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治癒傳說》[快穿之治癒傳說] - 第1章 系統

餘思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曾經有過幻想,小飛俠會從窗戶飛進來,帶她去夢幻島。所以好幾年她晚上睡覺都打開着窗戶,即使下雨被雨點淋進房間也不怕,事後在媽媽沒發現之前用拖把吸干,就這樣父母硬是沒發現她這樣的怪癖。

餘思長大點還幻想過自己是失落在外的歐洲公國十幾代後代,之後會有人來接她回去做她的公主。也曾幻想自己某一天會穿越過去,成為一個名門望族的世家女子,終日錦衣玉食,不愁吃穿。或是世界末日,自己擁有超級異能,在亂世中佔據一席之地。

出來工作後,她幻想自己中**,得大錢,要給爸媽買些什麼,建個大房子,泳池花園菜圃一應俱全,天天喝茶看風景。她看過太多童話,奇幻歷險,可以說她童年少年青年時光都有奇幻電影,奇幻小說的陪伴。

她做過很多幻想,也曾經沉迷遊戲世界,因為想要在裏面尋找寄託,沒想到回歸現實的時間顯得更加空虛。

餘思覺得自己病了是在模糊現實和想像中世界很久之後,為了生活做着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停留現實的時間越久,對想像世界的渴望愈加增加。周圍的人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異常。

她的男朋友是沉迷遊戲,不放過一分一秒休息時間的玩遊戲的人,合租生活為他提供了不少便利,至少不用操心伙食與清潔家務。有一隻貓咪,是男朋友非常強烈想要買的,但買回來之後餵食鏟屎基本是餘思來,他只管擼貓,鏟屎清潔的事情是踢一下動一下去做。

慢慢的,餘思的生活就被這些瑣事填滿,漸漸失去感覺。餘思在這樣一個無滋無味的世界待膩了,沒有可留戀的人,事,什麼都提不起興緻。她

被日復一日的平淡所腐蝕,漸漸地失去了生氣。在一個天氣晴朗,陽光燦爛的日子,餘思請了假,目送男朋友上班,給貓咪梳了毛,碗里添上貓糧,打掃了房子。

在心愛貓咪的目送下踏出家門的一隻腳,收回來,緊緊抱住一直乖巧陪伴她的貓咪吉吉。吉吉除了愛吵着吃零食,其餘時間都很乖巧,每次回家都守在門口歡迎她回來,每次離開都在門口目送她離去。是吉吉陪着她度過一個又一個黑暗無聲的夜晚,也一次次把她從自我的絕望中叫醒。

但這次,餘思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沒有迷茫,溫柔地親了親吉吉的額頭。吉吉似有所感抬起腦袋望向餘思,它圓溜溜的雙眼,像天空一般澄澈。而轉身離開的餘思拿着身份證,和一封遺書離開了家門,不再回頭。

她來到一座破舊大樓的頂樓,看着周圍無行人,坐在欄杆上,看看天邊的飛鳥,湛藍的天空如藍寶石般透徹清亮,有點像吉吉的雙眼。

她用手機播放一首班得瑞的《清晨》,在輕柔的樂曲聲中呆坐了幾分鐘,什麼也沒想,在音樂的末尾,雙手一撐,身體從欄杆滑了下去。墜落的一瞬間,餘思感嘆幸好今天是工作日,這裡沒人經過……

墜落一瞬間完成,餘思似乎聽到一聲巨大的墜落聲,伴隨着荒地被衝擊四散的粉塵。但是一瞬間的疼痛讓餘思清晰的感受到五臟六腑被碾碎,血液從血管中爆裂迸射出皮膚,腦殼被撞碎,腦漿流出腦袋的感覺。啊,那些人說跳樓感受不到痛苦的人都是在說謊……

一陣恍惚中,她似乎來到一個很玄妙的空間,感覺自己輕飄飄的,隨便一晃就可以飄得很遠。似乎她已經變成了阿飄,這裡難道要通往閻王殿,審判自己一生然後排隊投胎嗎。

餘思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但也沒有什麼迷茫的。她都已經死去了,還擔心啥,朝九晚十,九九六的工蟻生活已經結束了。

其實她以為死後就啥也沒有了,為什麼自己還在這個不知道什麼的空間。這裡看起來啥也沒有,沒有光,沒有物質,沒有暗,就像一切都未存在的,一片混沌。

在這混沌中,還能有意識的餘思什麼也不想干,就這樣放空了不知道多久,一道稚嫩嬌柔的聲音傳來:「你,為什麼想死?」

那道聲音對餘思做的選擇很疑惑,看情況,這裡並非地獄,似乎是那道聲音把餘思弄到這裡。

餘思聞言環顧四周,想找出聲音的來源,但忘記了她處於一個混沌的空間,自己沒有感覺,沒有方向,沒有視覺,什麼也沒有。「環顧」這個詞所含的定義在餘思的動作上沒有切實的着落。

那道聲音也知道餘思的處境,對她說道:「不用找,你不會知道我在哪,你為什麼想死?」那道聲音再次重複這個問題。「因為想所以想死。」餘思感覺自己有點情緒,因為現在這個狀況,但是又說不清,索性回答道。

「你沒有想要的東西嗎?」嬌嬌的聲音很疑惑餘思的回答。

「有吧。」餘思思索說到

「那為什麼不去追求你想要的東西呢?」嬌嬌的聲音聽起來更疑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