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之歌》[恐懼之歌] - 第2章 罪惡都市2

「姓名?」

「蒙多。」

「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別瞎扯!」

「昨天你不是還叫過我名字的嗎?你咋忘了?」

「回答我的問題!這是程序!」

「好吧!索倫.艾爾!」

「年齡?」

「18。」

「……」

「不是,你這樣看我幹嘛?真是18!」

老執法者看了看李文渾身膨脹的肌肉,古銅色的肌膚,狂野的碎發,這說是看場子的老油子都有人相信好吧!

「職業?」

「女性心理諮詢健康身材保養運動護理師!」

「怎麼和上次說的不一樣?」

「太長了……記不住……」

年輕執法者嘴角抽了抽,沒說什麼。

「籍……籍貫?」

「查爾斯聯邦,南方大區,第九特區,紐約市,皇后大道東。」

「具體點兒。」

「404號隔壁的1145號對面的403號!」

「你TM直接說是404斜對面的403號不就好了?而且為什麼非要提404號。」

說到這裡,老執法者明顯就看出李文的表情洋溢出一種獨特的神采,一個字賤!

李文一副八卦的表情湊了上來,即便賤兮兮的小眼神出賣了他也讓人忍不住想聽聽他要說什麼。

「那裡有個大胸妹子!單身,我答應了幫她綁個……咳咳找個男朋友!這不想給你們介紹一下對象嘛?」

兩位執法者面無表情,就你這神經病介紹的對象誰敢要?再說了,要真有好妹子你怎麼還單身?

似是看懂了兩人的表情,李文嘆息一聲。

「可惜了,她爸是你們局長……」

???!

?!!!

明顯更驚嘆一些的年輕警官看他的眼神都柔和了一些。

「你怎麼會想着要給我們介紹對象?」老執法者試探性的問了一下,他總覺得這貨又想搞他們心態。

「她說了,不喜歡書獃子和學霸。」

「你意思是我們聰明又強壯?」

「我媽說讀不進書的才會進異端審判局裡當執法者。」

聽到這個答案,老執法者反倒鬆了口氣,一句話,只有索倫.艾爾才會賤得那麼深沉而獨具一格。

這是自那天之後又接連三天見面了三次才得到的總結,血的總結(李文的)。

身為一名經驗豐富且受過專業訓練的正規職業教會執法者,能逼得他次次見血,這索倫.艾爾也是個人才了……

至少……索倫.艾爾現在的名號都在異端審判局裡傳的沸沸揚揚,賤得出血說的就是他了。

想到這裡,老執法者又是老臉一黑,瞅了旁邊年輕的執法者一眼,意味深長,不對,現在是在審賤血。

「你知道你具體犯了什麼罪嗎?」

「不知道哇~」

「你現在是二十四起命案的嫌疑人,我們有充分的證據證明你是這二十四起命案的元兇,並且還有你參與邪神儀式的目擊證人。

之前你也對這些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現在為什麼否認?」

啪!

老執法者拍了一下桌子,整個人靠了過來,氣勢逼人。

李文一見這架勢,作為一名世界快毀滅了都還活着的男人,整個人當然是……往後縮了。

砰砰砰

李文正欲說話,就聽見一陣敲門聲,隨後就看見一個渾身西裝的女士沖了進來。

這女士大約四十歲左右,渾身整潔,氣質幹練。

一上來就怒氣沖沖的站到了李文的身邊,手持文件袋彷彿一尊護法。

「文斯洛特先生!我現在要告你們異端審判局誘供,且對我的當事人執行暴力審訊。①」

說著就一手指向李文頭上明顯的三道傷疤,這顯然就是文斯洛特這位暴躁老哥三天來的傑作。

「伊芙律師女士,您請冷靜一下。」

「冷靜?」

「在我不在我的當事人身邊的時候,對我的當事人施行暴力,並對其進行誘供,你們已經嚴重觸犯了法律,我現在就要求保釋我的當事人並對其驗傷!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