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8章:初演(一)(2)

隱約約的似乎聽得蕪苡自言自語:

「不過最終你還是選擇戴上了是嗎?白雪曦?真的很討厭你的臉,你的眼,你的聲音,你的心……你所有的一切都那麼令人討厭……」

之後又單獨去了幾趟青樓,與青娘商榷具體合作事宜,剩下便是沒日沒夜地訓練枝芷她們。也許這裡的人因為新鮮會覺得她們已經很好了,可在我的眼裡,要達到目標還差得很遠。然後是大街小巷上突然開始流傳起青樓新收了一對絕魅雙姝,不止長的國色天香,更是一個舞的像天女下凡,一個唱的像朱雀現世。

隨着留言越傳越凶,人們的期待也越來越高,終於青樓出面證明確有其事,且她們即將在這月十四初次登台。只是為了保證每位客人的權益,青樓不得不做出一些措施來限制人數。

然後是拿到青樓金卡,享有優先權與打折優惠的老客們,一邊開心的稱讚着青娘的義氣一邊慷慨出資支持這次初演。而沒有拿到金卡的客人們,不得不出一大筆銀子來爭剩下的為數不多的進場席位。

接着萬眾企盼的十四號終於到來,「枝芷,只要按之前的樣子去做就行,如果緊張就閉上眼睛,知道了?」

已經化好妝,準備出場的枝芷瞪了我一眼「別忘了我是誰教出來的,對我沒信心也對自己有點信心好吧?」真是受打擊,不過這才是我要的樣子,「那就讓他們震撼吧!」

舞檯燈光經過我的親手設計,效果不用說。再加上平時可坐兩三百人的場地才安排了一百張貴賓席,絕對保證了任何位置的客人都有完美的視角。

只要不出意外,今晚絕對可讓這些人終身難忘。「……接下來就請各位看看自己的銀子花的值不值。」青娘做完簡單的開場白,然後整個場地的燈光都滅了。在人們開始騷動時,舞台上出現了一點若有似無的淡光,隨之而出的是一抹青色的影子,在淡淡的舞動着。蓮步輕移,纖腰緩折,一切都那麼似是而非。

你不知道台上那個影子有沒有動,有沒有舞,因為你甚至不知道,台上那夢幻般的身影是否真的存在着。

漸漸的,有了樂聲,有了鼓聲,燈光也越來越亮,就像是夢想成了現實。眾人慶幸着身影是真的存在着,而她也隨着一切背景越舞越快。

終於,可以看清她瑩白的足,纖細的手。但大家的目光都被她完**露的白玉般瑩潤的背吸引。接着被大膽暴露,卻不帶一分**的美麗服裝震撼——白色的舞服,由兩根斜肩帶從腰腹一直纏到脖頸,只餘一塊大的白色底料纏過翹臀與前胸,然後向下飛灑開去。裙擺上是由青色緞帶結成的大片盛開的玉色花朵,繁複卻又異常簡潔。

裸露的臂與背上,用暗紅色的顏料勾勒着美麗而神秘的圖騰,令人只想頂禮膜拜,而這一切的主人卻被一塊輕紗擋住面目。

她是妖嬈的舞姬,她更是聖潔的天神,每一個動作都魅惑至心,而每一個眼神卻都聖潔無比。她隨樂聲飛轉着,跳躍着,似要舞到世界的盡頭。卻又悄然退下場去,留下眾人獨自感慨……

看着眾人痴迷的眼,我得意地笑了笑,似乎已能看到銀子在不遠處向我招手了。

「枝鑰,加油了!」接下來是枝鑰了,「沒問題!」似乎被枝芝的表現鼓勵了,枝鑰自信的答道。然後眾人還在回味中便被一道清麗卻渺遠的嗓音吸引。

「讓軟弱的我們懂得殘忍,狠狠面對人生每次寒冷。依依不捨的愛過的人,往往有緣沒有份。誰把誰真的當真,誰為誰心疼,誰是唯一誰的人。傷痕纍纍的天真的靈魂,早已不承認還有什麼神……」

忘憂草,一直很喜歡的一首歌,歌詞淡淡的卻觸及人生,不留痕迹的讓人跟着一起回味一起感觸。

枝鑰第一次聽就愛上了,似乎是有所感觸,所以現在唱的感情很到位。場中還未從枝芷舞蹈中緩過神的眾人,馬上又沉浸在枝鑰為他們喚醒的記憶中。

「美麗的人生,善良的人,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來來往往的你我遇到,相識不如相望淡淡一笑。忘憂草忘了就好,夢裡知多少,某天涯海角,某個小島,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擁抱。輕輕河畔草,靜靜等天荒地老……」

枝鑰今天的服裝雖不是重點,可也絕對能讓見過的人難忘。不同於枝芝的妖嬈,枝鑰是完全的純潔。純白樸素的布料,簡單直接的裁剪,一切都只是普通,卻在枝鑰身上現出了純然的肅穆與幸福之感。

只是一個簡易的婚紗樣式,卻因為在細節上用了心,兼之枝鑰頭上加分的百合花環,才創造了一個現代新娘的幸福與肅穆。

這還是因為當時婚禮全由白安排,太無聊的我便只能去關心一下自己要穿的婚紗,卻沒想到就愛上了。在現代自己應該可算一個大師級的婚紗設計師了。

現在枝鑰就身穿小婚紗幸福卻孤寂的獨白着,而之前沒誰能猜到這將是一種多大的震撼!只要想想在後台的自己都快被打動,那麼眾人的神態已不用去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