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 - 第9章 廢土荒年9

就在這流言蜚語中,信念小隊終於歸來。

原來他們聽雲芷說過想要種子和藥材,通過詢問護衛隊,承接了一條藥品交換的官方委託任務。

秦曼沿河發展農業,東圖比別的避難所更需要人力支撐,醫療保障就成了重要一環。

東圖避難所的藥材基本都來自於所歸屬的源九莊主城分配,其品種和數量都很有限,秦曼只能通過別的渠道獲得藥品。

她暗暗委託信任的團隊或荒野獵人,去別的勢力範圍以私人的名義交易藥品,信念小隊因雲芷的原因,有幸成為一員。

「乾杯!」

傭金加上沿途打獵所得,小隊此行收穫滿滿。待雲芷天黑回屋,已經做好滿滿一桌飯菜。

「雲見團你還記得嗎?就是消滅強盜團的大卡車隊伍。」江子霓邊吃邊問雲芷。

「記得。」

「說來也是緣分,我們去的地方正是他們統治的雲淵城。」

「這麼巧?」雲芷滿臉好奇。

「那邊的秩序是真的好,基本沒人敢鬧事。」

周敏敏摸了摸手臂,「那是因為違者重罰,我們一到城門口,就看到有個人被釘在刑架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只要一想起,就毛骨悚然。」

「確實管制嚴苛,我們被迫觀看了一場鞭刑,到現在還歷歷在目。」墨北應和着。

江子愉說:「我們到那時,雲淵城已經向源九庄開戰,就趕緊完成交易離開。

「一旦被誤以為源九庄的間諜就完蛋了。」周敏敏想起就一陣後怕。

「我也聽說了源九庄第五避難所被佔領,我們這會不會也被攻擊?」

江子瑜分析說:「聽聞是源九庄伏擊雲淵城城主失敗,現在雲淵城瘋狂報復。第四避難所離雲淵城更近,那邊成為下一個攻擊目標的可能性更大。」

「我明天去問問曼姐,現在形勢如何了。」雲芷說完,也大致講了一下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

類似的問答同時也在秦曼那邊進行,秦曼對幾個親信說:「一旦雲見團攻城,我們就改旗易幟,反正已經做過一次,不怕再做第二次。」

這天深夜,一排迷彩色的裝甲車發出轟隆隆的響聲,行駛在廣袤的荒野上。兩小時後,出現在陵九庄第六避難,也就是東圖避難所的外圍。

巡邏守夜的護衛隊成員聽到動靜,發現兵臨城下,急忙通知秦曼。

看着不遠處停留的裝甲車車隊,東圖避難所的守城護衛隊成員紛紛露出驚懼的神色。

裝甲車在荒野實屬罕見,大勢力也只有一兩輛而已,沒想到雲見團居然能直接拉出一個車隊!

雖然曼姐之前已有吩咐,可若是她臨時改變主意要跟雲見團決一死戰,那避難所就大難臨頭了!

好在沒過多久,秦曼和副手江成出現了,他們倆沒帶武器和護衛隊。

「秦小姐請這邊走。」沈雲飛上前引領,風度翩翩。

秦曼跟着他穿過警戒線,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猜測那就是雲見團團長,也是雲淵城城主韓林彥了。

一陣強風吹過,韓林彥身上披着的齊膝風衣,獵獵作響。他雙手插兜,凝望着遠方。

聽到腳步聲,他轉過身來。

這是秦曼第一次見韓林彥,他劍眉星目,鼻樑高挺,神色冷峻。渾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