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9章:初演(二)

「沒想到這倆丫頭上台後感覺這麼好,真是白擔心了。怎樣,苡哥哥?答應我還是不錯的吧,要不你怎能看到這麼完美的表演。」

回頭望向一直靜默的蕪苡,其實是想看看,他的眸子里現在裝了什麼。知道那倆丫頭對他還是有些小心思的,只是一直沒看透他的想法。如果他也喜歡上她們中的某個,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卻沒想到他只是淡淡的答了句「還不錯」

然後便神色複雜的看着我,只是,當時的我不知道,蕪苡心中那沒說出的下半句是「只是看過更好的了,便覺得也不過如此……」

「苡哥哥的要求還真高。」即使看着他的眸子,我也猜不出任何情緒。突然就有點明悟,蕪苡的表情,恐怕我這一輩子都猜不透。於是無聊的回頭,卻沒錯過青娘眼中的暗涌與莫名的瘋狂。

既然出場這麼精彩,接下來的演出便可以不用擔心,挑好的曲子和舞蹈枝芝她們已經練得很好,現在就等着,一炮而紅與隨之而來的銀子了。

按理說,我現在即使不興奮,心情也是會很好的。可為什麼這麼煩躁呢?

感覺今晚的氣氛很不對勁,像要出什麼事似的。希望只是自己的臆想,可一直以來的準確預感,讓我不能置這一切不顧。那麼到底會是什麼事呢……

其實,只是自己還不願從夢中醒來罷了,半個月後就是自己回到這個世界後萬眾矚目的第一個生日,也就是和蕪苡血誓的日子。而他要殺我也只能在那之前,過了血誓,他這一生都沒有辦法逃開我的禁錮,當然除非他死。

而且那夜,他的話是那麼清清楚楚,他討厭我,討厭我的一切,因為我對他來說只是一個災難!

不覺得難過,只想大笑,笑這一切是多麼的諷刺!

看青娘的神色,也就這幾天了,那麼最後,我們中活下來的會是誰呢?

我說過,現在的自己還不能死,真實體會到這個世界的瘋狂後,一切都變得難以忍受。現在只想改變,即使會很痛苦,可我希望,以後再出現一個蕪苡或蕪芩時,他們能很幸福很幸福,幸福到取代我們現在的痛苦……

想到這些莫名的便很煩悶,摸**前的戒指,又回過頭去看了眼蕪苡。他的眼我還是不懂,所有的情緒都藏在一片寧靜之下,也許現在,這片寧靜之下就是能淹沒我的狂風巨浪。

「有點悶,我想到後面走一下……」他沒有回話,看了一眼青娘便對我點了點頭。無聊的走到青樓的後花園,模模糊糊的歌舞聲傳來。看起來一切都很成功,值得慶幸!

雖然青娘的品味不算壞,可這院子里的花草我還真沒辦法喜歡上,只可喜今夜月色不錯。涼亭里還是慣例的擺了一壺酒和一些果子,看樣子找到一個好地方了。

自酌一杯,一杯一杯又一杯!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哈哈小白…後面是什麼呢…想不起來了…還是太小了…醉了嗎?嗯!一定是,能醉了真好啊……明天……」抹抹眼角,還好沒有淚水「呵呵呵,沒有……以後也再不能有了……」

曾經的酒量還算不錯的,可那也是一點一點練出來的,第一次喝酒時也只第二杯就醉了。

兩個世界的身體還真是一模一樣呢,呵呵……以後這些都要重新練了,不過今夜我感謝自己能醉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舉杯向天,原來想要隱去就是這種感覺。不知不覺就唱了出來,既然有歌就不能沒有舞。還記得那一曲美人腰,突然想念白爸爸他們。把心交出去後的一切,原來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越舞越快,這樣就能解脫了嗎?

「轉朱閣,低倚戶,照無眠……」真的不行了,頭好暈……熟悉的懷抱,是誰?

花叢後的蕪苡,默默的看着蕪芩被那個白衣少年抱走,不自覺憶起,那天蕪芩在自己懷裡,幾分真心的與那個少年介紹着「……我叫白雪曦,記得啊……」手便緊緊握住,直至青筋乍現。

其實,不論她怎麼假裝,都改變不了她本性的冷漠。可那天她是真的喜歡上了那個白衣少年,白雪曦,是你那個世界的名字嗎?該死的!怎麼還在想這些,應該只是習慣了吧,明天,明天后一切都能回歸了……只是蕪苡也無法解釋,心裏那些酸楚是為了什麼。

頭好痛,來這個世界後,第一次不是從蕪苡懷裡醒來。

看周圍的裝飾,應該還在青樓「你醒了?」熟悉的聲音及時響起,「白?我睡了多久……」揉揉太陽穴,還是不太清醒「沒多久,你雖然沒什麼酒量,可酒品還不錯,醉了不鬧就直接睡了。現在前面的歌舞還在繼續着。」

那就不超會超過半個時辰,看樣子醉酒後清醒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