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之歌》[恐懼之歌] - 第9章 偽神與神器

兩位貴族執法者與遲來的律師女士緩緩走出了教會監獄,三人的表情都有些沮喪,顯然,雙方的目的都沒有達成。

兩位執法者雖然失望,但是也還好,一開始也並沒有對拉攏野生超凡者抱有多大希望。

更何況……這位索倫先生沒有答應反而讓任務失敗的他倆莫名鬆了口氣,這傢伙純純一個神經病好吧!

真加入他們教會真不知道是教會給他傳教還是他感染教會……想想滿教會都是一副買了冰櫃和電風扇的樣子……

兩人在這一刻齊齊肝疼了一下,這種操作絕對有可能發生,光是看他推銷產品的樣子就知道。

相對來說,王牌律師女士就有些難受了,第一次……第一次遇到這麼苟的怪人,明明自己都有辦法可以通過法律途徑給他保釋。

這人居然還拒絕了,甚至還說什麼喜歡住在教會監獄,就喜歡這種有安全感和神聖感的房間。

是,要說監獄安全感十足那是可以有的,比如有二十四小時的看守免費當保鏢,比如厚實堅固的牢房與沉重的防爆門。

加上那高高的圍牆與電網完全杜絕小偷入室行竊、歹徒破門搶劫,綁匪入侵綁架,仇家踹門砍人的可能。

可是你tm到底是要什麼人才會慫到天天住在監獄才能找到一點安全感啊?你是炸了人家德哈剛首都還是給拜魯斯皇帝帶了綠帽啊?

這個賤兮兮的傢伙甚至還一副眼睛冒光的表情說什麼教會牢房裡的人說話又好聽,個個都是人才什麼什麼的!

還說什麼在裏面學習知識了解豐富的社會實踐經驗與各種理論結合實際的特殊技巧。

什麼人啊?居然用一副大學進修考研的語氣學着全部都是刑法上才用得到的技能……

最後,這傢伙還推銷給了自己一台洗碗機和三個電風扇加兩個大冰櫃……

想到這裡,伊芙女士捂住了臉,她是瘋了嗎?居然真的付了錢!

等等,一道不可見的微光從她的眼睛中閃過,讓她大腦變得更清醒,與此同時,她臉色一白,手指幾乎摳進掌心。

「這絕對是一種超凡力量,我幾乎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就順着他的話語將那些東西買下來了。」

若非是祭司大人賜予了神靈饋贈的庇護,自己甚至被賣了現在都還在幫他數錢。

「不行!必須立刻回去報告祭司大人,目標不是普通犯人,計划出了大紕漏!」

……

當晚。

紐約市的市郊是一片連綿的工廠,巨大的工廠里不時傳出陣陣轟鳴巨響,如同鋼鐵巨獸的喘息與怒吼。

一名名頭戴禮帽,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影將其中一座工廠包圍,他們普遍還帶着一條黑色的圍巾遮擋着口鼻。

他們來自各大正神教會,是針對異端的鐵血殺戮者,追獵者,處刑者,他們一般被異端們稱為……獵人!

其中一名體格更加魁梧的男子站在路邊的巨石上遠眺着工廠吞吐的烏雲。

「這就是任務目標了吧,三號,確認一下資料。」

被稱作三號的,是一個身型矮小的女性,圍巾的包裹下僅露出一雙堅毅的眼睛。

「13號工廠,十年來以低廉的工資,大量吸納城外務工人員,大多都是附近沒有合法入城身份的流民,以婦女為主。」

「該工廠是溫特集團的產業,明面上有着各種合法的執照與相關文件,但是實際上卻充斥着大量安全隱患。」

「其中最糟糕的一點是員工們的安全防護問題,多年來,直面大量有毒性的化學原料造成了大量員工的死亡。」

「不過,溫特集團壓下了所有的負面消息,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濃郁的死亡已經吸引了神教的人。」

「根據線人們提供的消息,凈化神教已經開始在工廠內布置了神降儀式,目標應該是凈化神教的偽神凈化之母,目前進度已經超過了一半。」

魁梧男子點了點頭,圍巾下是一張飽經滄桑的臉,他右手手持一個木盒,左手握着一把長刀,僅僅是回頭撇了一眼。

「都聽見了嗎?這些信仰偽神的雜碎又打算召喚他們的邪神。現在,對於你們我只有一個要求……」

他冷酷的聲音明明不大,卻清晰的傳到所有身影耳旁。

「毫不留情一個不剩的碾碎這些臭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