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醫妃:種田致富天下無敵》[絕色醫妃:種田致富天下無敵] - 第10章 反其道而行

在沈清歡不善的目送下,沈星月已經走到了自己的馬車旁。

「小黑,你在外面守着,我要進去換衣服了!」

「汪!」

小黑聽話地叫了一聲,乖乖地守在馬車外。

小花和小朵去了另一輛放行李的馬車裡,各自找自己的乾淨衣服。

沈星月脫掉了一身早已又臟又臭的正紅嫁衣,換了一身素色的輕簡便裝。

換好後,掀開帘子,喊小黑進來。

小黑敏捷地向上一躍,鑽了進去。

「小黑,爺爺還好嗎?我不在,他老人家是不是很傷心?」

「嗚……」

小黑聽得懂人話,趴在沈星月膝蓋上,低聲嗚咽了一聲。

沈星月心裏有些難受。

眼眶一下**。

「小黑,我很想念爺爺,也很不捨得你。可是,我不能自私地把你留在這兒,你還是回去,替我好好陪爺爺吧!不然,我更加難以安心。」

「嗚……嗚……」

小黑低聲嗚咽了兩下,眼角竟有淚水淌下。

原來,狗比人更懂得感情。

沈星月的心情也更加惆悵。

把小黑抱在懷裡親昵了一會兒後,她突然想起來,是不是可以寫一張紙條或一封信掛在小黑脖子上?

讓爺爺知道她現在在另一時空里好好地活着。

而且還當上了王妃。

這個念頭,讓她異常興奮。

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不試一下,又怎知不行呢?

趁小花和小朵去換衣服和拿吃食,還未過來,沈星月趕緊在馬車裡的一個箱子上翻出了筆墨紙硯。

寫長信肯定是沒時間,只有寫張便條了。

「爺爺,我在另一時空,一切都好,勿念,您多保重身體!想念您的丫頭。」

沈星月沒有署自己的名,怕萬一被人發現,恐多生事端。

寫好後,她將這張紙條卷在一串珍珠項鏈上。

然後又從衣服上扯下一塊長布條,用布條將紙系幾圈,防止它掉落。

最後,她把這串珍珠項鏈慎重地戴在了小黑脖子上。

「小黑,這串珍珠項鏈非常重要,你千萬不要把它弄斷了!見到爺爺後,記得想辦法提示他,一定要看這項鏈上的這張字條,知不知道?」

「汪、汪汪!」

小黑懂事地叫了兩聲。

沈星月把它抱在懷裡,難過不舍地蹭了蹭它毛茸茸的臉。

她很想和小黑多呆一呆。

可是,怕小花和小朵很快會過來,只能讓它速速回去。

閉上眼睛,讓小黑回去的念頭在心裏一起,沈星月的懷裡頓時空空如也。

小黑,真的馬上不見了!

沈星月既感到驚奇,又覺得失落。

「王妃,吃點東西吧!」

來不及多惆悵,多幻想爺爺見到那張紙條時是如何心情,小花和小朵已經拎着兩個食盒過來了。

「你們吃了沒有?」

「還沒有呢,王妃您先吃吧,您吃完了,我們等下再吃!」

「這又不是在王府里,分什麼先後,一起進馬車裡吃吧!」

沈星月把兩個丫鬟都叫進了馬車裡,將一個箱子作為臨時飯桌,就着燈籠,讓她們跟她同吃。

「王妃,那隻黑狗呢?」

三人吃了一會兒,小花突然想起來問道。

「放它回家了!」

沈星月裝着隨口答道,眸子不由閃爍了一下。

兩個丫鬟都沒注意到,此刻,她如黑葡萄般的眸子里藏着一點淚光。

想到小黑和爺爺,沈星月已沒什麼胃口多吃。

吃了一點兒,便獨自先下了馬車。

下馬車前,隨口囑咐了一句,讓小花和小朵她們慢慢吃,吃飽點。

在馬車外轉悠了幾步,沈星月發現,不遠處的一棵樹旁,知畫和兩個侍衛似乎聊得挺火熱。

其中一個侍衛的手裡拿着一根火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