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神永存》[快穿之男神永存] - 第6章 古早言情文男配番外

在顧笙歌選擇回歸把身體還給原主。讓他在不受劇情和女主的影響下,好好的過完他這來之不易的一生。

這一生他不再受女主光環影響,明明看出她們是兩個人但是還是受光環影響不由自主的靠近她幫助她維護她。

也不會因為女主那些男人吃醋就各種陷害,害的他丟了官,連一個正經營生都幹不了。只能替人寫信和抄書為生。

這種本來應該是一個讀了點書的就可以乾的,多讀幾年的就去開私塾了。但是他開不了。

在他開了私塾日子剛剛好過一點時,那些人就來了。那些人砸了家中一切能砸的東西,還把他打成重傷。

原主母親為了給他看好身體,節衣縮食攢錢給他看病,最終熬壞了身子,在他身體好了幾個月之後就去了。

母親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大,他卻連一個安詳的晚年都不能給母親,只能讓母親一直過貧困的生活。

這種日子以前和母親也不是沒有過過,但是那時母子兩個有個念想,知道自己(兒子)只要好好讀書未來的日子就一定不會差。

但是這一切都變了,自己沒有了未來也沒有了母親,那些人把他好好的人生折騰的一塌糊塗。

卻在女主假惺惺的提前他時他們似乎很遺憾的告訴她,我們也沒有想到他是一個那樣的人,為了一點點錢就把自己的良心丟了。

果然啊,一個沒有見識的窮酸書生就是考上當了官也就那樣了,要不是你我們都不屑於認識他。

短短的幾句話就註定了他後半生所有的不幸,把原生整整十幾年的寒窗苦讀都化為了烏有。

但是,現在這些都不一樣了。

原主不會再受女主光環影響,也不會被無辜捲入那幾人吃醋的風波而慘遭陷害。

他今後的人生雖不一定一帆風順,但雖偶有坎坷但總歸還是一直在向上的。

他是顧笙歌,那個11歲那年在寺廟後山對去寺廟禮佛的原女主一見鍾情的人,也是那個因為女主男人們的吃醋行為而飽受迫害的人。

今生有了那個人的介入,自己不再受他們的傷害,有了那個人留下的東西今生自己一定能夠為那些百姓做一些事情。

雖然那個人人平等,人人可的佳肴,人人有衣穿,人人都可受教育,人人都有房住的時代是自己永遠也到達不了的彼岸。

但是看見了這許多不為人所觀的風景之後,相信自己一定能為這個時代做些什麼的。

雖然不能達到人人有佳肴可吃的地步,但最少自己已經在那個人留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