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 - 第8章 廢土荒年8

雲芷要了一間空屋子和放入一些土壤、水、試管和不同品質的仙人掌,開始獨自幹活。

她先用水稀釋土壤,分析出土壤的成分,再利用異能模擬土壤養分,催生各種仙人掌。

流光瀰漫,一小時後,雲芷打開房門,請秦曼等人進入。

「三種品質,左邊這個品質較差,株體龐大,周期短。中間的品質最好,但是株體小,周期長。右邊的品質中等,株體和周期也居中。」

眾人面前擺着三堆仙人掌,中間的最優品質仙人掌,其顏色最綠,株體最小,開着黃色小花,外觀很漂亮。而左邊最差的一種,株體比目前種植的大很一些,斑點少很多。

秦曼問:「這些周期要多久?」

「要種一波才能確定。可以先種幾棵看看。」雲芷看向眾人,「總體而言,品質和產量成反比。」

秦曼想了想,對趙傑說:「你先分三塊試驗田,這些都種上,記錄好各項數據。」

趙傑領命,看了看時間,「快中午了,要不先吃午飯?」

眾人來到小食堂,廚房早有準備,很快上菜。

主食有糙米飯和仙人掌餅、菜有炸肉條、馬鈴薯絲,馬鈴薯燉肉,還有一大碗蘑菇湯。

雲芷看着肉類,這些是老鼠肉么?她暗暗提醒自己這是末世廢土,可一時之間還是無法接受,堅決不碰肉。

飯後,幾人乘車返迴避難所,雲芷回到住處,沖澡洗去燥熱,躺倒在床。半天的所見所聞讓雲芷深受觸動,無論礦工還是農民,無論男女還是老少,荒民賣儘力氣卻食不果腹,說不定何時就會遭受變異動物襲擊。

若說這些都可以通過人為改善,輻射傷害卻是個嚴峻難解的問題。

荒民都穿長衣長褲,盡量裹住皮膚,但裸露在外的手、臉、脖子等都被強輻射侵蝕,變黑、腐爛、甚至可見手骨。

雲芷一個骨碌起身找出初級基因藥劑,昨晚已經分析記錄了藥劑成分,若是能找到對應葯植,她有信心可以配置出同樣功效的藥劑。

想到這,她立刻收拾出門,前往東圖大廈找秦曼,通過她的授命,醫護中心挪了一間實驗室給雲芷,藥物、器材任她調配使用。

當天晚上,團隊成員沒有返迴避難所。第二天早上,雲芷走路來到避難所的醫護中心。

這是一棟三層小樓,一樓門診、二樓住院、三樓辦公室和研究室。醫院負責人是一個中年婦女,大家叫她孫姐,她得到消息下樓迎接。

看見眼前身着青色長裙,頭戴流蘇發簪,膚白貌美,精緻典雅的女孩,她熱情招呼:「你就是雲芷吧,長得真漂亮!」

雲芷笑了笑,帶她參觀了一下藥房和她工作的研究室,並在晨會上介紹給所有醫護人員,讓大家都儘力配合她的工作。

之後,雲芷便走上了研究藥物之路,每天都浸泡在藥房和研究室,試圖尋找初級基因藥劑的成分。

醫護人員知道她是曼姐安排進來的,對她很客氣,唯一煩擾的。

「雲芷,我給你帶了點我媽蒸的小籠包,你嘗嘗。」剛到醫護中心,又響起姜哲熱情的聲音。

他是避難所的外科醫生,二十多歲,長得帥氣開朗,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