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7生死相依,這是一種詛咒?

室友外校的閨蜜陳晨來我們宿舍已經住了三天了,為了躲「債」。躲的不是錢債,也不是人情債,而是一個攻勢猛烈的追求者。陳晨形容他就像個前來討債的人,逼得陳晨無路可走。

人都說,長相不錯的才可以被稱之為「小鮮肉」,長相多少有點不佳的那就只能稱為「男青年」了。男青年追求陳晨絕非一朝一夕,而是已經堅持了大半年。陳晨為此非常頭疼。兩人通過朋友認識,一起玩過幾次後,男青年就對陳晨表白了心意。陳晨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是耐不住對方一直苦苦哀求。他說也不是要求陳晨立刻就成為他的女朋友,只是希望給他個機會,讓他有資格去追求她。這話說得陳晨心裏怪難受的,她又不是什麼天仙公主,怎麼就說得上別人有沒有資格呢?於是陳晨點了頭,告訴男青年兩個人先作為朋友相處看看。這一相處下來就有點剎車失靈,男青年勁頭十足,陳晨則心驚膽戰。

七夕,男青年說要給陳晨一個驚喜,拿出一個精心打包好的禮物盒。陳晨盤算着如果是份特別貴重的禮物,那麼她一定不能收下。可一打開蓋子,驚喜里的「喜」瞬間蕩然無存。盒子里裝着一塊木板,上面刻着陳晨跟男青年兩個人的名字。陳晨尷尬地問這是什麼,男青年解釋說,這是一種許願的方式,他希望他們兩個能夠生死相依,永遠在一起。

「生死相依」,聽得陳晨一下子起了雞皮疙瘩。「永遠在一起」,「永遠」兩個字又恰好戳到了陳晨的軟肋,因為她的愛情觀一向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一說要「永遠」怎麼樣怎麼樣,陳晨就會渾身發麻,一頭冷汗。她無法想像那個時間上的極限,所以她從來不談。

「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很浪漫?」男青年笑嘻嘻地問。

陳晨面部僵硬地說:「還好,只是我們現在的關係還只是朋友,說這些是不是還為時尚早?」

男青年說:「沒關係啊,因為就算只是朋友,我也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永遠不分開啊。」

陳晨感到了一種恐慌,她拒絕收下那份禮物,然後急匆匆地跑了。當天晚上,她發消息給男青年,誠懇又直白地表示,她覺得兩個人真的不合適,關係還是到此為止吧。沒有想到的是,這種單方面「揮劍斬情絲」的做法沒能得到男青年的認可,他表示自己根本不明白陳晨是什麼意思,並詢問兩個人還算不算朋友。陳晨只好說,朋友嘛,當然還是算的,就是不要往下發展了。男青年發出愉快的笑聲,他說是朋友就好辦了,朋友是沒辦法分手的對不對,至於以後的發展,誰又說得准呢?

於是新一輪的死纏爛打就開始了。男青年窮追不捨,陳晨節節敗退。如果說陳晨足夠高冷或是狠心,或許一切會變得簡單很多。但無奈陳晨是個心軟的人,又不希望雙方撕破臉面,反倒更想讓大家體面,所以就更加助長了男青年的氣焰。最讓陳晨感到恐懼的是,男青年每每出現,都要把「永遠」兩個字掛在嘴邊。他總是說:「咱們能永遠在一起多好啊!」陳晨幾次問他:「為什麼總要強調一個期限?」男青年說:「你沒聽人家說嗎?永浴愛河,永結同心,永遠永遠,這就是最美好的祝福了。」陳晨的嘴角顫抖着,沒有說出來的話是,她覺得那更像是一種詛咒。

我問陳晨為什麼這樣說,陳晨思考了很久,然後認真地做了如下回答。

陳晨說:「人生是不可把控的,有太多的變數,一向是人算不如天算。而人自身也是在不斷變化着的。本來這些變化就時常會讓人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了。那麼變化發生的時候,最明智的做法是什麼呢?答案是順勢而變,這樣才能更快地把整個人的狀態調整過來,不至於崩潰。而有關『永遠』的所有誓言跟期望,恰恰都是要反其道而行之的。一旦你做了決定,要『永遠』怎麼樣,那就等同於是『無論發生什麼,都必須』怎麼樣。」她認為,這是一種枷鎖,也是一種折磨。她不願意忍受這種折磨,她就是不願意。

我很好奇,拋出自己的問題:「婚姻是一種契約關係,這份契約中有一點,就是基於雙方對『永遠』的諾言。無論貧窮富貴,無論生老病死,永遠不離不棄,難道這也是一種折磨跟枷鎖嗎?難道所有的責任都是折磨跟枷鎖嗎?」

陳晨說:「不,但你說到了問題的關鍵。責任當然不是枷鎖,責任是自己基於道德跟良心自願選擇去背負的,並不是別人強加的。婚姻是責任,家庭是責任,但是愛情是嗎?不是,愛情就是愛情,是感覺,是關係,是兩個人充分契合,從而達到的一種親密。基於責任我們可以說,永遠守護這個家庭,永遠陪伴這個人,那是很現實的生活方式。但是基於愛情,我們不能說永遠愛你這種空話,因為感覺稍縱即逝。旁人更不應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