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 - 第005章 島嶼規劃

翌日清晨,蘇宇在生物鐘的影響下自然醒來。

一夜好眠,蘇宇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放鬆和舒適。

別墅的大床真的是太柔軟了,睡在上面就如同睡在雲朵上一般。

這讓平時不怎麼賴床的蘇宇,都有一種繼續躺下去不想起身的想法。

不過,蘇宇看了一眼時間後,就急忙起床了。

因為,此時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這還是他畢業以來起床起的最晚的一次。

而隨着蘇宇的起來,別墅內的智能管家系統自動識別,不用蘇宇動手和吩咐,房間的窗帘就自動拉開,初春的陽光隨之灑落進來。

蘇宇來到陽台,伸了一個懶腰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氣。

島上的空氣清新無比,完全不是城市裏面能夠比的。

「舒服啊!」蘇宇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而後,蘇宇站在別墅三樓房間的陽台上開始遠眺。

昨晚他來的晚,島上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有什麼。

不過此時再看,就非常的不同了,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讓蘇宇感覺新奇的景色映入眼帘。

吳七昨晚說的話雖然有些誇張,但也是事實。

雖然站在陽台上不能將島嶼的一半納入眼中,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好似連綿不絕的田野,潔白的沙灘和大海。

此外,蘇宇還看到了在別墅不太遠的地方,有着圍欄圍出來的小小牧場。

牧場裏面可以看到有幾頭牛、幾隻羊、幾匹馬,以及少量的雞鴨鵝等。

在牧場的旁邊則是一排白牆藍瓦的房屋,蘇宇想來那應該就是羊圈、馬廄、雞窩等了。

蘇宇的視線慢慢收回,落在了近前。

在別墅的右側,則是一個平靜如同鏡子的湖泊,一個木質碼頭伸入湖泊之中,碼頭旁則是停靠着一艘小小的機動船。

這一切看着都異常美好。

唯一不足的是,可能是初春的原因,蘇宇並沒有看見多少綠色。

當然,這絲毫不影響蘇宇此時的美好的心情。

正所謂富貴不裝逼,如錦衣夜行,大致掃了一眼島上的景色之後,蘇宇就拿出手機咔咔拍照。

而後挑出九張滿意的照片就發到了朋友圈,並配文:住海島,睡別墅,爽歪歪!

剛剛發佈不久,這條朋友圈立即就引起諸多點贊和評論。

其中蘇宇的高中、大學同學最為活躍。

『靠,宇哥你這是幹啥去了?出國了不成?』

『擦,景色不錯啊,這是哪個島嶼?』

『嗚嗚嗚,我也想住島嶼,睡別墅,宇哥帶帶我。』

『好大的房間,好大的床啊,想睡!』

『老蘇你現在在哪裡上班呢?我聽人說你自主創業,咋?真成大老闆了?發財了啊這是。』

『抱宇哥大腿,小弟甘願做宇哥大腿上的掛件!』

『實名羨慕!』

『實名羨慕+1!』

……

蘇宇看着評論與點贊頓時咧嘴一笑,然後統一回復道:「不用羨慕,房間太大了也不好,內急了上個廁所都要跑着去!」

此回復一出,下面頓時一排豎中指鄙視的表情包。

蘇宇哈哈一笑,裝了一下逼後,心情更好。

當然,蘇宇也沒有繼續扯皮裝逼,統一回復了一個笑臉之後,就收起了手機向著樓下走去。

來到別墅外,蘇宇就看到在別墅前面不遠的一棵樹下,吳七正在給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梳毛以及修剪鬃毛和馬尾。

「七爺早!」蘇宇笑着打招呼道。

聞聲吳七看了過來,笑着道:「少爺您醒了?少爺您昨晚睡的好嗎?」

「哼~」棗紅馬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睛也看了過來,並對蘇宇打了一個響鼻,而後就不再理會蘇宇,站在那裡享受般的任由吳七擺弄。

「睡的非常好,還有七爺,您就不要再稱呼我為少爺了,叫我名字就好。」蘇宇笑着回應,站在一定距離看着吳七給棗紅馬梳毛。

被稱呼少爺雖然有點爽,但同時蘇宇也感覺有些彆扭。

然而吳七卻是不同意,擺着手道:「這可不行,少爺,規矩不可廢。」

聞言蘇宇有些無奈,好奇吳七在這方面怎麼這麼執拗,這是當奴僕當出癮來了嗎?

蘇宇好奇的問道:「七爺,我可以問一下,你為什麼要管我大爺爺叫老爺,管我叫少爺嗎?現在都已經是現代社會了啊,不興古代那一套了。」

吳七聞言手中刷毛的動作不停,一邊刷一邊道:「這是我自願的,在我被老爺從死亡邊緣救回來的時候,我就發誓,我吳家人要世世代代給蘇家為奴為婢,以報老爺救命之恩。」

蘇宇怔了怔,吳七這話讓他想起了某謙和某郭之間的梗。

蘇宇看着吳七道:「那七爺,您好有什麼家人嗎?」

吳七挑了一下眉頭道:「老奴從未娶妻,也沒有任何家人!」

蘇宇:「emmm……」

隨後兩人對視一眼,忍不住大笑起來。

笑罷,吳七道:「少爺,想不想體驗一下給馬刷毛?給馬刷毛挺有意思的。」

「不了,還是七爺您來吧!」蘇宇聞言擺手拒絕。

蘇宇是農村孩子,對馬這種生物還是有些了解的,別看這棗紅馬在吳七手底下任由擺弄,但是換了陌生人,這馬絕對不會這麼溫順,挨踢的概率極大。

蘇宇覺得還是以安全為主。

吳七沒有強求,而是呵呵一笑道:「那好吧,少爺等老奴一會,刷完毛咱們再吃早餐,然後老奴再領少爺您參觀一下別墅,熟悉一下奇蹟島。

老爺在去世前曾交代過老奴,以後島上的一切事務都以少爺您為主,老奴會在一旁合適的幫襯少爺您的。

當然,如果少爺您有什麼決策上的錯誤,老奴也會及時提出來的,到時候希望少爺您可不要生氣。」

「那不能,我什麼都不懂,以後還要仰仗七爺你給我多出出主意呢!」對此,蘇宇毫不在意的擺手,他巴不得有人能夠幫忙管理建設島嶼呢。

當然,蘇宇有些好奇,不知道這島嶼為什麼要叫奇蹟島,總感覺有些別嘴,甚至還不如螃蟹島之類聽着順耳呢。

吳七呵呵一笑:「這是老爺起的名字,老爺曾經說過,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