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虐文爆火後被直播撩禁慾男主》[快穿虐文爆火後被直播撩禁慾男主] - 第4章 臭不要臉的尊上(4)

他抬起右手輕輕觸碰了一下被輕薄過的薄唇,眸光幽暗,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張瞬移符從原處消失。

轎內,紅袖跪坐在白嬌嬌身旁。

「公主,那個奇怪的仙長不在,你可以醒了。」

早就恢復意識的白嬌嬌悠然睜眼。

「你知道我死不了?」

紅袖眨了眨眼,很是不解白嬌嬌會問出這種問題。

「公主,你怎麼了?該不會真的像那位仙長說的腦子壞掉了吧?全國所有人都知道公主你的心不同於常人,是長在右邊的,剛剛那一刀雖然有點狠,但並未傷及心脈,憑藉公主你從小積攢的功德自然不可能有事的!」

「什麼?右邊?」

白嬌嬌傻眼了。

她剛剛都幹了神馬啊?

她以為可以從這個位面離開,趁着對方無反抗能力調戲並輕薄了斷情絕愛的皓月仙尊?

白嬌嬌自殺的心都有了。

「公主,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都怪那個仙長,擾了公主你的興緻,被公主看上那是他修行多年才修來的福氣,他竟然還敢嫌棄公主!哼!下次見面,我一定把他綁到公主床上讓他被公主任意蹂躪!」

紅袖說的振振有詞。

白嬌嬌嬌小瑩白的臉蛋通體發紅。

【直播間】

「不愧是我女鵝,聰明絕頂!」

「能不能快進我想看蹂躪的戲份,嘿嘿……」

「前面的等等我,好姐妹帶我一起……」

「……」

白嬌嬌看着傷口以驚人的速度一點點恢復,眼中沒有絲毫驚詫。

「袖兒,還需幾日才能趕到清月宗?」

「公主,只需兩日便可!」

白嬌嬌點點頭,「兩日,睡一覺就過去了。」

【小任務3:進入雙橋鎮,在入口處救下被眾人圍困的魔族小殿下千無顏】

白嬌嬌無辜地眨了眨眼,「千無顏?那不是一開始就要死掉的小羅羅嗎?」

【直播間】

「救救救,他那醜陋的胎記下可掩藏着一張絕美的臉龐。」

「嬌嬌大大,救下他用積分換取還顏丹讓直播間姐妹們樂呵樂呵。」

「……」

白嬌嬌下唇包住上唇鬱悶地吐了口氣,輕飄飄的劉海被得舞動起來。

積分?

每完成一項小任務才能拿到一百的積分,而還顏丹一瓶就需要五百積分,她第一次任務的積分全都換成糖葫蘆了。

光是想想,白嬌嬌就心肝疼。

「小任務必須完成嗎?若是不完成會怎麼樣?」

【嬌嬌大人,不完成的話無法進行下一項小任務哦。】

不坑人隱身漂浮在白嬌嬌面前。

它明亮狡黠的雙眼中划過狡猾的笑意。

「那好吧,我救就是了。」

她還想着任務完成之後多攢一些積分在商城裏面多兌換一些寶物賣給現實世界的人發家致富呢!

現在看來……

前路漫漫啊。

「袖兒,去雙橋鎮。」

「啊?可是公主,我們已經過了雙橋鎮了,現在回去,怕是路上會多耽誤一些時間。」

「無妨,我要去撿人,一個時辰前我們經過雙橋鎮時入口處你是否看見有人販子在販賣瘦小的奴隸?」

紅袖認真想了想,「好像確實有,公主你是想買一個做僕人嗎?我們快要到清月宗了,多餘的人帶不進去的,公主你……」

「我意已決,回去。」

「好。」

雙橋鎮入口處最大的奴隸市場里人聲嘈雜,叫罵聲,哀嚎聲不絕於耳。

衣着破爛,身形瘦小的千無顏臉上布滿黑色胎記,被人用繩子將雙手束縛住吊在石柱上。

「掌柜的,這個臉上長黑斑的你都賣了多少天了還沒賣掉,乾脆一文錢賣給我讓讓我帶回去做小廝唄!」

一名身形魁梧的大漢嫌棄地打量着千無顏,他走到台上圍着千無顏左右轉了圈。

正欲繼續開口卻注意到瘦削的小鬼頭用仇視的眸光不甘心地看着自己。

「看什麼看,下賤胚子,再看把你眼睛挖出來,像你這般醜陋之人我肯花一文錢買下都虧了!」

「呸!我此生寧死也不會做任何人的奴隸!」

千無顏雙目猩紅,布滿污跡的腦袋努力向前伸着,脖子和手背上青筋直冒,眼神像處於困境中卻絕不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