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添香》[絕色添香] - 第2章 心理性別

林韻抿了抿嘴,一臉不爽地走出了電梯,但看到眼前擺放滿車輛的地下停車場,同時伴隨着陣陣發動機的咆哮聲,她心生退意,連忙退回了電梯內,準備返回一樓。

在電梯爬升的時候,林韻下意識地低下頭細細打量幾番,同時用手比划了幾下,喃喃道:

「看來堅持就是勝利。」

想到這裡的林韻,頓時心情暢快了許多。

而這時電梯也重新來到了一樓,她快步地朝着辦公樓外走去。

而此刻的我,來到我的愛車寶馬525Li附近,上車前,我習慣性地繞車一圈檢查一下,同時踩兩腳輪胎。

這輛寶馬525Li是我大學四年鏖戰股市的戰利品。

我靠着考上漢江大學那年升學宴收來的禮金,總共七萬多塊錢,藉著牛市行情,翻了七倍以上,於是在大學畢業參加工作那年,直接提了這輛寶馬5系,在同學聚會上算是出盡風頭。

我藉著車內後視鏡簡單地整理了一下儀容。

沒錯,其實我還有一場家裡人安排的相親需要應付。

雖然我對這場相親不抱太大的期望,但是至少還是要注意下我的形象。

畢竟相親的對象是家裡人安排的,如果我的形象不好,傳到家裡人的耳朵里,少不了一頓奚落。

想到這裡的我,看了眼車內的時間,已經八點二十多,距離相親見面的時間沒有多久了。

我立刻發動了車輛,鬆開手剎之後,掛檔起步,朝着地下停車場的出口駛去。

幸虧這個時候地下停車場車輛不多,並沒有出現擁堵的情況,這倒是讓我鬆了口氣。

不巧的是,我駛出地下停車場的時候,調頭駛入機動車道的時候,正好要經過公司樓下。

果不其然,林韻這個女人正佇立在道路旁邊,目光凝聚在手機屏幕上,她那纖細的手指時不時滑動幾下,顯然她是正在等待網約車。

我鬼使神差地把車停在了她的面前,拉下了副駕駛的車窗玻璃。

林韻也察覺到了我的車輛,她連忙抬起了頭,看着坐在駕駛座的我,臉上布滿慍色。

「要不我捎你一趟?」

我笑意盈盈地看着林韻,說道。

其實我知道林韻肯定不會答應,不過我就是想要找回剛才在電梯上丟掉的面子,氣一氣林韻這個女人。

「滾,誰要坐你的破車!」

林韻白了眼我,毫不客氣地罵道。

我沒有猶豫,淡然地笑了笑,關上了副駕駛的車窗玻璃,快速起步,時速超過了60公里,很快林韻便消失在了後視鏡里。

當我想到林韻這個女人站在原地無能狂怒的樣子,我就感到無比爽快。

這個時候我的電話響了,打斷了車載音樂。

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我沒有多想,下意識地接聽了。

這個時候車機上傳來了林韻的怒罵。

「姚志堅,你這個混蛋!看老娘我不扒了你的皮!」

我連忙掛斷了電話。

奇怪了,林韻這個女人從哪裡弄來我的私人電話?

藉著等待紅綠燈的機會,我快速地翻閱了一遍聯繫人列表,檢查了一下微信群聊,依舊是沒有答案。

這個時候我的目光停留在擋風玻璃上,頓時笑了笑。

原來是我貼在擋風玻璃上的挪車卡,上面有我的私人電話。

沒想到只是在林韻這個女人面前短短停留一下,她就記下了。

看來林韻這個女人的記憶力的確不錯。

紅綠燈變換成綠燈的時候,我心裏的疑問也解開了。

沒有開多久,我便來到了相親約定的地點———如家飯店。

在找好停車位之後,我快步走向了飯店內。

因為家裡人提前訂好了雙人座,所以我直接奔向了座位。

剛進門,還沒等我走幾步,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我。

我停下腳步,朝着聲音的方向望去,一張圓滾滾的大臉盤子出現在我的視線內。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跟我合租的死黨——張大超!

張大超同樣也是我的大學室友,不過他讀的專業是應用心理學,而我的是會計學。

他的應用心理學專業是漢江大學含金量最低的專業,四年下來的課程不如我一年課程多,再加上張大超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