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需要揭穿》[浪漫需要揭穿] - 01 陪伴可能只是最長情的解悶

小玉有段時間非常愛吃面,下了班老是去我們學校附近的一間麵館,點青菜油渣面,加個蛋。我不愛吃,坐她對面看着她。她整張臉淹沒在一團白色的熱氣里,專註地吸溜吸溜。我申請:「我能不能去隔壁點個炒飯吃吃?」小玉說:「不成,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你懂不懂?」

我跟小玉有好幾年的交情,我們兩個又都是女孩子,完全不用牽扯到這句話。她故意這麼說,是為了強調所有感情都應當以「相伴」為重。管他友情愛情親情,不在身邊那就什麼都不行。她讀大學時曾經交到個異地相戀的男朋友,二人十分般配,站在一起是一對璧人,可沒多久就分開了。小玉提出的原因就是不能接受精神上一直處於長時間的想念,實際上卻不能相伴身邊。

很快有人接替我來陪伴小玉吃青菜油渣面。那是小玉曾經的同門師兄,又是老鄉,名字叫阿俊。他們在大學期間就很談得來,於是一直聯繫未斷。如果耐心地梳理一下小玉與阿俊學長所使用的聯絡工具,說不定可以寫出一篇探討中國通信網絡發展的小論文。從短訊、飛信、QQ,再到微信,兩個人各種即時通信方式都試驗了一遭,長時間地聊天,樂此不疲。阿俊學長說最近有部電影新上映,反響很不錯的。小玉就說,那不如一起去看看啊。小玉說聽說附近新開了家咖啡館,環境很好。阿俊學長就說,那就一起去坐坐啊。所以現在小玉說,我覺得一家麵館的青菜油渣面特別好吃。阿俊學長就說那一起去吃啊,我剛好最喜歡吃西紅柿雞蛋面了。

我以為阿俊學長跟小玉已經走到了一起,只是兩人渾然不覺。也許年輕的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幻想過分美麗的愛情。這裏面包括:浪漫地不期而遇,浪漫地彼此相知,浪漫地相互告白,而後愛得死去活來,相互挾持着,決絕地選擇分手,或是走進婚姻殿堂。而最平凡簡單的感情反倒容易被忽略。人總是對幻想出來的東西抱有超乎想像的執念,對已經擁有的東西毫不在意。這是人之常情。就好像小玉可以時時把「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掛在嘴邊,可是看起來卻從未思考過究竟是誰總願意那樣默默陪在她的身邊。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一天傍晚,我回學校的路上經過那家麵館,忍不住探頭進去看,果然看見小玉跟阿俊學長兩個人正在門口的木桌旁相對而坐。一片霧氣里小玉專註地吸溜吸溜,學長像是在給她講述什麼有意思的事情,雙手比比畫畫,樣子很誇張。小玉心滿意足地咽下嘴裏的麵條,抬頭看他一眼,撲哧一下子笑了。看到這場景的我也忍不住想笑。看起來他們是非常幸福的一對,恐怕只是兩個人還沒有把話說開罷了。

不久之後的朋友聚會上,大家不約而同地把話題聚焦在戀愛方面。小玉一直在旁邊笑嘻嘻地聽着,什麼也不多說。過了一會兒她就起身要走,說自己要去看美術展,下次再聚。

一個朋友忍不住問:「是上次你約我陪你去看的那個美術展嗎?你約到別人了?」

小玉撇撇嘴,說:「還不是你不肯陪我,問了一圈,你們個個都沒興趣,只好讓阿俊學長陪我去了。」

另一個朋友也開口,說:「前天晚上想約你一起看電影,你說在陪人打遊戲,也是那個阿俊學長?」

小玉說:「對啊,他陪陪我,我陪陪他,相當於禮尚往來嘛。」

朋友們都發出了一陣鬨笑聲,大家說:「還禮尚往來什麼呀,做什麼都互相陪,你們兩個都要離不開對方了。」

這會兒小玉的臉有點紅了,她紅着臉笑着說:「你們不要胡說,我們更像是搭檔,畢竟有些事一個人做起來怪怪的。」

我們看她有些不好意思,也就不再說了。門口出現了阿俊學長的身影,他探身進來禮貌地對我們點了點頭。小玉就起身跟我們道別了。我們看着她走向學長,兩個人一同向前走去,姿態很親密。還有個姑娘衝動地說:「要是能遇見這麼一個什麼都願意陪着我去的人,我早就嫁了!」大家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天,小玉很嚴肅地跑來問我,是不是朋友們都以為她跟阿俊學長已經成了一對?我坦然地回答說:「大家只是認為你們很適合成為一對,畢竟你們總是在一起成對出現,當然這種想法出自好意。」小玉聽了之後沉默了。我就藉機問她:「對阿俊學長感覺怎麼樣?如果兩個人對彼此都有好感,為什麼不試一試在一起?」

小玉流露出困惑的神情,她說,其實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學長究竟為什麼願意陪着她做那麼多事。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畫展,一起爬山,一起跑步,有時候還陪她一起逛街。即便在兩個人不在一起的時候,也是互發消息,早安晚安,從不間斷。從某種形式上說,他們的確是一直處於相互陪伴的狀態下。也因為這種狀態,小玉感到非常安心。特別是每當小玉感到無聊的時候,只要發消息告訴學長自己無聊了,學長就會打來電話,對小玉說,你不是無聊嗎?那麼我來陪你聊天吧。

對我來說,這已經算是足夠浪漫的陪伴,套用小玉的理論,也就是浪漫而又長情的告白了。只是為什麼兩個人都對愛情的話題避而不談,這有些讓人費解。或許是他們擔心分手後連朋友也沒得做,或許是他們以為自己在表演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總之我不得不對小玉循循善誘:「你想想看,他為什麼偏偏想要陪你吃飯看電影呢?他為什麼偏偏願意陪你聊天給你解悶呢?他一個大男人,為什麼偏偏願意陪你逛街呢?」

小玉不好意思地告訴我,其實她也懷疑過,阿俊學長應該是對自己有好感的,不然也不會每次自己叫他,他都剛好有空。只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學長沒有女朋友,自己也沒有男朋友,感情處於一個離奇的僵局裡。學長不開口,小玉就只能一直猜測下去,一邊猜測一邊等待,這種感覺也是很焦灼的。

大概是因為自己曾經也有過類似的體驗,我對於這種感覺非常理解,同時也非常厭煩。所以我改變了自己的想法。我以為一直揣測對方對自己有沒有意思這件事本身是很沒有意思的。最重要的應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