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這是綁定了個戰地記者?》[快穿:我這是綁定了個戰地記者?] - 第2章 魔界|榮登小報天下聞

「各位且聽,原來那個愚不可及的蠢魔啊,他竟是將717國道上穿梭的能源運輸列車,認成了一隻路過的蚓魔!」

「他還當是他的小情人兒呢,上去就是一頓勾肩搭背,結果一下子就給那車摳破了。陛下的交通警衛可不是吃素的,這不——直接就給他當場拷走了。」

「後來你們猜怎麼著?嘿!那載貨的車廂里蹦出個黑不溜秋的惡魔來,看體型還是個姑娘,身上那氣息可不簡單吶……」

遙十七低着頭,及肩短髮為白皙的臉龐蒙上陰影。

她一邊聽酒館裏的說書先生講故事,一邊略帶無語地看桌上的報紙。

那份報紙沒有翻開,頭條佔了一整幅版面,標題赫然是一行大字——

《爆!惡魔性侵列車未遂,神秘女子破廂而出!》。

「路西法298年6月15日,一隻蚓魔醉酒後意圖性侵717國道上的能源列車,在對車廂造成破壞後,破損車廂內走出一名神秘女子,周身漆黑,氣息驚人,已不知去向。肇事蚓魔現已被交通警衛逮捕,大家在生活中注意保護好自身車輛,以免被不法分子侵犯權益。欲知詳細過程,請繼續往後翻閱。」

簡單的文字介紹下附着兩張圖片,一張是那隻所謂的蚓魔和列車的錯位照,想像力豐富一點,還真能看出些曖昧不清來。

另一張,則是遙十七那天從車廂爬出來後,被一堆惡魔圍着拍到的其中一份。

要不是經歷過這個場景,遙十七甚至有些認不出來那是自己。

即使不是背光,照片上的主角也從頭到腳一片漆黑。只是身形單薄玲瓏,能看出來是個女孩。

那天,遙十七被莫名其妙地一通拍照之後,見證了一條足有三人高的巨型的蚯蚓,被兩個着制服的惡魔制服。扭曲的環節被迫緊縮,最終變化為人形,被制服惡魔帶上鐐銬帶走了。

那兩個警衛其間甚至朝這邊看了眼,卻沒有理會突然從車廂里出來的她。

遙十七猜測可能是押送大蚯蚓的任務比較重要,她這個小嘍啰無足輕重,於是便被放過了。

不熟悉道路,系統也沒有給出提示,她特意選擇了與警衛相反的方向去走。

天色已近晚,不知是不是太陽被厚厚的雲層蓋住了,天空只透露出沒有溫度的暗光。

腳下是介於泥土與沙子之間的土質,於是四周只剩下一片灰黃,能見度很低。

遙十七着實是沒想到穿越到魔界還能有野外生存的體驗,夜色逐漸濃重,周遭陌生的黑暗讓遙十七有些害怕,不禁在心裏戳戳一路上都沒有動靜的系統:「886,我今晚睡哪呀?」

「檢測到正前方直線距離500米有一處天然洞穴,適宜休憩。」

聽了這話,遙十七才略略放下心來,連腳步都輕快了許多。

然而說是只有500米,可這裡並不是一馬平川的平原,而是連綿起伏的丘陵地帶。

不知走了多久,環境的溫度都有了明顯的下降,剛剛還算和煦的晚風,已經變成了凜冽的山風,颳得遙十七臉頰紅紅。

大概翻越了兩個不算太高的丘陵之後,腦海內終於響起了姍姍來遲的提示:「已到達洞穴,檢測無危險,宿主可放心進入。」

環境已經漆黑到只能靠摸索,聽着系統一點一點地提示,她終於在山壁上發現了一處凹陷,便從周遭扯了點乾草,從洞口爬了進去。

用乾草把洞口整個擋起來之後,洞內變得溫暖,遙十七才舒舒服服地順着洞穴躺下。

至於為什麼是順着?那完全是因為這個洞穴實在是太小了!遙十七摸了一通,估計出洞穴縱深在兩米左右,高度則不到半人高,在洞里蹲着都得低着頭。

「886,這種感覺好奇妙,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遙十七規規矩矩地平躺着感嘆。

「宿主喜歡就好。」,8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