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治癒傳說》[快穿之治癒傳說] - 第9章 山鬼的森林8

餘思一邊飛躍趕路,一邊端詳着手中一片從大樹處得來的樹葉,思考着怎麼飛行,老是這樣跳躍,對不起山鬼這存在。

一邊想着,一邊嘗試將靈力輸進樹葉中,並在腦海里描繪一葉飛舟的模樣。綠色的光點組成的細線從指尖到葉根,順着葉脈蔓延,不一會兒就布滿整片葉子。

葉子開始膨脹變大,中間凸起,凸出一個小船的遮雨遮陽的篷子,葉身也變大變長,兩邊細窄便是船頭船尾,中間膨脹,即是船艙。船頭部分的葉衣變成一片翠綠的帘子,掛在篷子上,隔開船頭與船艙。

餘思沒想到自己真的成功了,能夠如此具現化自己的想像。看着這艘懸浮在眼前的飛舟,餘思興奮地跳上去。

餘思迫不及待撥開翠綠的帘子,走入船艙內,船艙還是蠻寬的,就像一張兩米的大床。餘思坐下,伸手拉開可以自由拉伸的船板,上面如餘思所想,有個小凹槽,就像是衣櫃門的設計,可以拉開。

拉開後,就看見中空的內艙,可以儲物,中間是葉脈化成的船內骨,剛好可以坐下,像是內置的椅子,把自由拉伸的板子拉過來,就是桌子。餘思都為自己的構想鼓掌,簡直太棒了。

十分激動的四處逛逛,雖然這一葉飛舟本身也不大。就這樣,餘思也在雨中四處探索了許久。

最後,系統忍不住了,出聲制止了餘思傻氣的行為。餘思才反應過來,噢,造這玩意為了省力地飛行,才意猶未盡地向飛舟注入靈力,驅使飛舟前行。

餘思走到船頭,對照導航地圖,調整好船頭方向。一注入靈力,船底像是被驟起的風包圍,瞬間就彈射出去。

餘思被瞬間的顛簸顛倒在船板上,本能發出一聲驚呼。急速的風夾裹着淅淅瀝瀝的雨滴如細針般扎在船身上,然後碰撞撒開。

不少雨滴還直接砸在餘思身上。幸好餘思在自己周身用靈力裹了一層防護,不過,很多雨水已經順着被風吹開的帘子衝進了船艙。

等餘思從初始的顛簸中回過神來,回頭就看見,連着篷子的綠簾已經在風力與雨勢的撕扯撞擊下,幾乎被撕破。

接連處已經開了一道口子,還剩幾公分的餘地還連着篷子。而篷子在氣流與風力的撕扯之下,也是左右搖擺,似乎下一秒就會被風挑起,與船身分離。

看見這般慘狀,餘思才反應過來,沒有給船身加靈力罩,手忙腳亂趕緊施法給這飽受摧殘的一葉飛舟罩上靈力罩。

驚魂未定的餘思忍不住癱坐在船板上,看見飛舟穩穩的朝着設定的方向急速前行,方才深吸一口氣,將心中一股濁氣吐出來。

才有時間餘韻可以歇歇,回頭想看看船身是如何慘狀。饒是早有準備,也被面前的景象一驚。

篷子已經歪到一邊,帘子已經斷了大半,凄凄慘慘的掛在蓬頂上,像是一攤沾滿水掉地上的一大塊抹布一樣,上面還有些細細碎碎的小沙石。船身也有幾處破洞,像是被氣流和雨水撕扯撞擊所致。篷子內的船艙更是不必說。全是水,也是許多細細碎碎的小沙石。

看見這般慘狀,餘思還是忍不住想擺爛,雙手撐在屁股後面的船板上。抬頭看着微微陰沉的天空,不斷滴落的雨滴,餘思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此時,她連和系統說話的心情也沒有,而系統似乎也很識趣,硬是沒有冒出來彰顯自己的存在感,或者是安慰凄慘的餘思。

不過餘思也沒有什麼餘力去思考系統的宕機般的沉默,認命的起身,收拾殘局。先是跪在地上,用手將雨水以及砂石撥下去,然後再把破開的口子弄平整,把岔出來的船骨枝折斷扔掉。

「宿主,經過系統分析,宿主完全可以使用山鬼的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