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8「霸道總裁」,請帶着你的愛離開

曾經有個男生,對我說他是個詩人。所以我們都用「詩人」來稱呼他,並沒有任何褒貶的含義在內。事實上他除了說話時喜歡莫名其妙地停頓、發短訊時喜歡莫名其妙地分行之外,並沒能表現出作為一個詩人該有的素養。他沒有把自己的作品拿給我看過,倒是把寫詩的勁頭都用在了追求女孩子身上。他追求一個社團里的朋友,追得步步緊逼,一度傳為怪談。很顯然,如果是好事,那麼本該傳為佳話。可惜詩人在戀愛方面的追求頗為另類,令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咋舌。

我們的社團是中樂社,所以詩人來參加活動時,大家都很奇怪。社長問他會什麼樂器,他答什麼都不會。社長問他對什麼樂器感興趣,可以現場嘗試,他拒絕。社長只好問他有何貴幹,他猶豫半天,吞吞吐吐地說了一大段半文半白的話。之前跟他交談過的我比較能夠抓住重點,於是我解釋給社長:「他說跟我們社團里的一個姑娘是好朋友。」

姑娘叫小周,彈古箏,也會拉一點二胡,一頭短髮,渾身充滿靈氣。她跟詩人在公選課上相識,此後詩人就頻繁地製造機會跟她相處,於是潛入了我們的社團活動。小周有沒有把詩人當作好朋友,無須言語贅述,只要仔細觀察小周看到他走進來的一剎那眼神的黯淡,就能輕而易舉地得到問題的答案。

儘管眼睛已經在說「不要啊」,可小周的軀體還是微笑着向詩人走了過來,進行一番公事公辦性質的寒暄。詩人表示自己想要來這裡聽小周練琴,小周說恐怕不太方便。詩人又表示自己可以在社團里幫忙打雜,小周說這不太好吧。詩人立刻乾脆地表示,他覺得自己跟小周很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無論如何,自己來社團里陪伴小周的心意已決,不管用什麼辦法,所有艱難險阻他統統不怕。他這番表決心似的話語引起了我們一陣善意的笑聲。社長對我說:「嘖嘖嘖,不愧是詩人,就這麼幾句話,還押着韻呢!」

由此,詩人正式成為社團里的幫工。他的職責是幫忙租借教室和打掃衛生。可自從他上崗以來,實事一件也沒有辦成,分配給他的任務從來不見完成過。社長跟他談過幾次,可他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幾句話不離小周。社長沒辦法,只好不再理會。

詩人一走進排練廳,就直奔小周,徘徊左右,片刻不離。小周盯着樂譜,面無表情。詩人對她噓寒問暖,她一概以「還行」回答。「你覺得今天天氣怎麼樣?」「還行。」「你餓了嗎?」「還行。」「你為什麼總說這兩個字?」「還行。」

有人覺得小周的態度未免太冷淡了點。就算她對詩人沒有男女朋友間的好感,做普通朋友還是可以的,何必如此僵硬地對待他。小周不得已,只好給我們講述詩人對她實施的種種圍追堵截——各種社交網絡上頻繁的留言,宿舍樓下頻繁的信件,以及各種偶遇後非要塞到她手上的禮物。這些禮物有時候是零食,有時候是化妝品,有時候是玩偶。小周不停強調自己「無功不受祿」,絕不能無緣無故就收別人禮物。可詩人每次都十分堅決,兩個人相互推來推去,簡直要玩起擒拿手來。

就在前天晚上,詩人採取守株待兔的方式,在校車停靠點等小周,果然給他等到了。小周一下車,詩人就奔過去,把手上的一盒子巧克力塞過去。此時的小周已經不是過去的小周。她身經百戰,有苦沒處說,於是一瞬間的反應超乎尋常地靈敏——她躲開了,而且一步跨出去八丈遠,遠遠地對詩人說:「同學,你不要這樣,你這樣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詩人愣住了,但很快回過神來,開始進行長篇大論的解釋。核心大概就是他對小周懷有很強的好感,送這些小禮物希望小周明白他的心意。小周理解了這一內涵之後當即表示自己覺得兩個人還是做普通朋友比較好,至於戀人……她的話還沒說完,詩人就一個箭步衝上來,把巧克力往小周手上一塞,伴隨着一句堅決的「給你的你就拿着」,着實把小周嚇得不輕。等小周平復過來,詩人已經跑遠了。旁邊見證了這一幕的同學對小周說:「哇噻,那個男生好霸道啊!」小周尷尬地說:「霸道個鬼啊,嚇死人了。」

得知這件事後,我們開玩笑說沒看出來,原來詩人是「霸道詩人」。我們原本以為他文弱得很,追求小周頂多寫上幾封情意綿綿的信,沒想到還有這樣強制性的送禮環節。社長安撫情緒低落的小周,對她說:「放開那個詩人,讓我來,讓他用禮物砸死我們社裡的其他人,大家都是很歡迎的嘛!」小周白了社長一眼,說那些禮物她一樣也沒動,正找機會怎麼還回去呢。

詩人再來排練廳的時候,大傢伙都忍不住仔細觀察他。他倒是不畏懼旁人的眼光,照舊是直奔小周左右。這回我們也算看出了些端倪。他對小周是很好,可是這種「好」帶有非常明顯的強制性,有些「霸道總裁」的風格。

他會強制性地給小周泡菊花茶,小周不喜歡喝,他還是會泡,然後對着小周很嚴肅地說:「你懂不懂,我這是為了你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