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7生死相依,這是一種詛咒?(2)

說,願你們永浴愛河,想像一下要在那種纏綿黏膩之中永遠不得翻身,那是多麼可怕的一種情況啊。」

陳晨的話在很大程度上震驚了我,過去我也從未遇見過擁有這樣獨特的愛情觀念的朋友。但我承認,她說的的確有一定道理。很長一段時間裏,大家都願意把「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這句話當作一句浪漫的情話,可其中的深意其實誰都不敢細想。生死相依意味着什麼?是否真的是枷鎖,是詛咒?後來陳晨把她姑姑的故事告訴給我們,我們才有了不一樣的思考。

陳晨的姑姑跟姑父年輕時是一對璧人,可是後來姑姑發現兩個人的性格並不合適,於是提出了分手。但是分手並沒有成功,姑父雖然沒有死纏爛打,但是沒過多久就傳出心臟病發住進醫院的消息。姑姑出於關心當然要去探望,不料一走進醫院,就遭到了姑父親朋好友的一致聲討。

他們紛紛表示,姑姑是因為知道了姑父的病才提出了分手,由此指責姑姑虛情假意,為人輕浮,將感情當作兒戲。姑姑感到很痛苦,她竭力去向所有人解釋,但都是徒勞的。那群人越吵越凶,後來乾脆鬧到了姑姑家裡。那時候街坊鄰居之間的關係比現在要緊密得多,事情很快就傳開了,人們對此議論紛紛。姑姑感到苦不堪言。姑父出院後,來向姑姑請求複合,姑姑感到自己幾乎沒有選擇,只能同意。兩個人很快就走入婚姻殿堂,收穫了大家的祝福和稱讚。別人都說病魔都無法拆散他們,他們一定會永浴愛河,他們一定會永結同心的。

婚後姑姑生活得並不幸福,兩個人之間的矛盾仍然存在。可是姑姑卻不能選擇離開,只能默默忍受。近幾年,姑父年紀大了,身體越來越差,姑姑為了照顧他,每天都十分疲憊,人都瘦成了一把骨頭。陳晨看在眼裡,她感到了一種恐懼。親眼盯着骨瘦如柴的姑姑強撐着照顧姑父,卻又不是出自心甘情願的時候,陳晨就忍不住渾身發抖。她說,造成這樣的婚姻悲劇有時代的原因,也有姑姑自己的原因,但是更是基於大家對於「永遠在一起」的錯誤定義。「永遠」指的是美好時光里的長長久久,然而不美好的、痛苦的時光,多一分鐘都是煎熬。

陳晨告訴我,她所看到的所有生死相依都不是美的。這裏面必然包含着太多的遺憾、懊惱與後悔,有的人相互糾纏到老,彼此厭惡,甚至彼此詛咒,相互連一點臉面都不留,真是莫大的悲劇。相濡以沫,真的不如相忘江湖,大家放彼此一馬,不要動不動就用「永遠」來綁架彼此,那樣還來得好一些。

我跟陳晨的想法不同,我遠沒有她那麼洒脫。大部分的時候,我也嚮往着有關「永遠」的諾言可以實現。對於我的戀人、我的朋友,我希望能夠跟他們永遠在一起。但我的確沒有想過「永浴愛河」「生死相依」,這讓我有一種畫地為牢的僵硬感,讓我感到自己像是簽署了賣身契。畢竟任何人都不敢承諾能夠永遠愛誰,愛是自然流露的東西,太過強求了,難免就沒什麼意思。

我勸陳晨快刀斬亂麻,直截了當地告訴男青年,自己不願意跟他在一起。別說永遠了,就連現在這一小會兒都不願意。陳晨在經歷了半年的「躲債」過程後也完全贊同我的意見,鼓起勇氣主動約男青年見面。

男青年喜出望外,以為陳晨回心轉意了。他也不想毫無表示,正打算曲線救國——聯繫到了陳晨的閨蜜,也就是我的室友,說想問問陳晨有沒有說起過以後打算到哪裡定居。他想要直接在陳晨嚮往的城市買下一套房子,直接寫上陳晨的名字,以此表示自己的真心。室友簡直瞠目結舌,把這件事告訴我們,說這無異於一種綁架。陳晨再度渾身發麻,連我也跟着麻了起來。儘管有很多人認為,如果有人願意給自己買房,那麼這個人就可以依靠。但顯然我們都還是情感至上主義者,對於這樣的情況,我們是擔憂恐懼多過愉快的。

陳晨最終還是擺脫了男青年。她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向他解釋,自己非常感激他的一片真心,但是感情的事情就是勉強不來。男青年苦苦哀求了一陣,後來悲傷地說:「你怎麼能這樣就拋下我呢?我真想永遠跟你在一起。」

陳晨靜靜地看着他,然後狠下心來,說:「可惜我不想。」

有關愛情的難題來了。我們既要兩情相悅,又要天長地久;我們既要不離不棄,又要激情永駐。這一切都太難了,所以人才為愛情痛苦。或許真的應該像陳晨所說的那樣,放自己一馬,那樣一切才會自然輕鬆得多。喜歡誰就大方地表達,不合適就爽快地分開。在一起的時候盡情地快樂,失去了之後也不要泥足深陷裹足不前,這樣生活才能不停向前,這樣生活才有意義。

也許真正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的,其實正是「隨緣」二字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