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1 陪伴可能只是最長情的解悶(2)

是看清楚自己對對方有沒有意思,如果有,不妨去大方接近。行就行,不行就算了。這樣也顯得坦蕩一些。我把這套理論說給小玉聽,小玉一面說著「受教」了,一面若有所思。

一個月後,小玉在公司里參與制作的一個項目獲得了很大成功,朋友們約好要給小玉慶祝。有個人提議策劃慶祝活動的時候應該把阿俊學長也叫進來,說不定在那樣熱烈的氛圍下,兩個人的感情能夠向前邁進一大步。由此,跟學長很熟的阿正就成為我們的聯絡員。阿正是個很直接的人,他去找學長聊這件事的時間不超過十分鐘,很快敗興而歸。我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學長比他還直接,非常直接地說:「你們要給小玉慶祝,這跟我沒關係吧?」

阿正笑嘻嘻地對學長說:「你跟小玉關係很好,我們都知道,大家一起玩很有意思,你也來參加吧。如果你來,小玉會非常高興的。」

學長說:「嗨,你們想太多了,就因為看到我總是跟小玉一起吃飯之類的,就想撮合我們兩個了?」

阿正尷尬地說:「沒,沒有,只是看你們關係很親近……」

學長拍了拍阿正的肩膀,說:「我們只是吃飯搭子、電影搭子,無聊的時候相互解悶的搭子,你們別多想了。」

然後學長就走了,風輕雲淡地走開,沒揮衣袖,但是帶走了大部分的雲彩。把跟戀情有關的粉紅色的雲彩統統帶走了。剩下的青天白日,晃得阿正有點暈。阿正說,他作為一個直男,自以為智商、情商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聽到學長的這番話還是非常震驚的。居然會有人把一種關係直接用「搭子」這個詞來形容,略去一切情感連帶,把自身徹底撇清。

聽了阿正的描述之後,我們都陷入一種惶恐之中。這種惶恐來自對「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這句暖心雞湯的徹底顛覆。而後我們又感到了歉意,感到大家自作主張,太過多事了,不知道會不會給小玉帶來困擾。不管怎麼說,那天的慶祝活動照常舉行。小玉跟大家一起玩得非常盡興。快散席前,阿正忍不住問小玉:「阿俊學長有沒有要給你慶祝啊?」小玉說:「噢,他給我發了消息,表示祝賀呢。」大家面面相覷,還是忍不住把去邀約阿俊學長跟我們一起慶祝的事情全盤托出了,不過只是說到學長拒絕,而後的東西沒再說了。說的時候大家都心驚膽戰,又很愧疚。小玉聽了之後並沒有生氣,反倒笑着說:「這也很正常啊,畢竟我跟他的關係並沒有好到那個程度啊!」

散席後,我跟小玉兩個人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小玉對我說:「阿俊學長調職了,要到另外一座城市去上班,不過職位有所上升,是好事。」她說這話的時候,神情非常自然,是發自心底地為學長高興。我問:「以後沒有學長陪你做很多事了,你會不會很悶?」小玉想了想,說:「肯定會有點不適應,不過我還有很多其他的朋友啊,或者我可以自己去做一些事。」

我嗯了一聲,接下來就沒再說什麼了。

小玉停下腳步看着我,她笑嘻嘻地說:「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有關我跟學長之間的情感問題對嗎?其實上次你跟我聊過之後,我也決定早點認清自己內心的想法,結果我捫心自問了一下,忽然發覺,原來我對於阿俊學長,並沒有任何特殊的情感。」

我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小玉很平靜地說:「我發現,他能夠陪我去做一些事情我很感激,但如果他所處的位置上換成另外的人,我一樣會非常高興。甚至如果是換成像你們這樣,跟我感情更親密的朋友,我會更加高興。大部分的時候,我跟學長一起去做什麼,更像是吃飯的時候拼單,甜筒第二個半價的時候互惠,沒有其他意圖。」

我暗暗驚訝於小玉跟學長兩個人對於彼此關係定位上的不謀而合。小玉又說:「我感到無聊的時候,學長陪我聊天,是因為那時候他也感到無聊,所以說白了,我們只是在相互解悶罷了。」

我忍不住說:「可是你一直講,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小玉笑了笑,說:「可是現在我才明白,有時候陪伴無非是一種解悶罷了,所以在想着這是不是真情的告白之前,先弄清楚究竟這是不是排他性的陪伴吧。」

後來阿俊學長調走了,他還是時不時跟小玉聊天,只是頻率大大降低。再後來他告訴小玉說自己遇到了個心儀的女生,從此跟小玉的聯絡就變得淡淡的了。小玉除了跟我們這群老朋友聚會,也在新公司里認識了許多新朋友。她對我說,漸漸發覺自己是太過於熱衷陪伴的人,喜歡身邊有人陪伴自己,也喜歡去陪伴別人。而我想,只要她能夠把握好分寸,這也算是一件暖心的美德了。

從小玉這件事後,我開始不相信陪伴一定等於告白這件事。我身邊也有其他朋友,他們有自己的吃飯搭檔、電影搭檔,且很多都是異性。類似的交往的確催生出了一些浪漫愛情故事,然而更多的是大家止步於這種「搭子」的關係,更加輕鬆自如地相處着。也許再多浪漫純潔的幻想都抵不過一句「生活寂寞,需要解悶」,只是每個人尋找解悶的方式大有不同。我想,只要能夠堅持自己的原則,注意界限,做到不傷害別人,不妨礙別人的幸福,也不玩弄別人的情感,那麼能夠互相陪伴一下,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了。

不是每個人都會依靠別人來給自己解悶。我很佩服一些人,他們能夠自己給予自己足夠多的樂趣,在情感交流方面非常慎重,既能獨善其身,也能關照他人。把感情和時間都放在自己真正想要珍重的人身上去,那樣的生活一定很美。只是等待那個有情有義,值得用一生相伴的人出現,大概都要經歷不短的時間。這種等待是不浪漫的,期間必然有孤獨、厭倦、絕望等一系列負面情緒,可是當那個人出現時,會發現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要無形之中成為別人解悶的工具。我後來這樣對幾個女生朋友說。如果不能相互解悶,那麼還是把關係淡出比較好,不然肯定會有一個認真的人受傷的。誰說的認真你就輸了,現在最珍貴的不就是認真的人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