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治癒傳說》[快穿之治癒傳說] - 第2章 山鬼的森林1

《楚辭·九歌》中提到在山中有這樣一位女子: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意思為住在若木神樹下的山妖,生長於山林深處的仙境。披掛着大葉薜荔的坎肩,纏着柔韌女蘿藤的腰帶。描寫的正是民間傳說的山神:山鬼。

餘思恢復意識就發現自己躺在一條懸空纏繞在樹杈間的一條藤蔓上。她坐起身,望了望四周,看了看自己。這是一個廖無人煙的密林深處,自己現在身穿類似亞麻材質的上衣下褲,衣邊袖口類似淡粉色花朵形狀,藤蔓編織的翠綠色鞋子,將自己的小腿部分也纏繞包裹着。

餘思看着腳上穿着的與羅馬涼鞋有幾分神似的鞋子上的幾朵裝飾的小白花,不禁晃了晃腳尖,長到了臀部的長髮,隨着餘思的搖擺,在發尾也盪起了波紋。餘思閉着眼用力呼吸一下山間空氣,小雀小燕飛過偶爾會在餘思肩上停留,留下幾聲鳥鳴後再次展翼飛離。

餘思在閉眼的一會兒,腦子裡冒出那道聲音:「怎麼樣,怎麼樣,見過這樣的世界嗎,你原本生活的鋼筋鐵皮的世界可沒有這樣真正的森林的氛圍。」那道聲音甚是得意,為自己能做到這樣的事情十分驕傲。

餘思睜開眼,看着這綿延無盡山巒,像是龍脊一般綿長堅實穩固,翠綠的生機像是能化成實質一般濃郁,透徹心脾,或是說靈氣,滋養山間。餘思揚起嘴角,不禁低聲應了一句「嗯。」

說完,一躍而下,輕輕飄到了草地上,微微懸空,人言山鬼乃山神,或是山中精怪,從嬌媚純真的少女形象到後來單腳而以夢為食的鬼怪,各種傳聞軼事不提。但餘思現在知道,山鬼非神,非精怪,是山間一抹最精純的靈氣幻化的形象。她千奇百怪,可千姿百態,形象外在隨心所欲。

她目前的模樣也是剛來到這裡潛意識化成的人類的形象。而山鬼與山間萬物生靈都是一樣的,屬於山林的一部分。餘思很是新奇,對於現在的狀態,她一躍而起,就能跳出山間,看見綿延無盡的群山樹林;俯衝而下,躍動在山間樹杈間;時而與群鳥並行,時而與小鹿並排。

從瀑布躍下,沉到潭底,魚兒在身旁吐泡。餘思很是開心,笑聲回蕩在山間,而那道聲音一直沒出聲,就這樣隨餘思去了。

餘思一直在山間閑逛,四處逗留,她以水為鏡,發現現在的長相和曾經並無差別,只是一頭輕柔的長髮是之前她不曾擁有的。她找了藤蔓討要了一截枝,編了發,用鳥雀銜來的花朵插在發間,改良一下服裝,對着水鏡照了照,很是滿意,真好看。

餘思晃蕩到初到時的大樹的樹冠上,躺在上面,樹冠在風中微微搖曳,像是搖籃要逗餘思入睡。餘思望着天空,開始想這是怎麼的世界。那道聲音冒了出來:「你終於晃蕩夠了呀,想不想知道這個世界的情報呀?」

餘思成為山鬼之後,只隱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山林間萬物有一絲絲聯繫,但出現在這裡,那聲音的用意是什麼,她卻是不明白的。大概是明白了餘思的沉默,那道聲音開始巴巴拉拉描述這個世界的情報了。

這是一個很俗套的故事,山鬼作為山間最精純的一抹靈氣的化身,是山林的守護者,成形以來終日與棲息在山林的鳥獸玩耍,偶爾聽聽南遷的群鳥關於外界的見聞,漸漸產生了思凡之心。

於是,她在群山跳躍,慢慢接近了人類村落生活的山林。作為守護者的山鬼離開了守護之地,那有些不軌之人則是慢慢想要靠近。

山鬼來到人類的村落附近,每天就在樹林上觀察人類的生活,然後忍不住渴望好奇,化身為一個六歲小女童和村裡的孩子玩起來,因為長相可愛嬌俏,靈氣逼人,很是和村裡的孩子玩的來。但危機卻在暗暗地醞釀中。

夏伯謙,一個落魄秀才,原本是一個富有的鄉紳之子,讀書有點運道,自小讀書,考了七次,到底還是中了個秀才,鄉紳硬是做了七天流水席慶祝。天有不測風雲,鄉紳不久在外地行商時被強盜劫掠,慘遭不測,再也沒能回來。

而夏伯謙只會讀書,不理俗物,母親也終日沉迷打牌,妻子懷着身孕操勞事務,最終難產而亡,一屍兩命。偏生夏伯謙終日不是逛詩會,就是喜歡附庸風雅買些書畫,母親也不守財,不多久家產就被母子兩人敗乾淨了。

夏母無奈地回娘家求助,終究還是死皮賴臉在娘家待着,而夏伯謙則是在家中早前給他置辦的鄉下的避暑竹籬小院住下來,沒錢瀟洒只能繼續清修讀書。

順風順水的生活遭遇巨大變故,看清人情冷暖後的夏伯謙變得陰沉了些許。但耐不住早前養的很好,身長八尺,長得也算周正,讀書人的氣質讓其即使性格有些陰沉但也不會引起大家忌憚反感。但其在家境敗落後,有些不為人知,深埋心底的癖好就慢慢壯大了。

以前夏伯謙就很是喜歡小孩童,喜歡肢體接觸,孩子嬌嫩細膩的肌膚在他看來自是觸感最好的。但那時有別的外物吸引到也沒顯得有什麼異常。人道是夏秀才為人溫和有禮,對小孩也充滿耐心。但家裡落魄後,終日在茅屋讀書實則慢慢變態的夏伯謙開始留意村裡的小孩了。他會清晨傍晚時分在村中散步,最常去孩子們玩耍附近觀察。

這天看見居然有一個十分漂亮的孩子出現在孩童之中,他眼中的惡意更甚,四處打聽了也沒有新搬來的人,這孩子估計是附近村裡或者山上獵戶的孩子,這樣就更不用擔心了。

那天,他看孩子們被叫回家吃飯,山鬼和大家分開後,跟在了後面。即使是遠遠的尾隨,沒多久就被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山鬼發現了,山鬼有些好奇,此人為什麼會跟隨自己,一個閃身,消失。遠遠在後面的夏伯謙一個眨眼就跟丟了人,有些不敢置信,快步向前,找了幾圈也沒看見那漂亮的小女童。

「你是在找我嗎?」在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嬌嬌的聲音,夏伯謙猛的轉過身就看見不遠處俏麗的女童拿着一個村裡孩子給她做的簡陋的花環,睜着純真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他一時間不禁有些失神,像是被莫名的情緒佔滿的心神。

而山鬼看見他沒有回答,被他手裡拿着的一把摺扇吸引了心神。又問道:「你手裡拿着的是什麼?」夏伯謙聞言回過神來,不禁笑道:「不過是把摺扇。」「摺扇又是什麼?」山鬼追問道。夏伯謙當是山野孩子不懂,就認真的解釋摺扇的用處,說到興起時還洋洋洒洒說了摺扇的演化史,從產生的最初到如今的模樣,夏伯謙不事生產,但卻對很多雜書感興趣,懂得的東西自是廣泛的皮毛。

但即便是這樣,山鬼也聽入了神,不禁湊近了夏伯謙,一個講的入神,一個聽得入神。不久天就黑了,而夏伯謙在腹中飢餓難耐之時講完所有自己懂得的東西,才醒過神來,已然天黑。

他問山鬼:「小孩,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家?什麼是家,我沒有家呀。」山鬼回道。夏伯謙一聽很是驚喜,以為是窮人家遺棄或是父母雙亡的孤兒,這樣更好,他便把山鬼帶回了家。把心中的一絲不安的感覺深深的壓下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