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5青梅竹馬沒戲,天賜良緣難尋

我有一個朋友,也是賣文為生的,在這裡我們叫她小青。小青在網絡上寫作青春愛情小說,擁有一批對她情深義重的讀者。每當小青發佈微博,她的讀者們都會跑來表達對她的關切與讚美。與我每次發微博,讀者們都趕着來黑我的情況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我毫不懷疑這都是讀者給予我們的愛,只是形式不同。但我還是羨慕。

小青寫的愛情故事總是美好甜蜜,看完就讓人想戀愛。她最喜歡寫的一種戀愛關係就是青梅竹馬式的——男女主角從小一起長大,彼此關照,定下約定,成年後再經歷一番波折走到一起。我有時候開玩笑,說她老是寫這一個模式,應該創新一下。小青很嚴肅地對我說,她一定要寫出自己心目中愛情最好的樣子,不能胡編亂造。於是我想,也許小青自己就擁有過青梅竹馬式的美好回憶。就在這種猜測之中,某次聊天里,小青說:「這家店很不錯,上次我發小跟我一起來過。」我腦海中立刻叮一下亮起了小紅燈。發小?我緊盯着小青的臉,直覺告訴我,這就是小青的「竹馬」了。

小青的發小比她大一歲,男,體貌良好,外號大老劉。兩家是鄰居,父母是多年的朋友,兩人從小讀同一家幼兒園、同一所小學,名副其實地一起長大。兩人都是獨生子女,所以大老劉覺得小青就是自己的妹妹,小青覺得大老劉就是本家哥哥。他們無比熟悉對方,大到人生理想與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小到誰尿過幾次床、摔過幾次跟頭都了如指掌。小青要是講起大老劉這個人來,滔滔不絕,根本停不下來。要是讓大老劉講一講小青,那自然也是如數家珍,事無巨細。我聽着小青的描述,覺得兩個人儼然天賜良緣,一切都像書里寫的一樣,簡直美好極了。

小青對於我的激動相當不屑一顧。她讓我醒一醒,說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馬都代表着一段美好姻緣。她跟大老劉是親人,並且也只能是親人,再多發展一步都會教人難受。我不相信,一直撇嘴,追問她難道就沒有對大老劉動心過?小青對我翻了個白眼,說:「你當我沒試過?」

小青的確試過。十四歲的時候,小青初二,大老劉初三。那會兒班上已經有同學開始真真假假地戀愛了。有個男生給小青寫了封信,大意就是說想當小青的護花使者。小青對那個男生沒有異性間的好感,所以斬釘截鐵地拒絕了。男生心有不甘,追問小青是不是已經有了心儀的對象。小青否認。男生說:「一定是你有了心上人,不然你不可能連機會都不給我!」小青一愣,這是她沒有想到的。如果放到現在,小青一定會否定他的說法,並且給出十多種不重複的理由。但是當時小青語塞了,並且開始認真地思考這句話的合理性。她有心儀的對象嗎?除了周杰倫、林俊傑,還有哪個年輕男人在她生活里佔據了主要部分呢?

小青思前想後,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大老劉就出現了。大老劉問小青:「一起回家吧?」小青茫然地點了點頭說:「好啊。」然後大老劉接過小青的書包,放在自己的車筐里,瀟洒地一甩頭,說:「走吧。」小青聞聲跟上,一回頭,正撞上那個男生的目光。男生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正是這個笑容點醒了小青。小青再看大老劉的時候,內心的想法不由得複雜了起來。

顯然,「青梅竹馬」就在眼前。他一直陪她,關心她,她可以跟他耍賴,脅迫他做這做那。這簡直就是愛情小說在現實里的完美投射,是浪漫偶像劇在現實里一次驚心動魄的上演!小青怨自己怎麼沒早點發現。好在現在發現也不晚,她必須立刻投身於這段「愛情」里。如果再有個「父母之命」「娃娃親」之類的,簡直就跟自己在拍電影一樣!就這樣,小青在自己的腦洞里感到很激動。

大老劉人品端正,熱愛學習。比起在陽光下揮灑汗水打打籃球,他更願意坐在自習室里老老實實地看書做題。這跟小青內心的期望產生了很大矛盾。小青想像的浪漫畫面里,起碼要有一些自己站在籃球場外幫他拿着外套,或是他一下場自己就趕快遞上牛奶、毛巾的情節。然而現實中的情況是,大老劉成天待在教室,小青一來找他,他就分外嚴肅地問:「有什麼事?作業做完了嗎?數學課聽懂了嗎?」簡直給小青添堵。

好不容易在期中考試之後的周末,小青約大老劉外出。本以為兩個人可以在湖上划船,看看電影,進行一些唯美清新的活動,沒想到大老劉硬是把小青拉到了書店,還是教育書店。看着眼前一摞摞的習題冊,小青表面上只是悄悄噘了幾次嘴,但內心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大老劉卻渾然不覺,他說:「我已經初三了,必須得多做題。你呢,雖然才初二,可是你的數學成績太差了,來,趕快買練習冊。」

回家的路上,大老劉快步走在前頭,小青跟在後面,充滿怨念。她記得雜誌上說過,當一個男生跟一個女生走在一起時,如果他對這個女生有好感,他就會放慢自己的步伐,保持着一直走在女生旁邊,不會超過她去。可現在呢,大老劉健步如飛,害得小青簡直要競走一樣地加快腳步了。這麼看來,大老劉並不喜歡自己。他為什麼不喜歡自己?小青開始有些生氣,自己不漂亮嗎?不聰明嗎?開什麼玩笑,自己可是收到過情書、遭遇過告白的人啊!難道這還不足以證明自己是可愛的?小青想着想着,走得越來越慢。等她回過神來,發現大老劉已經走了老遠,停下來,正回頭沖她招手。

「你覺得我不可愛嗎?」小青大步跑過去劈頭就問。

大老劉蒙了,他說:「你沒事吧?」

小青堅持着又問了一遍:「你覺得我不可愛嗎?」

大老劉撲哧一聲笑了,他說:「可愛,哎喲,太可愛了,這樣行了吧?」

小青明白他這是在敷衍她,根本不明白她問題的本質。但那一句「我可愛你為什麼還不喜歡我」卻如鯁在喉,怎麼也說不出來了。儘管她跟大老劉太熟悉了,什麼傻話蠢話都說過不少,但這種話顯然還是不問為好。小青當時還非常年輕,但她也想到了,也許「可愛」跟「被人愛」之間並沒有什麼必然的邏輯聯繫。

就這樣,大老劉跟小青作為一對「青梅竹馬」,仍舊維持着好朋友的純正友情。在大老劉中考之前,他壓力很大的時候,小青時常聽他訴苦,源源不斷地給他鼓勵。中考結束後,大老劉充滿感情地對小青說:「多虧有你這個朋友!」小青也很為他高興,只是心裏暗暗想着,果然他只打算跟我做朋友了嗎?

接下來,就是小青備戰中考,大老劉踏入高中校門。這一年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