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9章:初演(二)(2)

快這個優點也繼承下來了。

「謝了,沒想到又被你救了一次。」白溫和的笑笑,遞過一碗湯藥「雖然醒了,還是喝些醒醒酒吧,不過怎麼覺得你有些失望啊?」

沒料到白會這麼敏銳,怔了怔後,我抬眼望着他「只是沒想到,怎麼,白原來住在青樓嗎?」只能把話題錯開,不過白這樣的人,會在青樓碰到不奇怪,可住在青樓就很奇怪了,除非是在躲什麼人。

「嗯,辦點事。」原來真是有事,不過本不熟便也無意多問,「多謝招待了,只是我也該回去了。」放下空掉的碗下床,「雖然快結束了,不過白要去前面看看嗎?」白低頭幫我把鞋綁好,淡淡開口「不去了,就是從那來的。」

倒是我聽完後驚奇了一把,看着白「覺得不好嗎?」「能讓人終身難忘的表演」聲音還是淡淡的,「那怎麼?」於是更加疑惑,「是看到你走了就跟着去了花園。」那就是看到我醉酒的整個過程了,不好意思的對他笑笑。

「還多虧你跟了去,不過很丟臉吧?」「丟臉倒不會,只是慶幸。」最後幫我撫了撫衣角「慶幸什麼?」沒想到白竟向我擠了擠眼「看到一場更完美的舞蹈啊。」「有嗎?忘了……」這次是自己臉紅了,不過倒不是真忘,只是不想他再問什麼「忘了就算了,我送你吧。」感激的朝他笑了笑,只為他的體諒「那就多謝了。」

跟着白,不多會便聽到樂聲,雖然枝鑰她們一人只有三曲,可加上青娘安排的其他節目後就將近有一個時辰了。

「既然都來了就看完吧,估計時間也應是枝鑰她們最後一曲了,歌舞同台喔?」可能是我的語氣,白竟寵溺的摸了摸我的頭「不好看你跳一遍怎樣?」「沒問題!」這點信心還是有的。拉着白到後台去找蕪苡,現在枝鑰她們應該也在那等着。

雙手合十,她們千萬不要發現我的離場……

「小姐!」還沒祈禱完就聽到枝鑰含怒的聲音,趕緊拉着白過去討好的問道「你們就要上了吧?」「原來某人還知道啊……」枝芝的聲音今天也有點刺刺的「知道知道,這不來了嗎?」看她們表情還是沒變化,只能把白推出去了。

「碰到熟人特意叫來給你們加油了,不錯吧?」那倆丫頭這才看到白,然後枝鑰就一直用詭異的眼神盯着我倆,而枝芝因為初見露出了滿臉的疑惑「他是?」「就是那個英雄救美啊……」枝鑰積極的誨人不倦着。

「啊~~~」倆鬼丫頭相視一笑「原來是良人有約啊,原諒你了……」「該你們上場了」蕪苡出聲的太及時了,感激的看向一直被我們當隱形人的他,卻被他錯過眼去。

只能自嘲的笑笑,回頭向白「別在意,那倆丫頭被我慣壞了。」卻被已走開的枝芝聽到「好溫柔啊!不過小姐你也太早熟了吧?還有半個月才十歲呢,哈哈……」不意外的馬上聽見枝鑰附和到「是你太少見多怪了吧,沒見人家手一直拉着嗎……」

死丫頭!不過也虧她們的提醒,馬上鬆開白的手「我們去看吧!」卻沒看到後面白瞬間黯然的神色與蕪苡對着白複雜的眼神。

一台晚會最重要的是開頭與結尾,而今天這個結尾我相信一定會很圓滿。

不同與之前的震撼,結尾我取得是新鮮,枝鑰唱的是現代曾很紅的《不得不愛》而枝芝配合的是動感街舞。服裝是古代改良的韓版肥衣肥褲,其實自己看她們跳還挺有趣的,沒想到來到古代還能看到這樣的表演。

「不錯吧?」自豪的看着白「我還希望能看你跳呢,看樣子得等下回了。」這麼說就是承認了,突然又高興了起來「還是白最好了。」因為蕪苡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的一切,這麼想着又看了一眼蕪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沒發生前自己就會一直假裝,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這首歌叫什麼?」白的問話讓我回過神來,收回釘在蕪苡身上的視線「不得不愛。」不過白真的很敏感啊「還不錯吧?」「確實是不得不愛……」白意有所指的看着我,「難道引起你的同感了?」好笑的回問。

「也許吧……」是啊,也許吧,就像自己對蕪苡,白也會有不得不愛的人。只是,不知道他那句話指的是我還是他自己。不過是誰我都不想關心。即使他知道了,我愛着自己的哥哥,又怎樣呢?

Idon『tcare!我只在乎蕪苡怎麼看,只是他也許永遠都不會關心這些……

很快一首歌就完了,枝芝與枝鑰優雅的走下台來與我比了一個v字。

然後聽得前台的青娘隱約的說道:「希望我們青樓雙姝沒讓各位失望,如果大家覺得不盡興,以後每月的初一和十五,青樓還會有類似的晚會。只是,平時還想與雙姝有私下接觸的就得先預約了,當然還得我們雙姝自己同意,即使青娘我也是沒辦法幫忙的,誰叫她們簽的是活契呢。接下來各位可以到樓里再找些樂子,怎樣?」

台前又喧鬧了一陣,就都各自散了,今夜青樓的生意一定不錯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