生很man的重要表現嗎?」

我感到有些好笑,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不知道還有多少男生在揣測女孩子的喜好時,都存在着這樣的誤區。的確,有些女孩子喜歡man一點的男生,喜歡有主見、有控制力的男生,但是這一切都要在尊重她們的前提下進行。那些所謂的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小說和電視劇,都是不切實際的幻夢。這並非簡單的「看臉」邏輯,而是所有真正的愛,它的本質都以對方的幸福快樂為大前提。而強制和自私從一開始就註定了與幸福快樂無緣。這樣的愛情,縱然有再多浪漫的元素,也還是一樣讓人憤怒多過感動,更別提什麼天長地久後續發展了。

我對詩人說,作為一個女孩子,我認為他的做法不妥。他需要給喜歡的姑娘一些空間,並且給予尊重。也許他不該那麼一廂情願,也許他不該太過「想當然」。這樣「霸道」的行為有沒有讓他顯得很man,我不做評價。我能夠確定的是,這種做法讓他顯得很不gentleman。而一個能夠為他人着想的紳士,或許比一個只會承包魚塘的「總裁」要可愛上許多吧。

詩人困惑地離開了,從此沒有再來排練廳找過小周。小周告訴我們,她已經把收到的所有禮物都退了回去,交給了詩人的室友。這件事情終於告一段落。只是江湖上關於霸道總裁的傳說並不會很快散去,反倒在不斷蔓延。

最近大家都在追的一部日劇,讓「霸道和尚愛上我」成為姑娘們最新的情感心聲。可是我想像着,我想像着一個男人,站在我面前,對我說:「恭喜你,我要娶你為妻。」沒有相互了解的過程,沒有相互磨合的過程,沒有給我自主選擇的權利,就這樣對我宣布,那我大概是會氣憤的。我不會看他的臉。我只會對他說,請他帶着他的愛,趕快「狗帶」。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