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 - 抹茶毛巾卷(2)

早上五點半,難得的,盧認楨起來了,她一邊刷着牙,一邊看着姥爺在院子里練太極。

「楨楨,這麼早起來啊!」

「是唔啊,姥爺,嗝。」盧認楨刷着牙不好說話。

「過來吃飯了。」姥姥見盧認楨起來了,也很意外。

吃過飯後,姥爺要去鎮上老年活動中心下棋,姥姥要去買菜,盧認楨要去找趙宗恆。

「嘭嘭。」很輕的敲門聲。

先吃完飯的姥姥來開的門,打開一看,是趙宗恆啊。

「姥姥好,這是我媽讓我送給您的,謝謝姥姥對我們一家的照顧!」

姥姥看着這堅定和有擔當的眼神,果然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啊,咱家認楨還是個渾小子,人家都有男人的樣子了,「找認楨啊,她還在吃飯,得等一會兒,大寶,你吃早飯沒?」

聽到姥姥這樣叫自己,趙宗恆有些不好意思,「謝謝姥姥,我吃過了。」

姥姥把那桂花糕收起來,放好。

趙宗恆有點失落,卻又覺得正常。

「姥姥,一會兒能不能請您照顧一下小寶啊,我怕他一個人在家。」

「沒事,你媽媽和我說過了,你別擔心,和認楨一起出去鍛煉鍛煉學習學習,你這細胳膊細腿的,要是給認楨吶,一下子就能把你撂倒了,你還爬不起來,要好好鍛煉身體,別老是學習。」

正好六點,兩人一起出發,走到公交車站時碰到了程玉。

「程玉,你咋來了?」

「盧哥,你忘了?不是說好一起去的嗎?」

「那啥?趙宗恆,你不介意的吧?」

「不介意。」話是這麼說,但趙宗恆還是有點被影響到了。

去市區要一個小時,在公交上,程玉和盧認楨玩遊戲玩得起勁兒,不過也會遇到傻叉隊友,這就會引得他倆一起罵人,各種問候,然後他們就就被制裁了,連跪五把後,盧認楨沖趙宗恆說了兩句這遊戲太難,不玩了的話。

趙宗恆見他們玩的起勁,起先有些不舒服,但漸漸的,他也被這氣氛影響了,他覺得不難。

「趙宗恆,你幫我玩吧,我自閉了,隨便打打就行了,反正這把輸了。」

趙宗恆剛剛也看了一會兒,第一次摸智能手機,覺得有點神奇,但很快就上手了。

「!c!牛掰啊!趙哥,這神來之手,以一敵五啊!力挽狂瀾啊!從此,趙哥,您就是我在這游戲裏的師父。」程玉服了,但目前只服了遊戲。

「沒想到趙宗恆,你小子打起遊戲來,這麼厲害啊!」

「桃花市區到了……請從前門上車,後門下車……」

「盧哥,咱們到了,咱們去哪啊?」

「不知道,跟着趙宗恆就行。」

趙宗恆走得很快,他腿還傷着,現在雖然留疤了,走路還有些疼,但他能忍。

……

姥姥帶着小寶買完菜回來,正看着電視樂呵呢,姥姥想起來早上趙宗恆送來的禮物,拿到茶几上拆開來,竟是桂花糕啊。

嘗嘗,還真是好,不甜不膩剛剛好,正是姥姥喜歡的口感。

小寶也想吃,但他很懂事,知道這是送給姥姥的,他就不想吃了。

姥姥給小寶端來一盒奶酪棒,這個口味淡,適合小寶。

「謝謝姥姥!小寶喜歡姥姥!」

「小寶真乖!」

……

三人來到一家餐廳,璞漓餐廳,做西餐的。

這家餐廳招服務員,招16歲的臨時工,還包飯,老闆姓秦,昨天就和趙宗恆見過一面。交流下來,秦老闆對趙宗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