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8章:初演(一)

走的瀟洒出來可就要受罪了,這裡是哪啊?青城最大的青樓!而我就那樣大刺刺的拉着枝鑰出來了……

剛才跟着蕪苡還不覺得,現在只覺得滿樓人的眼都投在我們身上。自己還好,早已習慣眾人百般的眼神,可枝鑰明顯受不了這麼**裸的注視。只好壓下想再逛逛的衝動,拉着她欲出樓,卻被一個長得還好,卻滿眼淫意的男子拉住。

「小姐長得好美,是新來的嗎?」「放開!」枝鑰都快氣爆了。不着痕迹的推開他,拉着枝鑰準備離開,卻沒防備的反被他抱個正着,「天下竟有如此絕色的小廝,讓爺都心動了,今兒就陪陪爺吧,爺會對你溫柔的……」

說著嘴就湊近作勢要吻我,「放開!」雖然來到這個世界後,不再憎惡與他人進行身體接觸,可他的懷抱讓我作嘔,真的忍不住要下殺手了!

「放開他!」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調子,「白!?」真不敢相信看到的,從對麵包間走出的白衣少年,竟有着與白一樣的外貌。

「你還好嗎?」可能是我一直盯着他看的緣故,少年臉上出現了可疑的紅暈。「對不起!謝謝,你是?」反應過來才發現已然換了懷抱,不過真的很像。只是白早已遺失如此純凈的眼神,突然就很想了解他。

「我叫白清鈺,你可以叫我清鈺。那麼你是?」竟然也姓白!「我可以叫你白嗎?」似乎被我的直接嚇到,他有一瞬間的愣神,然後盯住我「如果姑娘希望,當然可以。」真是好說話,即使知道不是一個人,可能再見熟悉的面容還真是好啊……

「放開她!」不知什麼時候蕪苡已與青娘談完,來到我們身後,「苡哥哥,是白剛剛幫了我們。」蕪苡明顯臉色不太好看,看樣子剛剛與青娘談的不是很愉快。「是嗎,幫你需要這樣抱着?」才發現激動之下給忘了這一碼,退出白的懷抱,討好的撲到蕪苡懷裡。

「白是為了把我帶離那個色鬼啦,再說苡哥哥不也常這麼抱着我嗎?」直接無視白,蕪苡把我抱起來就準備帶着枝鑰走人。

「再見!」笑着向白揮揮手,聽到滿樓的抽氣聲,然後突然想起「對了,我叫白悅然,記得啊!」感覺蕪苡全身都是僵硬的,看樣子今天還是不要惹他比較好,只是不知道青娘都說了什麼,讓平時難有表情的他這麼失常。

「枝芝,我們回來了!」冷冰冰的懷抱我可不喜歡,回宮後立馬跑去找枝芝。「怎麼樣?」看樣子她還是很關心的,「今天我們枝鑰可把人老鴇的魂都勾了,你說怎樣?」無視我的調侃,枝鑰興奮的接到「還以為有多難呢,妓院也不過如此嘛。」

「對啊對啊,不知道是誰被嚇倒了呢。」「什麼什麼?」畢竟是才十五六歲的女孩,總是那麼好奇的,「你問她自己好了。」惡意的看着枝鑰,卻沒想到那丫頭臉紅都跳過了,就興奮得開口「就是!你不知道青樓里那些男人的眼神有多噁心,像蒼蠅似的盯着你。還有一個臭男人竟把我當**了,想想真是氣人!」「那還不是你魅力大,沒聽人家一口一個美女嗎?」

枝芷好笑的聽着我們一來一去,兩眼興奮的發光「真的?」卻不想被枝鑰先接了話「對啊,只是看到某人後就立馬換了對象輕薄。對着我啊,還只是拉着,對着小姐啊,那可是又摟又親啊……」說完後還示威似的看着我「哪有——」

準備反駁卻被枝芝打斷「小姐說的不算,枝鑰你繼續。」那丫頭得意地笑笑「最搞笑的是那傻子以為小姐是小廝竟還又親又摟的,你說小姐的魅力有多大啊?不過倒是沒有親到啦……」說到這還故意停下來已有所指的看着我,只是可苦了胃口被吊得高高的枝芝「快說!」「好好,我說。沒親到還不是因為有英雄救美嘛,對了,小姐你是認識他嗎?」

摸**口的戒指,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還真不知道怎麼解釋。就像不知它怎麼跟我到的幻境,也不知它怎麼跟我到的這。不過醒來時,發現它安靜的躺在自己手心,真的很窩心。原來,自己與現代的聯繫不管怎樣都不會消失,自己那二十四年的經歷更不是虛假。

「不認識,不過他和我曾經認識的一個人很像。」不自覺的,聲音竟帶了份莫名的溫暖「是和小姐身上那個古怪的飾物有關的人?」

枝芷一直對各類飾物很有研究,我醒後就千方百計地套話,想知道這個對她來說很古怪的戒指代表什麼,卻苦於我一直閉口不談,現在看我似乎有要開口的意思,怎麼會錯過機會。

「嗯,是一個從小長到大的哥哥,我們還差點結了婚。不過,出了一點小小的事故,我才回到這。」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只是一點小事改變了一切,「跟你身上的東西有關?」枝芷還是不死心。

「算吧,因為他想要給我戴上,而我拒絕。好了不說了,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你們也要做好登台的準備。」伸手向一直靜默在旁的蕪苡要抱「困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那倆丫頭在後面嘀咕「每次都是這樣……」

不理她們,把頭埋向蕪苡的懷,回憶那些並不痛苦,卻也不舒服,而我現在只想睡覺。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