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 - 第8章

罪了。
「我名字哪裡得罪你了,要這樣整我?」
做完那些負重體訓,他還能好好活嗎?
傅庭沛有氣無力的說道:「你陪我做。」
陪?
曾丹錯愕的歪頭看向傅庭沛,原來他剛說的那些體罰,是他自己的。
回家的時候還挺興奮的,這一個小時不到就出來,感覺他的情緒180度大轉變了。
雖然有四年的兄弟情,但曾丹對傅庭沛的家庭完全不了解,只知道是他富二代,家庭條件非常好。
第6章 滿屏雄性荷爾蒙的氣息帝國,冰城邊境。
大批學生陸陸續續從大巴車下來,夏熙雯扯了扯背包帶,驚訝的望着眼前的這個地方。
四周山丘連綿,峰巒壯觀,在這山間平原,一座座雄偉的軍事基地,讓人嘆為觀止的龐大建築。
一年一度的大學軍訓項目是新聞大學的考核課,是納入考分的。
以往都是在普通訓練基地軍訓,這一次所到的地方——野狼特種部隊訓練營。
讓所有同學既害怕又興奮,夏熙雯也不例外。
「哇!」
一陣低沉的哇然從女同學嘴裏娩出來,夏熙雯好奇地順着所有同學的目光看向一邊。
眼前一幕讓夏熙雯也頓時呆了,滿滿都是雄性荷爾蒙的視線衝擊。
十幾人的隊伍,個個精壯幹練,赤着上身,穿着軍褲,古銅色的膚質,力量沸騰的肌肉上泛着性』感汗滴。
這支精壯的隊伍負重小跑,一路來讓所有女同學垂涎欲滴,男同學羨慕不已。
處於花季的夏熙雯,也避免不了被這些男人的身材吸引住,兩眼發亮。
跑在隊伍後面,唯一一個穿着軍綠色打底衣的男人,落入夏熙雯的視線那瞬間,她身體猛得一顫,心底打了個激靈,從腳底麻上頭皮。
男人的視線也掃了過來,對視上夏熙雯的那一刻,明顯微微一沉,停下小跑的腳步,頓住不動,疏離的目光的與她對視。
相隔十幾米,卻四目相對。
夏熙雯緊張得用手掐緊背包帶,手心冒汗,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原來這裡是傅庭沛的訓練營。
這麼巧,碰上了。
而相隔上一次在家裡見面已經三個月,雖然是夫妻,兩人之間卻沒有一通電話、一條信息、一個問候。
對視十幾秒後,男人視若無睹的繼續奔跑,醇厚洪亮的聲音對着隊伍吼道:「跑起來,向前沖……」「跑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