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添香》[絕色添香] - 第4章 見色忘義

林韻這個女人剛走沒多久,我的電話響了。

沒有出意外,就是我媽徐芬蘭的電話,想必她肯定看到了我跟林韻那個女人的合照。

我不敢遲疑,生怕因為我掉了鏈子,把這場戲演砸了。

到時候林韻這個女人肯定是要找我算賬。

「欸,媽,怎麼了?」

我若無其事地問道。

「志堅,相親還順利嗎?」

徐芬蘭的言辭難掩喜悅,問道。

果然我媽肯定是跟林韻的家人通氣了。

至於我家到底是怎麼跟林韻扯上關係,我倒是不清楚。

「啊,還算是順利吧。」

我清了清嗓子,回道。

「那就好,你跟韻兒好好聊聊。韻兒媽媽說韻兒對你很滿意!」

徐芬蘭雀躍地說道。

這一刻我媽徐芬蘭似乎已經將我跟林韻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不過看來林韻這個女人還算仗義,竟然真的擺平了我媽。

果然女人才懂女人,我心裏感慨道。

「好的,媽,我知道了。」

我整理了一下情緒,表現出了興奮的樣子,說道。

「志堅,我聽韻兒媽媽說,韻兒也是在什麼新聞社工作,你們兩個應該有很多的共同話題吧!」

徐芬蘭提醒我道。

「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這不是剛見面啊,慢慢來。姻緣這種事情,當然是上天註定的最大啊!」

我安撫道。

「好,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自己解決。」

徐芬蘭滿意地笑道。

隨後我媽徐芬蘭掛斷了電話。

沒想到林韻這個女人誤打誤撞幫我解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讓我重新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周末。

等我走出如家飯店的時候,林韻這個女人早已經不見。

我也沒有耽擱,直接駕駛着我的愛車朝着住處駛去。

我大學畢業後,便決定在漢江工作,沒有回到我的家鄉蘇杭。

這也是讓我老爺子姚志強一直不爽的事情。

他本來靠着人脈關係,給我在蘇杭市市場監管局找了一個不錯的工作,但我執意留在了漢江工作,因此跟我老爺子還是結下了不少梁子。

大學畢業後的春節,我都是獨自一人在漢江度過,並沒有選擇回家。

一方面是我不想面對七大姑八大姨的審判,另一方面就是跟我老爺子因為工作的事情產生了不小的隔閡。

不過徐芬蘭倒是知情達理,心疼我這個獨生子,支持我獨自一人在漢江奮鬥。

所以我跟我媽倒是電話頗多,和我老爺子一年都沒幾個電話。

不過從我媽的嘴裏,我倒是知道我老爺子對我在漢江工作的態度也發生了改變。

我參加工作不到一年就在一家規模中等的新聞社擔任了市場部經理,這倒是讓我家老爺子引以為傲。

市場部經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至少是算得上高管的職位。

老爺子茶餘飯後,跟他那些朋友有了談資,他倒是樂在其中。

想到這裡,我的車也駛入了住處樓下的停車場。

我和張大超租住的房子,坐落在漢江的老城區,只有樓下簡易的露天停車場。

不過房租一個月只要一千五,我跟張大超平攤之後,相當於一個月只要七百五。

這筆支出對於我來說,可以算得上是不痛不癢。

同時這個房子在老城區的繁華地帶,生活還是十分便利的。

我鎖好車之後,抬頭望了眼樓上的窗戶,發現我和張大超住的房子還是漆黑一片。

我倒是沒多想,直接上樓打開了房門。

這個時候房內的燈光突然打開。

我愣了一會。

「親愛的,你來了?」

張大超依舊是一身西裝革履,同時還用髮膠做了一個大油頭,眯着眼笑道。

我看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