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空間:天尊跪舔六萬年還在追妻] - 第7章 硬氣爹爹脫離家族

吳俊瀾望着吳俊青,只能吃這個啞巴虧。虧在沒把握好吳巧兒的性情大變。

靈草在此子手裡!

「快去吧。我們別再打擾巧兒。」城主吳俊瀾發話。

「好!」

「我們都出去等。」一眾人跟着城主再一次出院子。

二長老和三長老的面色難看。小輩矛盾不是大事,但總歸被罰了是打他們的臉。

他們近年來風光慣了,無法接受這種打臉。

待八掌老一起都回到議事堂後,二長老對着吳俊青說道:「八掌老。剛才聽聞你們的摩耶森林行有靈草收穫。按族中規定,需要交給家族,得由家族討論分配。你可不能私藏。」

吳俊青板正得地在椅子上,回道:「什麼摩耶森林行?這是一個大難,不是消遣。是巧兒差點丟失性命為代價獲得的。我要給巧兒用。而且族內也有規定,凡人不拿修行份例,同樣也不繳納所得。」

「但沒有你,她能得到此物嗎?」

「能!當然能!別忘了她六歲時就採到了仙草。沒有這個機緣,吳家現在是什麼樣還不知道。」吳俊青憤然。

「小心你的言辭!」二長老橫眉豎眼。

「巧兒的機緣頂多是一個敲門磚,吳家現在的壯大都是靠我們大家的努力。」三長老也適時加入進來數落。

「敲門磚?這個比喻也太缺德了。把巧兒對家族的貢獻說得如此不值一提。拿去,誰拿着這個想當敲門磚,就!去!當!」吳俊青順手把定情信物玉佩扔到了議事桌的中間。

「左右族裡對我兒吳巧兒也沒有給與晚輩應得庇護,而且這個敲門磚的功勞也被剝奪乾淨。我決定帶着我閨女吳巧兒脫離吳家。」

「俊青!有事說事。不要在情急之下妄下決定。」目前的族長,之前的大長老開口道。

金丹期修士脫離家族,可以要求資源索賠。但吳俊青貌似已經算好了,他的貢獻和吳巧兒的事能讓他們直接脫離吳家。

「並非!大家心知肚明。近年來吳巧兒身上發生的壞事還少嗎?我都覺得為吳家丟臉。大格局在哪裡?」

「慎言!大格局不應該在此事上議論。」城主吳俊瀾也發話。

「好!既然我閨女吳巧兒與家族大格局無關,從此脫離家族。」說著拿出長老玉佩瞬間捏碎。

「你!你以為離了家族能好過,能保護得了巧兒?」城主怒道。

「比起在族內多來幾次推崖掉落好。這對於望着家族的我們來說是誅心的事!」吳俊青難得硬氣,難得如此多話。

的確,大家都是幾十上百歲的人,而且是擔任長老一職的,都知道這是因為什麼。

只是勝者為王,他們就等着勝出的那個,到時捧高就行。

吳俊青一直因為吳巧兒很看重這個婚姻,覺得若她背後有個權勢的家族,嫁進褚家會硬氣一點,好過一點。

所以他也為家族賣命跑腿,總歸是家族強大,自身也硬氣。

但現在都不需要了。

「你們父女倆都魔怔了嗎?」城主大怒,拍散了桌子道。

「城主慎言!我是正道修士,吳巧兒是凡人。我們跟魔沒有關係。告辭!」吳俊青轉身走出議事廳。

「你今天得給我留下一層皮!」城主也飛出議事廳。

其實吳俊青父女走人,對他們沒什麼不好的。雖然丟失一個金丹期修士,但是他們能對褚家有個交代,可以保全他們吳家。

可別讓褚家為了解決不值當的婚姻,對他們整個族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