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 - 第3章 廢土荒年3

就在這夜色朦朧中,伴隨着風聲和引擎的轟鳴聲,幾輛大卡車急速行駛,雲淵城就在前面。

仔細看會發現,這些大卡車就是白天襲擊強盜團的雲見團車隊,只因為荒野上的強盜團是一群亡命之徒,人人痛恨。

他們如蝗蟲一般,所經之處,除了青春貌美的男女留着賣錢或自用外,其他人全部殺光當做肉食,已經喪失了人性。

雲淵城的核心地塊,在三年前是屬於一個叫振興團小勢力的避難所,依託一座鐵礦礦脈。那時雲見團突然崛起,幾次衝突後,振興團的團長死在雲見團團長手中,團體土崩瓦解。

雲見團接手了所有的地盤和資源,通過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幾經擴張,發展成為了一座城池——雲淵城。

遠遠的看到了雲淵城的輪廓,打頭的熊浩一踩油門加快了速度。他是城主親信,雲見團核心成員,長得魁梧雄壯,搖晃着身子,哼着自編的曲調。

城門外大廣場正中的邢台上,有個男人被釘在刑架上。他垂着頭,臉色發白嘴唇乾裂,雙手雙腳被釘上刑釘,鮮血染紅了衣服和檯面。

「開始處決叛徒了?」熊浩看了邢台一眼,認識受刑之人,他正是軍團中的叛徒之一。

副駕駛座位上的是斯文俊秀的年輕男子沈雲飛,戴着無框眼鏡,擺弄着手中的電子屏幕,聞言也抬頭往邢台上瞥了一眼,「活該。」

「膽敢背叛老大,他會後悔活在這世上!」

以前豐陽團遵從叢林法則,強者為尊,把流民被視作奴隸一般驅使打殺。

女性更是慘遭**,貌美的被充入團長後院,剩下的被當作獎勵品賞賜給下屬,活得毫無尊嚴。

雲見團佔領後,荒民包括女性恢復自由,但也重典治亂,成立嚴苛的管理制度,凡是不服管制的人,都被公開行刑,以示警戒。

前段時間,雲見團出現叛徒,導致城主身負重傷,這些大卡車外出,也是為了追擊逃跑的叛徒。

回到城內,熊浩和沈雲飛直奔黎明大廈。

這是一棟8層大樓,1-3樓為政務中心,4樓是食堂,5-8層是套房,作為軍官住所。

來到705房,沈雲飛敲了敲門,一個彪悍的男子打開門。

「老大醒了嗎?」沈雲飛輕聲問道。

「還沒。」壯漢讓開路。沈雲飛和熊浩走進套房,來到卧室。

床上躺着一個男子,長眉如劍、鼻樑高聳,男人的心臟處,不知被什麼洞穿,豁口處包裹着一層淡紫色的透明薄膜,傷口處長出了新生的嫩肉。

「老大身上的五級基因藥劑什麼時候能跟身體徹底融合?」沈雲飛問道。

壯漢尚震回答:「再等一個星期。」

「五級基因藥劑在體內融合時,需要消耗大量能量。老大在這關鍵時刻遇襲受傷,能量供應不足,身體損傷太重,現在只能慢慢溫養。」一個女聲從門口傳來,軍醫榮聽南走進來。

「你們此行順利嗎?」她看向熊浩沈雲飛,關切詢問。

「斃了5名叛徒,就剩下那一人了。」熊浩想到那個叛徒隊伍的領頭之人,表情猙獰。

一時間沉默無聲。

熊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