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扣八分」靠!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軍訓教官還是自己] - 第1章

「扣八分。」
靠!
xiong 大也要被扣分嗎?
軍訓教官還是自己的老公。
暗罵:有種你這輩子別摸D是畸形嗎?
整個軍訓考核才十分,幹嘛不全部扣完:讓她直接滾回去呢?
軍醫伸手去解她衣服扣子,他突然上前,一把握住軍醫的手腕,一字一句冷冷問道:「你要幹什麼?」
「我來脫。」
他醫生脫病人衣服是工作,他是首長脫學生衣服,難道就不唐突?
無意碰到不該碰的柔軟,他心裏不由得咒罵。
該死的女人,明知自己胸大。
還選這麼小碼數的軍裝!
——————「三少回來了。」
管家肅然起敬的聲音傳來,夏熙雯猛一頓,立刻回了頭。
一身軍裝筆直,英姿挺拔的男人邁着穩健的步伐走進客廳。
他俊朗剛毅的臉看不出絲毫表情,常年參加特訓的他,連眼神都充滿鋒利無比的殺傷力,周身散發著強大冷氣場,讓人莫名生畏。
夏熙雯凝視着眼前的男人好一會了,他都沒有正眼看她一下,心淡地又把頭轉了回來。
心裏疑惑着他怎麼回來了?
難道是因為她被『捉姦在床』,所以回來一同討伐她的?
傅庭沛從夏熙雯身後擦肩而過,淡漠得如同陌生人,直徑走到老爺子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爺爺。」
男人的嗓音磁性醇厚,極致好聽,讓夏熙雯精神微微一震。
老爺子威嚴如山,銳利的目光看向傅庭沛:「熙雯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你看該怎麼辦?」
傅庭沛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冷笑反問:「如果我要離婚,爺爺你會同意嗎?」
「不同意。」
老爺子斬釘截鐵的語氣異常堅定。
傅庭沛臉色霎時沉了下來,聲音也變得冷峻,「那又何須讓我回來?」
老爺子一時間沉默,他的意思是寧願自己孫子帶綠帽子也不同意他們離婚?
後婆婆母女更是錯愕,面面相覷。
等了片刻。
「爺爺看着辦吧,別拿這個女人的事情來煩我。」
傅庭沛淡漠地轉了身往樓梯走去,邊走邊說:「我只有一天的假,我先上去洗個澡,休息一會就回部隊了。」
夏熙雯緊握拳頭,看着男人離去的背影,惱怒不已:「我是被陷害的,難道你不想知道真相嗎?」
剛走幾步,傅庭沛突然停下腳步,健壯的背影冷若冰霜,像被點了穴般僵直。
夏熙雯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