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之歌》[恐懼之歌] - 第5章 罪惡都市5

罪惡與正義秩序是相互對立的嗎?

並不是,正義也有其罪惡。

秩序也有。

昏昏沉沉中教會監獄的大門消失了,李文感覺到了一股悲傷,混亂而迷茫的悲傷,有對於別人的,也有對於自己的。

李文睜開了眼睛,教會監獄彷彿變了一個樣子,安靜而和諧,古老而充滿歷史。

在時光的腐蝕下,哪怕黑暗邪惡也僅僅剩下史書般的莊嚴。

哪怕歷史的本質就是不斷的重複過去的歷史,這股氣息撲面而來,本身就如此嚴肅。

環視了周圍一圈,李文覺得自己在做夢,幾天了,自己也逐漸了解了這座監獄,現在四周彷彿與現實一樣,卻又有種夢幻般的不真實感。

感覺就像教會監獄開了特大號美顏,還有濾鏡,最離譜也最讓他確定這是夢境的一點是……誰家監獄一個犯人和守衛都沒有?

廢棄的監獄不算!

這地方朦朦朧朧的,彷彿還有着若有若無的霧氣。

二十米開外就只能看個大概,整個教會監獄更是散發著一層微光,就像……肉眼可見的人體輝光?

好吧~_~這個比喻並不恰當,因為教會監獄沒有生命……

等等,生命?

李文這次驚訝的發現,這個監獄就像是一個活物一般,給他一種有生命的錯覺。

「我記得索倫這個窮鬼是沒磕過葯的吧???」

還是……我的病又加重了?

李文絲毫沒有察覺到,此時在他身下的影子正逐漸化為實體,張牙舞爪的吸吮着地板上散發的微弱光芒。

在嘗試通過遠處窗口觀察了一下天空三輪高升的太陽被濃濃的白霧勸退後,李文開始發起了神經。

「我的本能告訴我,不拆點什麼東西似乎有點不得勁啊?」

沒等李文興緻勃勃地對教會監獄的建築上下其手,地上吸吮地板光芒逐漸凝實的黑影就彷彿得到了命令一般膨脹了起來。

一根根粗大的觸手帶着灰白色的霧氣籠罩了整個走廊,難以理解的力量頓時爆發。

整個走廊都被無法理解的力量摧毀,終於發現自己影子異變的李文獃滯在了原地。

那一根根彷彿可以無限伸長的觸手輕易的碾碎了阻礙的一切,注意,是碾碎。

就像四周的一切都是泡沫構成的一樣,李文甚至發現僅僅是觸手所纏繞的黑灰色霧氣都擁有強烈的腐蝕性。

僅僅只需要觸手靠近就能將厚厚的水泥牆腐蝕出一個個深坑。

「我果然在做夢,這拆家二哈一般的東西絕對不是我的影子,這都是幻覺。」

某人完全忘記了自己那該死的神經本能才是摧毀一切的罪魁禍首。

一番毀天滅地般的大掃蕩後(應該沒人能抵抗擁有觸手的力量後,試驗一番的**吧?)

夢境世界的監獄步了太陽爺爺的後塵,有強迫症的某人硬生生用觸手碾碎了監獄的最後一塊地板。

這時,李文才發現周圍的霧氣消散了不少,隱隱約約能看見一個個可怕的人影包圍在四周。

定睛一看,又是一副讓人掉san值①的場面,一個個赤着上身的小孩子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們那長得完全一樣的臉龐上,此刻分明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顯然,某人拆家的畫面屬於現場直播(密集的小男孩san值減10)。

「咳咳,你是對監獄有多大的仇恨啊?什麼仇什麼怨啊?你看你都把人家小朋友嚇到了。」

李文賤兮兮的鄙視着仍在耀武揚威的影子,彷彿推卸責任的小孩兒。

影子:?!

……

李文回過頭來,那數不清的小男孩竟然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排排密集的小腳印。

剛剛浮現在臉上的和善笑容頓時一僵,某人誘拐小朋友×∞的小小夢想頓時灰飛煙滅。

夢境再次陷入死寂,僅留下李文與他的影子兩苟(狗)對視。

……

紐約皇后大道東的一家咖啡廳里,一位身穿高檔西裝的帥氣男士正一點點攪拌着手中的咖啡。

奇怪的是,明明已經是深夜,咖啡廳卻仍舊沒有打烊。

「毒蛇,為什麼聯繫我?」

一名帶着禮帽看不清面孔的纖細女生坐在了他的背後,可愛的洛麗塔蓬鬆長裙被她穿出了哥特式陰鬱的味道。

「目標有問題。」

「哦?計划出意外了?」

想到那明顯不按常理的目標,帥氣男士抽了抽嘴角。

「是的。」

「教會執法者的問題?」

「執法者的問題已經解決了,短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