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4章:回歸(二)(2)

仵作在縣長殺人的眼中說出她真實的死因——毒藥。而土匪制服縣長後小孩領着這縣中曾被土匪敲詐的富豪來到知縣的小金庫,翻出了知縣藏下的見不得光的寶貝,而眾富豪再見到熟悉的寶貝後也相信了事實。

剛好有與太守相熟的富豪馬上通知家丁告知太守,接下來就沒問題了。那個太守據女人說還信得過,土匪只要相信毒藥的事也不敢反水。畢竟這種事只要有人查就不會有錯案。回去繼續睡覺,這幾天都做的夜貓子。

醒來時不意外的發現周圍一切又消失了。

又像最初醒來時身體浮在濃霧中,咒語聲也聽不太清了。周圍墨一般黑着,只在前方有一點微微的亮光,試着走進,發現原來是一扇門,後面模模糊糊的聲音傳出,似乎有人在爭執什麼,卻莫名得熟悉。

莫名的心虛,從未有過的害怕。想逃離卻聽到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熟悉,是白爸爸與白。

腳步停下因為裏面傳出的一句「她以為她算什麼!我白蕭想要的東西還逃的掉嗎?!」白在說誰,聲音怎麼如此暴戾?

「蕭兒,不要激動。爸爸都已經決定幫你了。這次你一定可以得到她的人與心了。」白爸爸!「這倒是,呵呵。想不到她那麼聰明卻相信了我們編的神話。真是傻啊!等她醒來後只會記得『曾經』深愛的我,然後我們就繼續被打斷的婚禮。這一次我要困她一生!」「所以我們現在只要等她醒來就好。你去準備一下婚禮吧,她大概快要醒了。」「還是爸爸想得周到,那我去了,記得醒來時叫我。」

抱住頭頹然坐下,怎麼會這樣,怎麼能這樣?

「藍,你們先照看一下她。快要醒了,我去找蕭兒。」……「哈哈…真是傻呀,當初在暗格的時候就想看你落敗的樣子。這次敗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上不知道你有何感覺啊?」藍?你是這麼想得嗎?

「就是啊,還相信自己是什麼異世界的人。想想真搞笑,說什麼把我們當朋友,我們可沒有這樣的朋友。不過幸好她醒了就不記得我們了,終於可以逃開她。不過她這樣的人以後做全職太太還真難想像,哈哈…」紫??

「……」「……」「哈哈…快醒來吧…」……「醒來吧…醒來吧…推開這扇門就可以了…」……越來越多的聲音召喚着自己去推開面前這扇帶着希望般光亮的門我卻只想逃。

雖然知道這些只是自己的幻想,卻害怕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如果是真的,如果自己是不被希望的人,何必回去打擾一切人的生活。如果回去後忘了一切只記得白那還是自己嗎,不如死在這了。抱着頭混亂的哭泣着,到底該怎麼辦……

蕪國神殿中,眾人臉上的喜色還未形成便被焦急取代。明明就要醒過來,怎麼在這個時候突然拒絕再前行了。卻只能加急咒語,想多少幫幫這個越來越虛弱的女孩,只剩半個時辰,再不醒來就真的沒有回天之力了。

不論眾人之前是什麼心態,在這一刻都真心希望王儲能醒來。角落裡青衫少年眼神依然平靜如初,只是越握越緊的手泄露了他內心的焦急與矛盾……

好睏,是就要這樣睡過去了吧。原來自己竟是如此脆弱,面對事實的勇氣都沒有。

好冷……也許睡過去能舒服些。就在眼要閉上時突然感到熟悉的溫暖,就像一直知道並擁有的。然後第一次聽到的那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傳來「醒過來…醒過來…你只要睜開眼就好了…」

而蕪國神殿中,眾人吃驚的看着突然衝過來抱住就要永遠睡過去的少女的少年,少年似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一遍遍的對女孩叨念着「醒過來,醒過來…」

雖然被抱着的少女似乎有些反應,不過時間就要過了,眾人都不可抑制的嘆息着準備離去。

被那溫暖包圍着突然就覺得很安心,似乎這就是自己一直在找尋的溫度。它是也要我醒來嗎,那麼就試試吧,因為自己也很想知道這溫暖的來源。

青衫少年在茫然中感到懷中小小的身體動了一下,低下頭,然後看到了註定與他糾纏一生的女孩緩緩睜開了奪人心魄的紫眸……

就是眼前這個有着漂亮藍眸的少年嗎?他的眼雖澄澈卻藏了太多東西,緊緊抱着我卻好像沒自覺自己在做什麼。

有趣,這是個有故事的少年,也許大多還和自己有關。

看他茫然地和我對視着,直到周圍的人全都跪下高聲詠唱着什麼,他突然清醒過來。雖然很快,但我注意到他眼中閃過懊惱與迷惑,隨即準備放開我也退後跪下。

而我似乎為了阻止他,很及時的又昏倒在他懷裡。

真丟臉,才醒來沒一分鐘!不過知道那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時真的很高興,終於可以放心睡一覺了……

猜你喜歡