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快穿:我靠種田製藥搞基建] - 第10章 廢土荒年10

次日早晨,雲芷來到東圖大廈,卻見大門口的護衛隊成員全部換上了黑色的制服,一改往日鬆懈憊懶的狀態。

雲芷心懷疑惑,剛踏入一樓大廳,就看到裏面有許多穿着黑衣的陌生面孔,形成一片黑色的海洋。那些人發現了雲芷,立刻轉頭注視,眼光充滿審視的意味。

其中幾個避難所官方人員都在忙着引領和交接,看到雲芷,目光暗示她先離開,雲芷微微點頭,轉身返回住處。

「出事了!」雲芷集合小隊成員,告訴他們東圖大廈的情形。

江子瑜聽她描述了黑衣制服的樣式,「是雲見團!看來昨天晚上,雲見團兵不血刃拿下了東圖避難所。」

「我們怎麼辦?」周敏敏的心裏很忐忑不安。

江子瑜嚴肅地說:「大家小心謹慎,最近幾天先盡量不要外出,靜觀其變。」

「我約好了今天去農場查看試驗田的數據。」距離仙人掌種植已經超過一周,前兩天與秦曼約定了今天去農場查看結果。

「你要小心,要不抹上一些塵土,掩飾一下容顏?」江子霓害怕雲芷因姿色過人而被軍團強納後院,這種事在荒野各勢力間實在太司空見慣了。

雲芷拍了拍她的手臂,安慰她:「不用擔心,他們不會輕易採取強硬手段。」

說完,雲芷拿起配車鑰匙,出發去農場。

一路上,荒民和往常一樣往城外走去上工,避難所的勢力無論怎樣更迭,都離不開荒民的挖礦和耕作。因此他們哪怕發現了異常,也還要兢兢業業去勞作換得口糧。

雲芷到達農場,鐵皮房道路上,幾個身着黑衣的人押着兩個人迎面走來,那兩人的面孔有點熟悉,好像是調配凈化劑的技術員。

那幾個人看到雲芷,驚訝得停下腳步,東圖竟然有這樣出眾的容貌氣質的女孩。

他們的後面,管事趙傑正向一個冷峻的男子不斷告饒。他看到雲芷,眼前一亮,連忙招手呼喚。

待雲芷走近,趙傑對那冷峻的男子說:「這是雲芷,是木系異能者。」

又對雲芷說:「這是雲見團的景長官,來視察農場。」

景麟打量着雲芷,眼前的女孩漂亮得如同出水芙蓉,必然來自安全區,是誰派來的?目的何在?

「雲小姐,你的異能幾級?」

「……」雲芷不清楚異能等級劃分,無法回答。

她手指了指前面幾人:「他們犯了什麼事?」

「他們倆發生口角,推搡間碰倒了活化劑半成品。」趙傑一邊說這話,一邊向雲芷傳遞眼神求助,「景長官要將他們帶走處置。」

其中一個被押着的男子急忙出口解釋:「雲小姐,是他對曼姐的不戰決策心懷憤懣,還出言侮辱曼姐!」

雲芷的臉色變冷,撇了那人一眼,看着趙傑,「以往這種情況,是怎麼處理的?」

那人是趙傑的遠房子侄,他滿心期望以大化小,「扣除工資,取消**。」

「哼!」景麟嗤笑一聲,「侮辱最高管理者,還導致昂貴物資受損,只以錢了事?」

趙傑咬了咬牙,「再加上解僱!」

「叔!」那男子着急出聲。

趙傑大罵:「叫什麼叫!給我閉嘴!」

雲芷大概能猜測出原委,「景長官,你將怎樣處置?」

「自然是依照雲淵城的規定判決。」

「這位小哥護主有功,可否以功抵過?」雲芷不忍維護的小哥受罰,出口相幫。

「功是功,過是過,獎懲各論。」

「可雲淵城的規定還未公布。」

「饒了他,那另一人怎麼辦,難道真就開除了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