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 - 第2章

澈的大眼睛泛起了淚光,期盼地凝望着他。
傅庭沛的聲音淡淡疏離:「不想。」
好一句『不想』。
夏熙雯無奈地低下頭苦澀一笑,這就是她老公,為了躲避她而不惜丟下家族企業跑去當兵,一年才見一次,見面還不如不見。
第2章 直接反擊她是大三的學生,四年前,十六歲的她就已經跟傅庭沛在國外登記結婚了,在本國也舉行過祭祖的傳統婚禮儀式。
夏熙雯輕輕嘆息一聲,蝶翼般靈動的睫毛眨了兩下,揚起倔強的笑意:「你這句「不想」,對得起你身上這套軍裝嗎?」
傅庭沛濃眉緊蹙,剛毅的俊臉隱約黯淡下來,被挑釁起一股銳氣,緩緩轉了身。
夏熙雯堅定不屈地仰頭怒視他,四目相對,氣流瞬間變得壓抑,氣氛變得沉寂。
時間一秒秒在流逝,望着夏熙雯白皙俏麗的臉,傅庭沛的眸色變得高深莫測,冷冷開口:「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夏熙雯粉拳緊握,咬着牙狠狠道:「我夏熙雯絕對不會傻傻的被人陷害,你不把我當老婆無所謂,但你作為一個軍人,有義務為我伸張正義。」
傅庭沛譏諷地冷笑一下,雙手**褲袋,悠然地走到夏熙雯面前,居高臨下向夏熙雯靠近。
男人的臉突然壓來,剛烈的荷爾蒙讓夏熙雯突然亂了心跳,呼吸都是他清冽好聞的氣息,眼神閃爍不敢與他對視,雙腳像生了根似的動彈不了,害怕得上身一直往後倒,緊張地咽着口水。
兩人相隔僅有五厘米左右,他的氣息噴到她臉上,引起她全身**的悸動。
男人的嗓音沙啞磁性:「你都被捉姦在床了,還想要什麼正義,要不要我頒發一個貞潔牌匾給你,或者封你一個烈女頭銜?」
被男人強大的氣場壓迫得敗在下風,夏熙雯語氣明顯中氣不足,「那些牌匾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我只要一個清白。」
「清白?」
傅庭沛迷離眼神定格在她清澈的大眼睛上,直勾勾看了幾秒:「我倒看看你如何狡辯。」
說完這句話,傅庭沛邪魅地嗅了嗅鼻子,夏熙雯緊張得哆嗦一下。
見到夏熙雯窘迫的反應,他嘴角輕輕上揚,低聲細語:「開始用香水,你變風騷了。」
風……風風風騷?
夏熙雯氣得臉色驟變,鼓着腮幫子正想開口反擊,傅庭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