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 - 第4章

我**來着,什麼賤人,賤貨這些低俗的粗口罵得不是挺爽的嗎?
還說我老公是軍人,要送我去坐牢呢?」
後婆婆默了聲,垂下頭不敢說話。
夏熙雯心中的憤怒依然不息,看向傅庭沛,把問題甩給他,「你妹妹陷害我又是什麼罪?」
傅庭沛抬眸,眼神輕挑,「這場鬧劇挺不錯。」
說著,他站起來,走出沙發。
經過夏熙雯身邊,傅庭沛與她反方向並肩站着,壓低聲音道:「隨便你想怎樣處理我都無所謂,我對你的事情不感興趣。」
夏熙雯身子變得僵直,情緒低落,眸子低垂而黯然神傷,心裏隱隱扯着痛。
呼吸都能感覺到胸腔隱隱疼痛,夏熙雯忍受着,顯得平靜,男人說完話就離開,聽着上樓梯的腳步聲,每一步都像踩在她的心尖處,難受無比。
對她來說是人格和道德的清白,對那個男人來說卻是鬧劇?
過了片刻,老爺子嚴峻的語氣傳來:「熙雯,若瑩這次錯得太離譜,你要如何處置爺爺都沒有意見,你要送她去監獄我也不會怪責你的。」
母女兩人驚悚地抬頭看向老爺子,傅若瑩哭喪着臉,「不要,爺爺,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敢了。」
「熙雯是你三嫂,她比你小好幾歲,還是學生,你這樣陷害她到底出於什麼目的?」
老爺子怒不可遏的問道。
「我……」傅若瑩低着頭,欲言又止。
夏熙雯回過神,望向傅若瑩,敢陷害她夏熙雯,那也是母獅子頭上捉虱子——找死。
讓她進監獄不太可能,監獄這麼舒服的地方實在太便宜她了。
夏熙雯望着老爺子,溫和的說:「爺爺,畢竟小姑是自己人,犯錯也不至於送監獄去,你就小小的懲罰一下便算了。」
傅若瑩瞠目結舌,不敢相信夏熙雯會這麼輕易放過她。
老爺子感到十分欣慰,慈祥的目光看着夏熙雯,「不枉爺爺這麼疼愛你,真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你覺得怎麼小小懲罰合適呢?」
心地善良沒有錯,但善良的好孩子也是有仇必報的,夏熙雯揚起淡淡笑意,「聽說最近公司的業務擴展到了非洲,新公司成立應該很缺人才,不如讓小姑過去幫忙一段時間吧。」
傅若瑩臉色頓時煞白,獃滯得如同靈魂出竅,驚恐地望着夏熙雯,連老爺子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