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3被儀式感拖垮的愛情長跑

我有一個好朋友叫阿朱,女碩士,未來很可能成為女博士。因為目前單身,逢年過節她總要接受來自親戚們的輪番轟炸。例如「現在還不嫁,很快就要成為剩女啦」的言論比比皆是,恨得阿朱在心裏默默咬牙。側面來講,造成阿朱被圍攻的窘境的一個重要因素,來源於阿朱的堂姐,在這裡暫且忽略輩分的關係,我們就叫她阿紫。

阿紫大我們五歲,在銀行工作。她來學校看望阿朱的時候,碰巧我也在旁邊,所以跟她見過幾次面,是個溫柔和氣的姐姐。阿朱告訴我,阿紫有個論及婚嫁的模範男友,兩人感情穩定,很快就準備訂婚。正因為堂姐的婚姻大事早早就定了下來,家長們才把阿朱作為重點關注對象,讓阿朱苦不堪言,恨不得租個男友回家過年,瞞天過海,讓自己落得一個清靜。

阿紫聽了這話哈哈笑出聲來,說:「不至於不至於,感情這種事急什麼?」阿朱說:「姐,你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阿紫說:「嘖嘖嘖,你才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呢。」

那時候我跟阿朱兩個人都沒能聽出這句話里的弦外之音,只是醉心於阿紫跟她男友兩個人浪漫的愛情故事。從大學一年級到工作以後,兩個人已經進行了十年的愛情長跑。這段長跑不僅跨越了雙方的學生時代,也包括了男友去國外留學深造的三年,以及歸國後在外地工作的兩年多時間。直到不久前,兩個人一起確定了在本地的工作,買房、結婚等一系列事情才正式提上日程。

十年啊,那可是十年。阿朱對我感嘆,忍不住背誦起納蘭性德的詞「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十年可以改變很多東西,一個人的成長可以獲得質的飛躍。這兩人的戀愛經受住了時間維度的考驗,聽起來就令人艷羨。我很期待阿紫講述一下自己的愛情故事,然而她似乎沒什麼興趣,倒是一直要我們講學校里的生活,反覆感嘆如果有機會,自己一定要重回校園。

還是阿朱了解我,知道我的好奇心,把阿紫的愛情長跑描述給我聽。男友跟阿紫是高中同學,高考之後的假期里,兩個人在同一家公司里打工,彼此相投,才確定了戀愛關係。讓人高興的是,兩人所報考的大學也正是同一所。因此從一入學開始,這一對甜蜜的情侶就收穫了無數羨慕的目光。

男友性格很開朗,從不掩飾對阿紫的感情。他們一起加入了戲劇社,入社第一天,新成員都要談一談自己的入社理由。阿紫先發言,說了自己對戲劇的熱愛。接下來男友發言,他乾脆地說:「我加入這個社團是因為我女朋友想加入。」這句話贏來一片驚呼,也一時間傳為佳話。那段時間他們形影不離,好像再沒什麼能把他們分開。

大三那年的暑假,男友把阿紫帶回家介紹給父母認識。隨後阿紫也把男友帶回了家。阿朱也在場,對當時的場景記憶猶新。她說眼看着堂姐甜蜜的表情,還在讀中學的她簡直羨慕得發狂,甚至產生了一種「上了大學我一定也能找到男朋友」的錯覺。她對阿紫男友的印象也很不錯,覺得他個子高高的,皮膚有些黑,可是笑起來很陽光帥氣,言談也很幽默。雙方的父母都很認可這段戀情,他們這一對就已經比世界上的大部分情侶幸運了。

那時候兩個人就開始計劃未來的婚禮,還偷偷去看過房子。阿朱私下裡對阿紫說,一定要讓自己做伴娘。阿紫笑着點頭。姐妹兩個都對婚禮充滿期待。可沒想到,大四上學期,男友的父親忽然要求男友出國鍍金。這一變數直接導致了兩人婚禮的延後。不過延後有什麼關係呢?畢竟有個成語叫作「好事多磨」。

沒想到一磨就是將近六年。因為男友要去法國,他先在國內的語言學校讀了一年預科,此後才揮別祖國,遠赴重洋。從那一年的預科開始,阿紫就與男友分隔兩地。她想要儘可能多地趕去外地陪伴男友,奈何銀行的工作性質,時常令她難以脫身。仰賴飛速發展的新媒體技術,兩人得以隨時隨地聊天、視頻,好像就在彼此身邊一樣。阿紫雖然在一些時候感到思念成疾,不過還是忍耐住了這種痛苦。畢竟分離是為了更好地重聚。憑藉這種信念,阿紫撐到了男友遠赴法國那一天。

他們在機場分別,同時還有男友的父母。畢竟有家長在場,阿紫的情緒有一半要咽回肚子里,雖然努力微笑作別,但還是忍不住流下眼淚。這悲傷中既有不舍,又有擔憂。空間上的距離其實很難跨越,阿紫很害怕兩個人的感情變淡,或是遭遇某種打擊。男友的內心恐怕也同樣忐忑。但不管怎麼樣,眼前的路總要走下去的,或許這就是人生。

男友在法國讀書的兩年時間裏,只回國探親了一次,而且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他課業很繁忙,再加上參加了諸多活動,生活十分豐富多彩。阿紫在銀行里,每天面對着重複性的工作,感到疲憊而無奈。她也曾想過,不如回到學校深造,可是工作剛有起色,做不到全盤放下說走就走,於是也就這麼挨下來了。她跟男友還是儘可能多地視頻聊天,向對方描述自己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就像陪伴着彼此一樣。

可這其中也有一些難以逾越的問題。比如男友結識的新朋友們阿紫一個也不認識,而阿紫在工作方面的問題男友根本一竅不通。有段時間裏兩個人時常談着談着就冷場,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去。阿紫為此很傷心,偷偷哭過幾次。她能夠感覺得到男友也一樣失望,也在儘力挽回。這種彼此相同的無力感最讓阿紫恐懼。

讓阿紫堅持下去的決定性力量是來自各方朋友的支持跟勸導。大家反覆對阿紫說,都在一起這麼多年了,總會遇到些問題的。兩個人要過一輩子,怎麼可能永遠都有說不完的話?碰到一丁點小事就動搖,這樣簡直有愧於「愛情」這兩個字。阿紫被說服了,感到堅守下去的信心又被找回來了一些。她調整了一下心態,主動給男友發了消息,語氣上注入了全新的熱情與活潑。男友也感受到了,不知道他是否也有類似的心路歷程,他也用同樣的熱情來回應。兩個人雖然還是感覺聊天之中有一些壁壘,但情感畢竟已經到位了。這或許就已經夠了。

兩年的時間過去,男友回國。本以為兩人終於可以相聚,不料男友卻獲得了一個去上海工作的寶貴機會。男友跟阿紫商量,這個公司一直是男友內心嚮往着的,他很想去。他向阿紫表示,自己先在上海工作一段時間,再尋找合適的調動機會。他也希望阿紫看一看,能不能來上海。這看起來是個不錯的提議,但這樣兩個人又有一段時間不能在一起了。阿紫心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