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治癒傳說》[快穿之治癒傳說] - 第7章 山鬼的森林6

二人還不忘倒筒子般將春花的事情說與清玄聽。一人說完之後,沒等清玄說話,另一個就接著說了起來

「真是這樣子的,道長,春花那娃娃的爹娘二柱和春花娘前陣子去山上干農活,給那兩畝剛刨出來規整好的薄田下種子。哪知這老天爺臉色說變就變,那雨滴了兩滴後,沒一會兒突然就下了起來,比俺家婆娘潑到門外的洗菜水還要大,打在人的身上直疼嘞。

那二柱和春花娘怕是想趕回來收拾曬在曬場上的苞米,但雨勢太大,怕是看不清路。加上山路不好走,也不知道是誰先腳打滑了一下,又引得另一個也打滑了。反正兩人就摔了下來,怕是砸到了腦袋。

反正等俺們打算上山去找的時候,就在山腳看見這兩夫妻,手腳扭曲的躺在地上,地上的血啊,彎彎曲曲的摻着雨水流成一道一道的,老滲人了。

後面有人上山,就看見在他家地里不遠處的路上有四道長長的腳印,俺們村正看了之後,說是看起來像是因為突然下雨,在這兩人急急忙忙趕回來的路上,有一人腳打滑順便拉的另一個掉下去的。唉,也是怪可憐的。」

「這可真的是世事無常,兩人遭遇可真是冤枉。願元始天尊無量法力護二人來世終得周全。」清玄聽完春花爹娘的遭遇後很是唏噓。

「道長心善,您有所不知,那二柱本就是李多牛家的二兒。他自小就不如老大大柱穩重,老幺兒們聰慧機靈。在家中就是難入那李多牛兩口子眼的,成年沒多久,娶鄰村春花娘後啊,第二年生了春花。

那李多牛家兩口子就嫌棄兩夫妻沒用,那年就分家了。可憐春花娘月子都沒出,就抱着春花跟着二柱去了李多牛家旁邊的牛棚住去了。也幸好那時候是末春,天氣不算冷,不然啊,也不知道這一家子咋過呢。

後面也是二柱人勤快,沒日沒夜侍弄分到的兩畝薄田,加上去賃來的田地。不到一年,就攢夠了一點錢,向村裡的富戶李有地買了幾棵樹。自個兒上山砍樹拖回來,將那個透風的牛棚給圍了起來,搞的也還像有模有樣的。

就是可惜,好景不長,哪裡就來了這個禍事呢。那山上兩畝薄田在兩口子死後,也被李多牛拿去了。可憐的春花孤苦無依的,爺奶幾乎不管,有空就施捨兩口飯吃,沒心情就不管她。平日也就村裡各家給一口飯吃,也不至於餓死。

就是不知道最近咋突然就不見了,真的可憐。」這兩人的嘴,一動起來就沒能停下,一下子就把春花的事全說與清玄老道士聽去了。

「這春花娃娃也是不容易,最近貧道正好在這附近有事,要停留一陣子,貧道也順便找找看這娃娃的所在之處,期望娃娃無事才好。」清玄老道士聽着兩人的話,頷首思考了一下,說表示要去找找這春花娃娃的所在。

「道長果然是心善,多謝道長相助,春花有救了,謝謝道長!」兩人一聽清玄道長願意相助,不勝感激涕零,連連抱拳放在肚臍眼上,鞠躬。

清玄老道士連忙扶起兩人,表示不用客氣。其中一人突然想起來,「道長,還不知道您是出自哪家道觀,您如此心善,俺們年節的時候必定去您的道觀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