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恐怖夢境:從取名小丑開始!] - 第1章 送外賣碰到殺人犯怎麼辦?

藍星。

**。

「阿沐,你要笑一下啊!真誠一些,不要那麼僵硬,smile!!」

黃齊松攥着劇本,另一隻手不停地在自己嘴巴前不斷張合比划著。

同時,對於劇組的龍套演員何沐也有些無奈。

這傢伙是橫坊影視城群演圈中的「名人」,出自華夏四大影視學院之一——京都電影學院。

作為京影的優秀畢業生,卻不會微笑,自然令大家極為驚奇。

他努力撐開臉頰的笑容,在鏡頭前極為虛假,所以一直被一些副導演提點,黃齊松正是其中之一。

至於為什麼是副導演提點,自然是導演在按摩和觀影,沒空嘍!

若非這傢伙演技出眾,一些劇組根本就不打算要他。

「黃哥,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再試試,再不行,我就去演太監,那不用太多表情的。」

何沐一臉真誠地看着黃齊松,抓住對方的衣袖,來回搖晃着。

看着自己這不知多少屆的小學弟,黃齊松有些牙疼。

面前的何沐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一身廉價衣衫,穿着略顯隨意,頭髮亂糟糟的,長相中等偏上,但極為吸引人的是他的一雙深邃的眼眸,彷彿能將別人的心神全部吸引進去。

以及他身上那一股難言的憂鬱氣質。

文藝青年確定無疑!

「你說你,當初咋放棄了京都的大把資源,執意要來橫坊,這不是丟了西瓜撿芝麻嗎?」

黃齊松一臉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他這個小學弟,當初也算京都電影學院的一大風雲人物,雖然是面癱臉,但架不住成績好,體育好,還會寫小說,尤其是這一身憂鬱氣質,可令無數學妹痴迷。

當然,學姐要懂得多一些,少了很多。

點點頭,捶了捶何沐的胸口,示意對方給自己省點心。

何沐連忙來到黃齊松身後,給他捏了捏肩。

「誒,不錯呀,阿沐你這手藝見漲嘿。」

「那是黃哥您教導的好。」

「滾犢子,少拍我馬屁,你把戲演好,不耽誤進度就行,我也少挨點孫導的罵。」

「嘿嘿。」

「右邊一點,重一點。」

「偏左邊一點,哎對,就這兒。」

「你嫂子老是抵在我肩上,壓的肩疼。」

何沐聞言一懵,啥意思?

黃齊松猛地回頭,看着何沐懵逼的眼神,鬆了口氣,旋即嘴角微微翹起。

「還沒女朋友吧?」

「額,還沒。」

「你有女朋友就懂了,嘿嘿。」

黃齊松嘿嘿一笑,表情有些猥瑣。

何沐搖搖頭,不打算再考慮這個問題。

自己晚飯都還沒着落呢?

女朋友,有乾飯香嗎?

「舒坦。」

黃齊松嘖了一聲。

何沐抿了抿嘴,不敢露出笑容。

他的笑容有些難看,會嚇到人的。

……

微風和煦,金烏西斜。

初夏的暖風伴隨着些微蟬鳴由遠及近地浸潤着無數勞動者的心。

而何沐,則演了一個下午的太監。

傍晚,看着黃齊松斜瞥的眼神,何沐縮了縮頭,沒敢看他。

「拿着,今晚的工錢。」

看着到手的二百五十塊錢,何沐有些感動。

自己不是跟組群演,只是在某個劇目里演了個太監,全程就六句台詞:

「皇上吉祥!娘娘吉祥!」

「喳!」

「奴才該死!」

「你們下去吧。」

「奴才替娘娘寬衣。」

「請娘娘安歇。」

其他時間大都旁立在側,表情肅然,微微躬身,將太監的謹慎與卑微演的神似非常,極為逼真。

就這,忙碌一天,值二百塊。

多出的五十,還是黃齊松多補的。

「黃哥,你真好。」

「不,我不好,阿珍,我對你的愛還不夠。」

「阿強~」

何沐見黃齊松在飆戲,馬上轉換偽音,喊了一句。

一時間,兩人惡寒無比,卻又哈哈大笑。

身為京都電影學院的學生,他們最喜歡在操場上、教室里,廁所內飆戲。

旁邊的幾名群演眼中既羨慕,又有些怪異。

何沐能和副導演有說有笑,可不像他們,只能找群頭。

只是這倆人,不會是龍陽之好,斷袖之癖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