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 第9章 煉丹學徒忽悠身世

在凡間界金丹修士已經是很厲害的人物,誰敢覬覦。

這就給吳巧兒這個開掛的人一個信息來源。

可見這位掌柜是金丹修士,估計剛突破不久。

她得做出自己背後有家族勢力的樣子。

「小虎子就是這從一開始接待仙子的小二。仙子不是本地人吧?」彌勒佛笑臉開始攀談。

「不是,跟族裡同輩一起到這裡歷練的。本來要進摩耶森林,卻碰到了我心心念念要拜師的煉丹大師。就趁熱打鐵了。好在成了。」

是謊話,全是謊話。打的就是你這個鐵。

「這樣啊,那您現在落腳哪處?如果需要地方,我們商行也可以給仙子和令師提供安靜又舒適的地方。」

「謝過掌柜,不用。我師傅為人低調,我也受家族管控。而且目前住在城主府,過兩日也要搬到師尊那裡住。」吳巧適時的放下了端着的架子。

「先看看靈草吧。把師傅交代的事情做完,才是重點。」說著從美人爹那裡借來的儲物袋裡拿出了一百棵破靈草。

「如何?估個價。」吳巧無所謂的說出。

彌勒佛笑臉作出了震驚的臉色:「這就是令師採的?如此新鮮,且量多。真是高,真是高啊!」

吳巧兒點頭表示同意,沒接話。

彌勒佛笑臉拿起了一顆,仔細端詳:「品質真是好!」

那是真好。

「一棵十塊靈石,仙子覺得,如何?」

這價格……美人爹拿捏的很准。

呵哼,她可是已經精準把握了市場目標。

「掌柜您貴姓?」吳巧眯眼笑着問。

彌勒佛笑臉回道:「鄙人姓何,隨意隨意。」

「何掌柜,失敬了。晚輩不才,藥典背了幾年,才背完。就是死讀書。」她柔聲且慢條斯理地開始說道。

「我師尊說道說道了我這一點。他說,這破靈草在千年來寥寥幾根,研究缺乏是必然。不能光看藥典。我師尊確實是高人,煉丹天賦一絕。卻也不敢弄破靈丹給幼兒吃。因為幼兒的五臟功能還不健全,別說破靈,光丹毒就無法排出而後夭折。」

看着仍是米勒笑臉的何掌柜,繼續說道:「但這個破靈草沒有這個弊端。師傅講,要是給幼兒隨同餐食吃一顆,便能從小改善體質。十歲檢測靈根天賦時必會是修士。而且天賦會比不吃的情況下高出好些。」

何掌柜終於有了些動容。

「我這麼說您明白嗎?或者我可以去拍賣行看看。馬上各大宗門開始測靈根天賦,此消息一出,肯定很搶手。」她撩了面紗,拿起小虎子早端來放在一邊的茶喝了一口。

溫度剛好。

「但這個……是不是的確能提高資質還不知道。」

「那為何不試一下呢?找個一個六歲到九歲之間的就行。這個驗證用的靈草我來出。我非常信任我師傅。」

她通過吊炸天的系統對這個破靈草做了詳細的了解。想賣高價,就得深度剖析,尋找潛在價值。

雖然讓系統主動開口是很難,但把破靈草放在前面,每次做了些不同處理後進行了N次尋寶測試,通過結果推理出這個破靈草無任何毒性,幼兒可以食用。

她還撿來了一個極普通的幼鼠給吃了破靈草液體。過了兩日幼鼠還是健康不說,尋寶測試結果提示該幼鼠成了靈鼠。

這世界修士家族的後代不一定全會是修士,就像原主這樣的廢材。

這個概率還是蠻高。高達百分之八十。

「不必!」何掌柜不做停頓,他知道她是不喜歡這個價位。

人家商場多少年,提高天賦相關的物品賣的多麼暢銷,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驗證由他自己私下做就行。到時即便不能提高幼兒潛力,左右破靈草是不假,他還是有賣出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