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手拿萬人迷劇本》[快穿之女配手拿萬人迷劇本] - 第10章 考前複習

日子在有條不紊地過着,而且充實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

阮蘇白按照自己的計劃,每天複習刷題,下午去跑步。

賀子浩看到阮蘇白認真刻苦的樣子,那是一點也不敢打擾。

但卻是打心裏佩服阮蘇白,總能把每件事都安排好,並能去認真的完成。

自己如果能夠有他阮姐一半的執行力,賀媽媽都要樂開花了。

「明天就考試了,不看看書嗎?」

阮蘇白的話打斷了賀子浩的暢想,只見阮蘇白拿過他的數學課本。

用筆點了幾個公式,拿標籤卡貼上,然後又遞過來自己的筆記本。

「原式加變形,背下來,寫上還有辛苦分。」

賀子浩抱着數學課本美滋滋,果然被他阮姐罩着的感覺就是好啊。

不就是幾個公式嗎,阮姐還是小看他了,證明自己實力的時間到了。

「原式?簡單,這不有手就行嗎?」

「誒?這是什麼怎麼就到這一步了?」

他這也沒彎下身來撿筆啊,怎麼就跟不上了呢?

一定是哪裡不對,再從頭推一遍,還是不對?

賀子浩愁的有些抓耳撓腮。

阮蘇白早就料到了一般,拿過草稿本。

「這個步驟是我結合奧賽真題推出來的。」

阮蘇白寫上原公式,示意賀子浩看解題思路。

「雖然對我們有些超前,但是如果你能理解透了,函數這一塊的大題,就差不多拿下了。」

拿着阮蘇白寫的滿滿一頁步驟的草稿紙,賀子浩好好研究了一遍,還是有些似懂非懂,不過他好像也能理解一些了。

課間去上廁所的時候還不忘揣兜里,回來的路上還在想。

突然靈光一閃,他好像明白了。

不顧手上還有洗手時殘留的水漬,胡亂在衣服上抹了兩把,去掏那張草稿紙。

沒掏着。

賀子浩把口袋內膽拉出來,沒找到,另一個口袋也沒有。

壞了。

賀子浩欲哭無淚,那可是他阮姐的親筆啊,他給弄丟了。

全身上下的口袋翻了個遍也沒找到,賀子浩一邊繼續摸口袋,一邊原路返回,看看有沒有在地上。

還沒走兩步,賀子浩就停住了腳步,那不是陳澤宇嗎,手裡拿的那張紙怎麼那麼熟悉。

那不就是他要找到那張草稿紙嗎?

腦子還沒給出指令,身體就已經先一步做出反應,一把搶過了那張紙。

「你拿我的東西幹什麼?」

賀子浩像護寶貝一樣地筆紙放在胸口。

「掉了老半天了,喊你撿你跟沒聽見一樣。」

陳澤宇看了一眼那張不大的草稿紙,望着賀子浩淡定的回答。

「這不是你寫的吧。」

「是我寫的怎麼了。」賀子浩慫且倔強。

「這字看着不像是你能寫出來的。」

陳澤宇無情戳破賀子浩謊話。

「那是,我同桌的字能不好看嗎。」賀子浩毫不吝嗇地誇獎。

「你同桌?」

陳澤宇思考了幾秒

「阮蘇白?」

印象里是個很安靜的女生,成績好像一直在班級中游徘徊。

平常也不怎麼參與集體活動,存在感不強。

不過看剛剛那張草稿紙上的思路和回答倒不像成績只是中游的樣子。

思路清晰,邏輯縝密。

陳澤宇剛剛看到那張紙,從賀子浩身上掉下來,想撿起來後還給他。

但是無意中看到了熟悉的解題思路,是他剛開學時參加奧賽時寫的的題目答案。

陳澤宇之所以記得這麼牢是因為,這題當時就他另闢蹊徑解出了一半。

邱老師當時看到他的答案都說,是一種不錯的新思路。

而那張紙上不僅有他的答案,還順着他的思路寫了出來。

所以陳澤宇看得入了迷,也忘記要還給賀子浩的事了。

他當時解着解着就入了誤區,沒能跳出來,最後也沒有答出來,只得放棄。

看了阮蘇白的答案,陳澤宇也豁然開朗了,倒是讓他受益匪淺了。

賀子浩見陳澤宇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站着不動,一副在思考的樣子。

是挺不可思議的,想當初他不也是這樣不敢相信,不過現在都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