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之歌》[恐懼之歌] - 第6章 罪惡都市6

陽光明媚的早晨,郊外的空氣是如此清新而美好,位於教會監獄看守所監區的李文享受着自然的饋贈。

太久了,太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清新的空氣與溫暖的陽光親吻每一寸肌膚的感覺了。

這種美好直到一位看守提着鐵棍指着他遠遠的就開始怒吼,少數在外放風的犯人也對着他指指點點才被打破。

「你是哪個監區的?給我把衣服褲子穿上!」

「我穿褲子了的,你瞎啊!」

毫不客氣的回應着獄警的李文一指自己身上寬大的四角褲,上面還畫著李文親手畫的蠟筆小新。

最終,經過一番友好和諧的交流,看守強制讓李文穿上了衣服褲子,並在李文的熱情推銷下購買了八個電風扇與四個冰櫃。

沒錯,作為一個不打算僅僅靠臉吃飯的男人,李文勵志改變自己在穿越者大軍中完全提不出口的職業。

轉職成為一名富有濃厚社會(真.社會)實踐經驗且思維天馬行空富有想像力的推銷員就是他新的目標。

什麼?還不行?全技能都是為了恰軟飯而存在的情況下,你轉職個戰士我看看?

自從夢境中醒來,獨自在教會牢房中試驗着觸手的李文就明白了夢境的真諦。

夢裡啥都有,在夢裡毀天滅地的觸手怪在現實里僅僅只有一人高,張牙舞爪的十幾條觸手力氣還沒自己的左五指姑娘大。

這種觸手怪除了成為一名優秀的富婆快樂源泉簡直毫無卵用,而且使用影子觸手還會消耗體力,簡直廢物。

那腐蝕一切的霧氣還不如竄稀時的一個屁傷害高,就這還不是計算貼臉輸出的情況。

呃!等等,這要真貼臉輸出,好像沒幾個技能比這玩意兒傷害高……

思路再度紛飛不知道飛向何方的李文手拿看守的大半個身家,完全忽視了自己並沒有電風扇與冰櫃可以交貨的事實。

「114511號,有人提審!」

被打斷思路的李文一臉嫌棄的看着小跑過來的看守,那小眼神把這個新來的看守看得渾身難受。

這傢伙怎麼一副要咬人的表情?教會監獄裏還有得瘋狗病的?

話說,今天早上,聽說還有個看守甚至被推銷購買了八個電風扇加四個冰櫃,至今想來都還是覺得離譜。

這個監區真的是有點邪門啊!難怪一幫老看守要讓自己一個新人過來負責這片監區。

絲毫不知道眼前的看守正在因為自己而瘋狂腦補的李文臭着一張臉,彷彿損失了一個億,也不等看守回神就直勾勾的向提審室走去。

另一邊,在紐約大學溫斯羅普醫院VIP病房中,一出讓人難以置信的畫面正在上演。

腦袋被包成木乃伊也能清晰感覺到是地中海加中年危機的局長先生,此時正生無可戀的看着女兒給他扎雙馬尾假髮套。

「麗莎,我屬下他們快來了,能不能放過爸爸……」

「叫你不注意安全?說好的咱們兩人一條心,規規矩矩乾乾淨淨安安全全的做你的局長。」

「我已經很努力的躲開所有危險了啊!」

「那我親愛的老爸,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在異端審判局裡被人開了瓢的?」

「麗莎啊,你說話能不能淑女一點,能不能講理一點?我哪知道會有人敢在異端審判局裡打人?」

「可是我聽說你當時正在大廳里調戲女秘書……」

局長瞬間急了,顧不得為數不多的頭髮還把握在這暴力閨女手裡,連忙喊冤。

「怎麼可能呢?我那是在請教外語!你也知道我秘書是外語專家,我這有一個案子是涉及到一種古代盧恩文字……」

「不是我說你,老媽走得早,你身為一個局長得注意影響,把你早年流連紅燈區時的性子好好收斂一下。」

「咳咳咳,誰?!是誰和你說的?這是污衊!誹謗!我就沒幹過這種事情!

再說了,我年輕的時候的事情,審判局裡哪有人清楚,都是些小年輕亂說!」

「可是我是聽文斯洛特先生說的呀?他不是認識你幾十年了嗎?」

……

一瞬間,局長的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