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快穿:實習系統強行綁定了我老公] - 抹茶毛巾卷(7)

程玉發現他盧哥是女孩了。

這不,程玉住在盧認楨家裡,兩人又都有半夜三更不睡覺偷吃的「習慣」。頭一天夜裡,程玉一個不小心,滑倒,然後拍到了他盧哥的胸……本來盧認楨還想一個過去,可是呢她正好被壓在地上,結果就尷尬了。

程玉尬笑:「哈 哈 哈 ,盧哥,你這胸肌有點軟哈……我聽說,額……男人也會發育,你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萬一有點什麼……」

「不用,我檢查過了,沒事,起來,ne,給你酸奶。」

兩人八竿子打不着的話,奇奇怪怪的。程玉接過酸奶,插上吸管,漫不經心地問:「盧哥,你真是女生?!」

盧認楨喝了口酸奶,點着頭說:「不是。」

這下,程玉清楚了,他盧哥是女生。

程玉內心OS:我堂堂一男子漢,居然打不過一女生。但那可是盧哥啊,是我兄弟。又很正常,畢竟從小到大,我都沒贏過。話說,也就是說,盧哥她喜歡趙宗恆可能並不是無稽之談?但盧哥有說過她喜歡姜明枝啊?

「盧哥,你還喜歡姜明枝嗎?」

「當然喜歡。她那麼好看,溫柔,學習又好,還會教我題目,簡直就是我的夢中情女。」

程玉想起來之前的傳聞,沒過腦子就問出了口:「那趙宗恆呢?」說出口他就懊悔不已,叫你嘴巴這麼欠,問什麼問,沒看到盧哥都吃驚了嗎,程玉啊程玉,說話過點腦子。

盧認楨這時還沒留意到啥不對勁,可能是男性身份代入太多,她立馬以一種難以描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兄弟:「……額,程玉,你是不是在調查啥?」

看着盧認楨這表情,程玉覺得有些便秘:盧哥不會會錯意了吧,啊這:「怎麼會呢?盧哥,實不相瞞啊,我程玉……喜……喜歡明枝。」

盧認楨莫名吁了一口氣,大概是怕自己的兄弟有點啥。

她理了理思路:「第一,早戀是不對的。第二……沒有第二。聲明一點,我不會讓你禍害人家的。」盧認楨喝完酸奶,往垃圾桶里精準一丟,漂亮的三分,她繼續說道:「再說了,人姜明枝成績那麼好。她要是能和你在一起……真是出鬼了,不是我打擊你,程玉,姜明枝都看不上我……你……邊兒去吧。」

「盧哥,額,我是懷疑趙宗恆是不是和她有點啥?」程玉眼瞅着盧認楨意會錯了,就往回拉。

盧認楨掰了根香蕉,她剝着皮,說:「呦,你倒是擔心起這個了。嗯……也是哈,他一個後來的,又那麼玉樹臨風的,難免你不放心。放心,哥們兒我給你守着趙宗恆,看着他,放心。」盧認楨甩了甩利落的短髮,帥氣逼人。

此刻,趙宗恆在他的床上干躺着,不知心裏什麼滋味,他沒有手機。

他們只是兄弟而已……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難受,程玉和他的情感想必是極好的,我這般齷齪的心思,哪裡配得他對我那麼好嗎?

不過就是去盧認楨家裡住幾天嗎,他們從小一起長大,我這外來的,不合適,還是難受。

為什麼要一次次關心我,這樣我真的會沉溺……哪怕他只是把我當兄弟。

趙宗恆心裏堵堵的,難耐,內心悶着,他想到了凌晨三點才睡去,他想明白了,就算是男生又如何,我喜歡他是我的事情,他不知道就好了,我離他也很近,不過是從這走到那而已,僅短短三十步罷了。

「盧哥,你最近有聽到什麼傳聞沒有?」

「有啊,體校那老苟居然敢在吧上罵我,等我好了,我要以理服人。」盧認楨握了握拳頭,在眼前晃了晃。

「那趙宗恆的呢?」

「什麼,你說的聲音太小了。」

被盧認楨嚇到的程玉,咽了咽口水,話到嘴邊就變成了:「老苟他就不是好東西,小爺我把他收拾滿地找牙。」

「程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