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 - 抹茶毛巾卷(1)

陽光明媚的又一天,盧認楨在和她的小弟們五排,正八連跪,盧認楨深覺今日不妙。

果不其然,她親愛的姥姥來了,「盧!認!楨!這都十一點了,你怎麼還賴在床上,姥姥可是聽說人趙宗恆早上六點就出門了,你還不快起來,去找人家學習學習。」

盧認楨聽到她姥姥叫她大名,不得不認真起來,「兄弟們,我得下了,我姥姥來了。」

「我去了,現在就去。」

「不急,先吃過飯再去。」

突然又不急了。兄弟們,我對不起你們。

「我打包票,老大絕對去吃飯了。」走對抗路的陳星操作一流,和兄弟說著話。

「不不不,我昨個兒聽盧哥說他家來了個好學生,說不定啊,姥姥讓他去學習呢。」和盧認楨一起長大的程玉知道的消息更多些,「我也下了,反正這把也跪,我也去姥姥家蹭飯。」

程玉就住在盧認楨家後邊,走兩分鐘路就到了。

程玉朝着大院門口走去,不遠不近着,就見着一位溫潤如玉,氣質儒雅的美男子走進去。

卧槽,這誰啊這是,怎這麼漂亮,我頭一次見到比盧哥還精緻的男生呢!

程玉此刻覺得自己有愧於玉這個字,與那人相比,自己只算得上瓦罐了。

他敲了敲盧哥東院的門。

「嘭嘭。」

「認楨,是小玉來了吧,你快去給他開門。」

盧認楨正給那吃飯,這敲門了,她不得不起身開門去。她左手端着碗,右手拿着筷子,穿着涼拖,不情不願地去給程玉開門。

「盧哥,吃飯呢吧,我就知道,俺姥姥叫你肯定是吃飯,今天吃的啥啊?」

「自己看去……」

「小玉,來吃飯了!來,姥姥給你盛好了,你坐這吃吧。」

「謝謝姥姥,姥姥做飯真香!這紅燒獅子頭,我的最愛,清蒸大閘蟹,我的最愛……」

「吃你的飯去,哪那麼多話?」

「認楨!」

「知道了,姥姥。」

盧認楨默默吃飯,吃完飯不得不收拾一下要出門了。

程玉還吃着飯,實在是太香了,他繼續扒拉着飯,咽下那一口,說:「咋啦,哥,咱還要出門啊?這大熱天的……」

「姥姥讓我去跟人家好學生好好學習。」

姥姥又去廚房拿了五隻大閘蟹來,這東西可不便宜,但盧家又不缺這點,姥姥覺得小寶正是長身體時候,趙家那大兒子一看身體也虛,不得好好補補,再說了,人趙梨花一個女人帶兩個孩子不容易。

姥姥想了想,又拿了些基圍蝦放進去。

「認楨,你把這些給人家帶去,算是姥姥的一番心意,我看那孩子哦,瘦的呀,姥姥心疼,咱家也不缺這東西,孩子得長身體啊,吃點好的。對了,你把那雲南白藥氣霧劑帶上,我聽說昨個兒趙宗恆跌傷了,老任,老任,咱那跌打噴霧給哪兒了?」

姥爺就去找來遞給姥姥。

「姥姥,我知道了。」盧認楨換完鞋,穿得也人模狗樣了,雖然她心裏對趙宗恆那小子有點不滿,姥姥對他也太好了吧,但還是聽姥姥的話。

盧認楨孝順啊。

「程玉,你吃好沒?」

「盧哥,我吃好了,我幫姥姥刷碗呢!」

這小子,盡在我姥姥面前刷好感,看姥姥對他那樣親熱,我都懷疑我媽當年抱錯小孩了。

「盧哥,我刷好了。」

「走吧,帶你看看那絕世好學生。」

從東邊都到西邊小院,「盧哥,那新來的就住你家西院了啊?」程玉說這話時有點酸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