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 - 抹茶毛巾卷(3)

收到外孫禮物的姥姥姥爺都非常開心,當然還有的是盧認楨終於要去上學了。

收到家鄉特產的媽媽甚是想念她的寶貝,真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啊。

收到老大送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的小弟們起初苦不堪言,但又聽說老大也給自己買了份,同甘共苦,這點挫折算不了什麼。

開學第一天新生報到,盧認楨和趙宗恆一起去的學校,真是難得。

「盧認楨,真是難得你能起這麼早?」現在趙宗恆也敢和盧認楨打哈哈了。

「這不是有些興奮嗎?去了學校,我就更快樂了,好久沒看到姜明枝了。你這包挺重的,我幫你提啊。」盧認楨一把拿走那包,幫趙宗恆提着。

她心想,這不挺重的啊,要是讓那小子提着背着,還不知道會不會被壓垮在地呢!這樣想着,盧認楨暗自笑笑。

聽到這話,驀地,趙宗恆心裏有點彆扭,他又看到盧認楨偷偷笑着,挺甜蜜的樣子,心裏有點發酸,「姜明枝是誰?」

「是我女神,可惜人家看不上我。」

「盧哥,趙哥,等等我。」程玉從後面一路小跑跟上來。

公交車站,去三中,坐車四十五分鐘。以前盧認楨和程玉他們五個人就是三中附中的學生,現在考上三中的就他倆和陳星。

陳星住在市區小區里,離三中近。三中旁邊隔條大馬路是女子高級中學,陳星表姐譚可欣就在那讀高三。

一套報到流程下來,分完班,好呢,四個人一個班的,姜明枝也在這個班裡。

班主任說接下來是為期十四天的軍訓,所有人必須住宿。接着學校就讓同學們回家收拾些生活必需品,來住學校。

「真的是,學校也不早點通知。」程玉抱怨兩句,「盧哥,你說是不是,可惜我爸不在家,不然就能開車送我們了。」

盧認楨就看到趙宗恆準備十足,原來那包那麼重,是放了這些東西啊。她心裏有點失落。

盧認楨和程玉回來了,盧認楨有點漫不經心。神經一向有點粗的程玉居然注意到了。

「盧哥,沒事兒啦,你還有我這個從小到大的好兄弟啦,趙哥他家情況你也知道,他賺的那錢都用來交學費1200,軍訓服、軍訓床單被罩等軍訓費800,剩下的都給他媽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好逞強唄,他家日子過的確實困難。」

盧認楨聽完也豁然開朗,也是,他家情況是那樣,他是為了省錢,能省一分是一分。

「你啥時候和趙宗恆這麼熟了?這都知道?」

「盧哥,就之前打工的時候,我都求着趙哥教我打遊戲,好之後我帶你飛嘛。」

「程玉,你不錯嘛。」

「盧哥謬讚了……嘿嘿,你放心,盧哥你在我心中永遠是第一。」

迅速收拾完行李,姥姥還囑託盧認楨幾句,大抵就是讓她注點意女兒家的事,總得預防下。

盧認楨自小就知道自己情況不一般,她上初中時有次和兄弟們說了她是女的。結果陳星那小子不信,還嚷着:「盧哥,你要是女的,我陳星也是個女的。」

他們不信,那盧認楨也就不提了。

姥姥說的那些她也知道,不外乎姨媽一事,問題是由於盧認楨身體好,姨媽來的時候悄無聲息,不痛不癢的,盧認楨記憶也不大好,反正總歸是每月月初那幾日會來。

不巧的就是這時間她正好軍訓住校。

沒法,只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走一步看一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